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4 报应
    在外面因为雍城日报上的报道热热闹闹的时候,乔家却一片冷清。

    嫉妒使人丑陋,也会给人带来意想不到的力量。

    在那种情况下,本来应该会被吓得缩到一边的乔甜甜竟然起了心思,听到人群推搡惨呼的声音,就想摸黑把乔晚推倒在地。

    没有想到,还真让她找了过去。

    只是,乔晚在关键时刻拉着沈宴往旁边躲去,反而让乔甜甜自食恶果。

    本来可以安然无恙的她,这会儿只能浑身发疼地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

    当天抓到人之后,他们这些伤者就被紧急送到了医院。

    乔甜甜完全没有避伤的经验,只是用手臂护住了脸,额头上肿着老大一个包,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更是不少。在送进医院的时候已经陷入昏迷状态了。

    经过一番检查,发现她左胸肋骨骨折,软组织肿胀,胸腹壁多发皮肤擦伤、裂伤。倒是最容易受伤的脸还好,只有额头那一处撞伤,有轻微的脑震荡症状。

    在经过了几个小时的诊治之后,她才终于醒了过来。

    对乔甜甜来说,清醒之后还不如继续昏睡呢,至少不用感受这无法摆脱的剧痛。

    她却没有因此反省自我的意识,反而更加怨恨起了乔晚,甚至连带着对沈宴都因爱生恨了。

    为什么要躲开?

    他们如果不躲开,她怎么会受伤!

    如果这伤势再重一些,她可能就会失血性休克,甚至直接死在手术台上了!

    在医院养伤的这几天,她面上的阴沉之色也愈发明显。本来还有些清秀耐看的容貌都因此多了些扭曲的怨愤,让人忍不住心生排斥。

    陈霜和乔平两人当晚躲避及时,倒是没有受伤。

    但陈霜也被吓得够呛。

    先是枪击,然后女儿差点儿被人踩死,以致于她整个人都有些惊弓之鸟的状态,连出门都有些战战兢兢,就怕一个不小心把自己栽进去了。午夜梦回,陈霜甚至还怀疑过是不是乔晚那个死去了的亲娘回来索命,为她对乔晚的苛待复仇来了!

    乔平也是满头焦虑,连头发都掉了不少。

    他一开始也很害怕,后来就连害怕的时间都没有了。

    舞会上沈宴和乔晚对乔家的冷淡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之前谈好了的好几个合作项目就这么搁浅。

    乔平一方面要在外奔波,为了生意焦头烂额;另一方面还要顾着家里的母女俩,一个重伤住院,一个风吹草动都能折腾半天。

    不过几天的时间,乔平整个人就瘦了好几斤,看上去也没有从前的风流倜傥了。直接从中年儒商,变成了中年油腻男。

    这时候,他才想起了亡妻和她留下的女儿的好。

    若是能和乔晚重新建立起良好的父女关系,其他的不说,至少他生意上的问题绝对能够迎刃而解!

    可是,有杨副官的威胁在前,乔平压根儿就不敢往沈公馆去,更不敢使什么手段去打扰那个基本上已经算是和他们分裂开来的女儿。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大好的机会送上门来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