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5 塑料父女情
    沈公馆里,乔晚刚用完了午饭,估计着时间,就要上楼去了。

    她这几天几乎没和沈宴见过面。

    一是因为沈宴这些日子的确很忙。那天抓到的人是个关键角色,杨副官想尽办法从那人嘴里挖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这一次暗杀也和另外一个军阀势力有关。

    为了抢占先机,沈宴和杨副官这些日子没少因此加班加点,提前做好安排。所以他基本上是早出晚归,除了晚上睡觉,加上中午还会回来拿些东西,其他时间很少在沈公馆停留。

    二是因为乔晚有意避开。

    她也不知道自己那时候怎么就一时冲动亲了上去,导致现在一想到沈宴当时的眼神,还有后来听到的杨副官的话,就浑身都不对劲儿了。

    在摸清楚了沈宴出门规律之后,她除了下楼吃饭,很少会出卧室的门。这才终于给自己留出了几天平静的时间。

    就沈宴那性格,乔晚就怕遇到他之后,这家伙会直接问出口。

    如果他问起那天的行为,她该怎么回答?

    更比说沈宴完全就是个洁癖终极患者,别人碰他一下都浑身不舒服,更别说是亲到他脸上去了。

    当时没有给她一枪子儿,估计都是她足够幸运,那行为完全出乎沈宴的意料之外,将他给震傻了,没来得及掏枪吧?

    阿芳见她要上楼,已经见怪不怪了。

    只心里暗急,沈爷怎么就没什么行动了呢?人家姑娘都已经主动了,沈爷还那副样子,将来可怎么办啊!

    她正一边着急一边收拾东西,就见门房那边捎了口信过来,说是有人找乔晚。

    阿芳顿时面上一喜,对着乔晚道:“乔小姐,您先等等啊,我这就去叫人进来。”

    乔晚果然停下了脚步。

    她等在这一楼的大厅里,心里还在想着到底是谁会来找她。

    沈宴和杨副官等人是不可能的。

    他们来沈公馆哪需要通报?

    其他人不可能知道她在哪儿,就算知道了也不敢上门。

    那么,就只剩下乔家的人,还有闫丽她们了。

    刚猜出了个大概,乔晚就看到跟在阿芳后面走进来的男人,可不就是她那个便宜爹乔平?

    他今天并没有穿正式的西装,而是这个年代特有的马褂长衫,看上去要亲和了许多。脸上还有清晰可见的疲惫感,在乔晚看过去的时候,乔平立刻挤出了一抹笑容,像是要极力表现出他慈父的一面。

    可父女俩的关系因为陈霜母女俩从中作梗,早就已经僵化了。

    就算没有被卖这一遭,乔平对这个女儿也很少关心。除了物质上不曾亏待,其他的甚至还比不上对乔甜甜这个继女用心。

    这会儿特意做出的“慈爱”,看上去假的就像是硬贴了一个面具在脸上,根本无法让人动容,反而更是凸显了那几分薄弱的亲情不过只是他的伪装。

    乔晚已经有过了乔文立和易桐那样真正的严父慈母,根本不可能轻易认同其他人做自己的双亲。如果乔平对她真心喜爱还好,人心都是肉做的,她不会不知道感恩。

    但对着这张脸,乔晚根本不会有那个兴致和他上演什么塑料父女情,直接冷淡地说道:“你来干什么?”

    ------题外话------

    ps:昨天q阅那边的打赏和推荐票都达标啦,所以今天还有两章额外的加更哟!

    更新时间在下午三点o(n_n)o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