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7 好好考虑
    老袁坐在驾驶座上,见他们都坐好了,这才回过头来问了一句:“是回沈公馆还是去乔家?”

    “沈公馆,”沈宴直接说道,但还不等老袁转回去,又改了主意,“不,去乔家。”

    老袁没弄明白究竟是怎么了,只听从命令开车朝着乔家开去。

    坐在副驾驶的杨副官在人情关系上却很明白。

    分明就是沈爷舍不得和乔小姐分开,所以脱口就是“沈公馆”。但又要爱护乔小姐的名声,不愿意随意待她,又才改口成了“乔家”。

    乔小姐以女儿身涉足乔家产业,已经是处在浪尖儿上了,沈爷不会因为自己的私欲,就让她被人诋毁。

    杨副官面上还是严肃正经的样子,心里却已经啧啧称奇了。

    谁会想得到,从前那个视女人于无物的沈爷,如今也有了放在心尖儿上,甚至为其百般考虑的人了呢?

    “你先回家,今天的事情,我会让他们给你一个交代,”沈宴将乔晚有些凌乱的发丝顺到了耳后,十分肯定地对她许诺,“和这事儿有关的,一个也跑不了。”

    乔晚眼睫一颤,再次肯定之前并不是她的错觉。

    今晚的沈宴仿佛气场全开,有一种荷尔蒙爆棚的感觉,时刻吸引着她的注意。

    就好像是……雄性动物要求偶的时候,总是会对着雌性展露自己漂亮的羽毛和力量似的。

    还有那种默默关心的眼神,实在让她难以招架。

    乔晚虽说对两人的关系已经有了一些猜测,感觉得到沈宴对她的确与寻常人不同。就连她自己,不管是对那个少年,还是对如今的沈爷,都总是忍不住因为一些细微的举动而动心。

    可面对这样强势的他,乔晚又是喜欢又是想要退缩。

    仿佛弱小的生物被天敌盯住了纤细的脖子,随时都可能被对方叼回窝里吞吃入腹。

    一到乔家门口,乔晚就迫不及待地想要下车离开。

    沈宴却先她一步下了车,直接弯腰探进车内将她抱了出来,好像对这样的“游戏”玩儿上了瘾。

    有沈公馆的近卫军在,城里很少有人察觉到他们今晚的动静。

    但这并不包括乔家。

    不管是乔晚的晚归,还是医院那边传来的消息,都让乔平知道有什么糟糕的事情发生了。

    一听外面有汽车的动静,一直未睡的他马上开门出来查看。

    本以为是乔晚终于回来了,结果……

    好吧,的确是这女儿回家了,但出现的方式和他想象中的略有不同。

    为什么人是在沈爷怀里抱着的?!

    眼看着女儿穿着长袜黑皮鞋的脚在空中轻轻晃悠着,再见沈宴紧紧抱着她的模样,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的乔平直接傻了眼。

    哪怕早就知道这女儿和沈爷关系匪浅,但亲眼见到他们姿态如此亲密地出现,还是有些让人难以置信的。

    那不是什么普通的公子哥儿,而是沈爷!

    能和他靠的这么近的,除了他的配枪,估计也就只有死人了吧?

    但现在,那双曾经无数次拿起枪的手里,居然抱着一个女人!而那人还是他的女儿。

    乔平真不知这一刻是该惊讶还是该得意。

    然而下一刻,这两种情绪都没了,一阵凉意从脚底直往上窜,迅速从后背蔓延开来,连头皮都跟着冻住了似的。

    沈宴抱着乔晚从他旁边走过时看过来的那个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他刚刚还因为这画面而迷糊起来的脑袋整个儿惊醒了。

    医院的动静,还有乔晚的夜归,以及现在这场面……

    乔平看了看家外听着的几辆军车,眼皮猛跳。

    陈霜那女人不会又惹了什么事连累了他吧?

    沈宴却没有跟他解释的必要,一言不发地抱着乔晚往里面走去。

    家里主子要么没回来,要么没睡下,佣人们自然也不敢早早地歇息,这会儿都还在。

    见了这一幕也不敢吭声,自发地为沈宴带路去了乔晚所在的房间。

    将她送回房洗簌了之后,沈宴这才起身道别:“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明天不用去上课。放心,学校那边我会让人处理好。”

    乔晚躺在床上点了点头,见那挺拔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这才拉起被子捂住了脑袋,刚要叫出声,就听沈宴又折返了回来。

    他像是没有注意到她这幼稚的举动,语气平淡地说道:“之前我说的话,你好好考虑考虑。”

    “什么话?”乔晚刚一问出声,就想敲敲自己的脑袋。

    这时候安静如鸡就好,问什么问啊!

    果然,沈宴唇角翘了翘,看着她开口:“关于某个叫我爸爸的人什么时候出现的事情。”

    他说完以后也不再打扰,转身往外走,甚至还帮忙关上了门,关门前表情依旧自然:“不用急,我会慢慢等那个让我满意的答案。”

    所以没让你满意的答案就不算是吧?

    乔晚瞪着被关上的门,放弃了挣扎一头埋进了枕头里。

    本以为今晚会很难睡着,可刚沾到枕头不久,她就沉沉地睡了过去,竟比平时入眠的速度还要快。

    门外的沈宴一直没离开,想一个骑士在默默地守卫着他的公主。

    听到里面渐渐没了动静,他露出了一个微笑,转身走开了。

    刚一出这个小院儿,就看到了面色不安地守在一边的乔平。

    沈宴目不斜视地继续往外走去,好像完全不想搭理他。

    乔平忐忑不安地跟在后面,想开口问,却又怕触怒了他,等到走出乔家大门,他额上的汗水都已经滚滚直落,一张脸都打湿了,也不敢抬手去擦一擦。

    沈宴走到车前,终于回头看了他一眼,语气凉凉,比这夜里的风还让人胆寒:“之前说过了让你们不要妄想对晚晚动手,我看你们是不太懂这个道理。既然如此,我会让人来教教你们什么叫‘安分’。”

    他正要上车,又好像想起了什么,再次开口:“不许去打扰她,否则你就跟医院的那两人一个下场。”

    眼看着乔平哆嗦了一下,连连点头应是,沈宴这才坐上了车子。

    见这几辆车呼啸而过,乔平扶住门框,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医院?陈霜!乔甜甜!

    果然是这两人又在挑事,他怎么这么倒霉,就弄回了这么一个扫把精,还买一送一啊!

    ------题外话------

    ps:

    沈宴:别急,你好好考虑,反正我只接受一个答案。

    乔晚:这个叫考虑?

    沈宴:我只是怕你有选择困难症。

    乔晚:那真是要谢谢你了:)。

    沈宴:不客气。

    友文:

    《第一夫人:你好,总统先生》疏影斜月

    国民没想到,总统先生在29岁这一年,没有迎娶a国第一名媛,反而娶了一个灰姑娘。

    当某天,记者采访阁下的时候,问道:“请问阁下,您和夫人如此相爱的秘诀是什么?”

    总统阁下眉眼荡漾着缱绻柔情,“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

    记者一头雾水。

    阁下笑而不语。

    在家看到采访的夫人阁下面色黧黑如墨,咬牙切齿,眉宇间隐含娇羞。

    “这个流氓!”

    记者一定想不到,尊贵优雅的总统阁下,说的是房中之术。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