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4 警告
    乔晚自然也是把他们的神色看在眼里的。

    一看这两人的样子,就知道他们此时巴不得能离她远远的,最好再也不要见面。

    乔晚答应过来的目的就是想把自己的想法说清楚,然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互不相干就是了。

    这会儿虽说过程稍微曲折了一些,却也算是达成了她的目的。

    像陆师柔他们这样的角色,乔晚根本不屑于多做纠缠,这会儿直接起身,顺手将沈宴也拉了起来:“我没什么事了,走吧。”

    说完之后,她看向了对面面色发白,额上冒汗的两人,笑着问道:“你们还有事没说完的吗?”

    “没有!”

    段文浩和陆师柔齐齐摇头,连眼睛都不敢与她对视了,更别说强行挽留。

    从今天起,这两人绝对会避着乔晚走,再也不敢像今天这样主动凑上去讨嫌了。

    乔晚挑眉看了他们一眼,这才对着沈宴说道:“好了,咱们可以走了。”

    沈宴却没有迈开脚步,而是站在原地未动,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盯着段文浩看了几秒钟,喜怒不明地说道:“你从前和晚晚有婚约?”

    他面上本来是看不出什么情绪的,段文浩却连坐着都觉得双腿发软。

    这人做过最值得炫耀的事儿也就是发表几篇伤春悲秋的文章,被一群不明事实的女学生捧成了“才子”,连带着自己都觉得自己了不起。

    这会儿在沈宴面前,才终于有了些自知之明,听到他的问话,胳膊上的汗毛都忍不住竖起,小心翼翼地说道:“是家父定下的,但因为……因为我与乔小姐并无联系,所以两家人觉得此举不妥,早已取消了婚约。”

    不愧是喜欢些那些缠缠绵绵文章的人,这会儿心思倒是细腻起来了。

    段文浩心里想得清楚,沈爷既然对乔晚有意,是绝不想听到她与其他男人有什么关系的。当然,更不愿意听到其他人欺负了乔晚。

    所以,既不能强调这份曾经有过的定亲关系,更不说明解除婚约的真实原因。不管是哪一个,他都讨不得好。

    他想,乔晚应该也并不愿意在沈爷面前丢了份儿,主动开口反驳的可能性不大。

    乔晚的确没有说什么不同的话。

    她倒不是因为担心在沈宴那儿的印象受到影响,而是懒得再与段文浩有什么联系。像他说的这样,表明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牵扯,对她来说事再好不过了。

    段文浩赌对了。

    听他这么一说,沈宴的脸色果然好了许多,移开了目光,弯了弯手臂。

    乔晚看了几秒,这才反应过来,忍不住轻笑了一声,这才伸手挽住了他的胳膊,两人很快就离开了这里。

    杨副官三人走在后面,在咖啡桌上敲了敲:“什么人可以招惹,什么人不该招惹,我想你们这些读书人脑子聪明得很,应该分得清楚,对吧?”

    说完之后,根本不等他们回答,就直接转身出了咖啡馆。

    眼见着他们一行五人先后上了两辆车离开这里,段文浩和陆师柔同时浑身一软,瘫坐在了咖啡馆的小沙发上。

    这时候,他们才发现,自己背上已经被冷汗给浸湿了,此时阵阵凉意传来,让人忍不住打起了哆嗦。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