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6 叫爸爸
    “沈宴?”

    “乔晚?”

    两人又一次同时叫出了口。

    站在门外的可不就是沈宴吗?

    那几个刚刚出去搜刮财物的人,此时都已经被用东西封了嘴束着手抓了起来。

    杨副官和老袁都跟在沈宴身后,一脸惊讶地看着她。

    他们是来救人的吧?

    为什么情况和他们想的不太一样。

    本来以为踢开门后,会看到乔大小姐可怜兮兮地躺在一边,剩下来的几个犯罪同伙得意洋洋地拿她做人质。

    可怎么就反过来了呢?

    杨副官不由得想到了第一次见到这位乔家大小姐的时候。

    那次的场面可比这一次血腥多了。

    这姑娘可真了不得,回回都能自救成功。

    他怀疑,就算今晚他们没能及时赶到,这位乔小姐都能自个儿逃回家,好好地洗簌一番带着他们回来抓人。

    不愧是沈爷看中的人,还真是与众不同。

    沈宴在踢开门的瞬间本来是黑着脸的,在见到她以后,先是诧异,然后很快就放松下来,眼里闪过了欣喜。

    乔晚本以为站在门外的是那村子里的人,谁知道会是沈宴他们找上来了。

    虽然总觉得沈宴会找到自己,但在她正要拼命一搏的时候,他恰好出现,这种感觉比想象中还要让人欢喜。

    比起上次在山区,乔晚如今的状况要好得多,至少没有在见到沈宴之后就直接昏迷过去。

    她强撑着等到其他人将耗子和那人贩子都抓住了,甚至还条理清晰地把整件事都叙述了一遍,这才终于放松下来。

    沈宴静静地听着她说话,其他的事情自有杨副官和老袁他们负责。

    他自己则半跪在地上,让她在椅子上坐好,抬起她的脚轻轻地拍去了袜子底沾上的灰尘,动作温柔地帮她穿好了原本为了行动方便而脱下的鞋子。

    乔晚说话的声音一顿,感觉他的手不是在拍她的脚底,而是拍在了她的心尖上。

    周围的人来去匆匆,谁也不敢往这边张望,连动作都放轻了许多,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就怕会打扰了他们沈爷娶老婆的“正事儿”。

    一向洁癖严重的沈宴在这个时候好像突然没了这毛病,脸上没有露出半点儿嫌弃的神色,认真地像是在做什么很了不起的大事。

    直到一双鞋子都穿好了,他才小心地要伸手扶她起来。

    手才刚伸出去,沈宴又停了下来,从包里掏出了一张手帕将自己的手细细地擦了一遍,这才带着乔晚慢慢往外走去。

    也不知道是因为洁癖再次发作,还是怕把手上的灰沾到了乔晚身上。

    乔晚现在还有些脱力的症状,走起路来很慢。

    沈宴并没有在这个过程中干涉她的行动,而是陪着她放慢了脚步,只提供了一条手臂让她借力,另一只手小心地护着她,随时防备着她会摔倒。

    乔晚不由得记起了上个副本世界。

    那时候跟杨三儿打了一架之后,沈宴本来是要背她的,却又嫌弃她身上有泥点,只肯勉强扶着她往外走。

    和现在的场景倒是极为相似。

    她一下子笑了起来。

    沈宴一直在看着她,好像在看什么失而复得的宝贝。

    见她笑出声,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乔晚打趣道:“我身上可沾了不少灰,就算不抱着不背着也会碰到,你这么扶着我不怕脏?”

    沈宴脚步一顿,看着她没有说话。

    他这一回可不是因为嫌弃才没抱着她,不过是以为乔晚性子倔,想靠自己走出去。

    而且,沈宴觉得将来乔晚迟早是要嫁进沈公馆的,帮她在下属面前树立一个强大可靠的形象,而不只是他沈宴的妻子,也更利于她将来收拢人心。

    但一听乔晚这么说,沈宴不免有些想多了。

    她这是想要抱抱?

    女人的确比较感性,就算是乔晚,在经历了这样的遭遇之后,可能也会有脆弱的时候。他刚才是不是太不贴贴了?

    什么下属什么归顺,反正有他在,就不信谁敢忤逆了他堂堂正正娶回去的夫人。

    沈宴只略微犹豫了一下,就直接弯下腰将乔晚一把抱了起来!

    本来只是想打趣一下,却换来了一个公主抱的乔晚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刚将那些人捆好了准备过来跟沈宴报告情况的杨副官也吓了一跳。

    前者目瞪口呆地看着沈宴,一时说不出话来。

    后者却是若无其事地原地旋转一百八十度,迅速从来路往回走,自顾自地坐上了车子,当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你难道不是想让我抱着你走吗?”沈宴一低头就看见了乔晚一双睁得大大的眼睛,漂亮的眼眸中能够看见他的影子。

    他的语气中有一丝难以察觉的轻快,和之前在医院对着陈霜她们说话时的感觉完全不同。

    乔晚眼睛眨了眨,感觉到将她包围的温暖的气息,还有那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的手臂的力量,这才反应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难得结结巴巴了起来:“我……我就是开个玩笑。”

    “那正好,”沈宴将她的身体往怀里托了一下,“我从来不开玩笑。”

    她开玩笑,和他不开玩笑,这两件事有什么关系吗?“正好”个什么鬼!

    乔晚的手自然而然地揪着他面前的衣服,真不知该如何回应。

    她总觉得今晚的沈宴看上去有些危险,也不知道这感觉是从何而来。

    于是,乔晚只能故作轻松地想办法转换了话题:“你们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还有那几个,不是在外面搜刮东西吗,怎么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就被拿下了。该不会是沈爷你太霸气,刚一露面就直接让他们跪下喊爸爸了吧?”

    沈宴本来还看着前面的路,皮鞋在地上发出哒哒的声音,听到她说话后,一双黑色的眼睛看了过来,也不知道在打量什么。

    过了一会儿才听他十分自在地说道:“我不需要他们喊爸爸,也没有这种儿子女儿。等到了时候,自然有该喊我爸爸的人出现。”

    话一说完,他的眼睛在乔晚身上瞟了一下,这才淡定的移开了。

    正好这时走到了车边,沈宴小心地将她放了上去,自己也上车坐在了她的身旁。

    乔晚整个儿人都还是懵逼状态。

    什么意思?

    这是想让她跪服叫爸爸,还是……

    她捂住肚子,脸上如着火一般的烧了起来。

    ------题外话------

    ps:

    沈宴:继牵手之后,公主抱成就已达成<( ̄v ̄)>亲亲抱抱举高高,现在就等着亲亲了!

    粥:你猜你亲不亲得着?

    乔晚:喂!我还在这儿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