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3 线索
    沈宴并未说话,脸上也没有因为她此刻的邋遢有什么闪躲的意思,不咸不淡地将枪口在空中点了点,示意她直接开口。

    乔甜甜却愤愤不平道:“沈爷,你……你将她肚子里的孩子弄死,我这就说出来!”

    她指着的,居然是自己的母亲陈霜!

    陈霜骇然。

    她肚子里虽然知道不是儿子,可好歹是乔平的种,也是她待在乔家的一份筹码。说不定生产的时候还能做些手脚,让女儿变成儿子。所以,之前一遇到危险,她第一反应就是护住肚子。

    没想到女儿居然会这么说。

    乔甜甜却心里恼恨。

    她的确不希望乔晚获救,也不想陈霜这么早就说出口。但是,当陈霜闭上嘴却护住肚子的时候,她又觉得仇恨起来,特别是中了枪的还是她自己的时候。

    凭什么受罪的是她?

    沈宴不是想知道乔晚的消息吗?反正也瞒不住了,她说就是。但怎么也得让那块肉消失。

    这样,她就还是陈霜唯一的女儿了。

    沈宴却并不如她的意,直接一枪打在了她另一条腿上,又引来了一阵惨呼:“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讲条件?”

    这两人他恨不得都弄死。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这乔甜甜以为她是谁,能够掌控他的行为?

    乔甜甜被痛昏了的脑袋总算是在枪子儿下清醒了几分,一张脸惨白惨白,好像随时都会晕过去。

    还怀着孩子的陈霜是真晕了。

    两声枪响,加上女儿的惨状和刚才的要求,让这段时间神经紧绷的她一头栽倒在病床上。

    乔甜甜大概是身上治伤的药物作用还在,疼得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却还醒着,抽着冷气说道:“是……是之前乔晚去的那个村子里的人,他们……他们也在医院治疗,遇到我和我妈,威胁我们透露了乔晚的行踪,说是要找乔晚报仇。之后要去哪儿,我……我也不知道……”

    说着,就曝出了一个病房号。

    旁边的陈霜在此时已经被杨副官用凉水给泼醒了。

    沈宴收了枪,狠厉地看了她们一眼:“你们的命先留着,乔晚若是出了事,你们谁也别想活着走出这扇门。”

    说着,他留了两人在这儿守着,带着其他人直接赶去了下一个病房。

    这病房却已经空了,据护士说,今天下午里面的几个伤者刚被人接走。

    果然,那些人都是有预谋的!

    沈宴直接转身出了医院,让老袁开车往陆师柔家里赶去。

    陆师柔家里的条件并不好,住的地方是雍城平民区的一个穷人巷子。

    这边的房子比起其他地方破旧了许多,不时地还能看见流着鼻涕的小孩儿跑来跑去。

    看到他们这一群人,不管是大人孩子都好奇地看了过来,然后又小心地避开了,根本不敢上前招惹。

    这边的巷子太过狭窄,车子进不去。

    沈宴开了车门,带着人往里面走去。

    刚走到目的地,就见里面的人已经出来了。

    看到沈宴之后,十分恭敬地说道:“沈爷,陆师柔不在家,只有她的母亲在。我们已经问出来了,她很有可能偷拿了钥匙,去她母亲最近做工的那户人家家里了。那户人家最近去外地探亲,家里的房子空着,由陆师柔的母亲在打理。”

    而且,那房子不是洋房,而是和乔家一样风格的大宅院,里面还有地窖之类的存在。

    这种大院子,比起洋房更容易藏人。

    沈宴转头就又往外走去:“带路!”

    一行人刚一出来,远远地就看到了陆师柔。

    她正和一个年轻男人拉扯在一起,像是闹了什么矛盾。那男人可不就是段文浩?

    “文浩,你听我说,我真的没有……”

    “我亲眼见你从那边出来的,还说没有?”段文浩怒气冲冲,“本来只是冷静几天,让我们好好想想。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攀上下一家了?这么晚了,你从人家家里出来,被告诉我是去做客吃饭的!”

    “文浩,我……”

    陆师柔话未出口,就已经看到了逐渐接近的沈宴一群人。

    想到巷口停着的车,之前只当是巧合,现在……

    她脸色大变,根本来不及和段文浩解释,拔腿就要跑。

    此时距离接到老袁的电话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两个小时了,一边要找人,一边还要保护乔晚的名声,沈宴已经到了遇神杀神的地步,哪里有耐心追赶,眼睛眨也不眨就开了枪。

    碍于周围还有孩子,他倒是没有打中陆师柔,枪子儿在她脚边射出了一个小小的坑,迸溅出的泥土都沾到了她的身上。

    陆师柔双脚一软,就摊坐在地上了。

    “把她带上,”沈宴问也不问,快步往车子的方向走去,“待会儿乔晚身上有什么伤,在她身上十倍百倍还回来。”

    段文浩被这变故吓了一跳。

    本来是他和陆师柔两人闹脾气,怎么就突然开枪了呢?

    眼看着这些人就要离开,他拔腿就想追去。

    但突然反应过来刚刚说话的是沈爷,段文浩双脚就跟被胶水黏住了似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了。

    所谓的“真爱”,和他的性命安全相比,根本就一文不值。

    陆师柔的胆子比乔甜甜好一些,但也没大到那儿去,现下虽然没有尖叫,却也吓得花容失色了。

    见她张嘴想要辩驳,杨副官直接用东西塞住了她的嘴,扔到了后面那辆车子里,让其他人看管着。

    几辆车子很快消失在了越来越深的夜色中。

    只留下了段文浩一个人傻傻地站着。

    车子消失后,周围的人家才慢慢有了动静,打开虚掩的门走了出来。

    “那不是陆家的闺女吗?这是犯了什么事儿了,好像是被大兵给带走了……”

    “瞧着她们母女俩都不像是安分的,果然惹出麻烦了吧?”

    还有人将视线对准了段文浩,虽然没有当着他的面说些什么,却也将他臊得待不下去了。

    他本来还想着去陆家看看陆师柔的母亲怎么样了,说不定能问出些什么来。

    被这周围的街坊一瞧,心里不免觉得难堪,就这么落荒而逃了。

    ------题外话------

    ps:打赏加一更!

    为啥我以为最简单的评论你们不来,反而是打赏能满足加更要求(⊙v⊙)潜水这么好玩儿吗,哼!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