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9 一个也别想逃
    乔平暂时还算安稳,其他人却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之前有辽城的事情耽搁,那村子里的人幸运地留存下来,没有受到惩罚。

    但这一次他们主动送上门来,自然没有再继续留下的必要。

    沈公馆这次的行动极快,一夜之间就已经做出了处决的决定。

    第二天,雍城日报上直接登出了沈公馆追捕到一伙人贩子,即将当中处决的通知。

    前些年大家家里条件不好,经常迫不得已卖儿卖女。

    但这两年其他地方虽然还有动乱,雍城在沈家的带领下却是一日比一日好了。大富大贵说不上,基本的生活还是有保障的。

    这样的情况下,谁愿意卖孩子?

    更别说这伙人贩子可不是与人家户主自愿画押买卖,而是私底下偷偷拐卖人口!

    这种烂心肝儿的恶棍真是死不足惜。

    于是,报上的消息一经刊载,不仅没有人对此产生什么非议,反而都额手称庆,大叫做得好!

    十几个人排成一溜儿,按照雍城的律法直接一个挨着一个的枪毙了。

    “砰!”

    每一声枪响,就能看到一个脑袋开了花,血红色的液体混合着其他东西迸溅开来,看着就让人害怕。

    知道这伙人穷凶恶极的百姓个个拍手叫好,脸上比过年还要喜庆。

    闫丽这些之前被救回来的女子也站在人群中悄悄观望着,每看到一个人倒下,就会握起拳头暗自激动一番,一双眼都悄悄红得落了泪。

    这些人啊,哪一个手上没沾过血?

    那人贩子头头不用说,她们这些女孩子被卖到那山里,就是他经的手!他手里每一块大洋,嘴上每一次叼过的烟卷儿,都沾着她们的血和泪。

    那一个个看着憨厚老实的农家人,实际上罪行满满,对着她们这些女人非打即骂,还不如对村里的畜生好。除了生孩子,她们仿佛已经失去了所有作为人的资格。

    村里的每一个新生儿诞生后欢喜的啼哭,每一次庄稼丰收时的高歌,每一声喜宴的炮响,都有她们这些被拐卖的女孩儿死后丢进粪坑、深山后徘徊不去的亡魂在叫冤。

    这些人,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闫丽和那些女人流着泪,哭着哭着就笑了。

    苍天有眼,终究还是让这些恶人遭了报应啊!

    她们和那些百姓因为恶人的死而兴奋开怀,有一个人却完全不觉得高兴,反而吓得面如金纸,虚弱地像是随时都会死去了似的。

    这人就是陆师柔。

    那晚被抓着过去,眼见着乔晚得救,除了看上去累了些,根本就没受什么伤,陆师柔一边心里觉得可惜,一边又不免松了口气。

    可惜的是,就这样都没让乔晚受点儿折磨。

    松口气当然是因为沈宴说过,但凡是乔晚受到了什么伤害,就会千百倍的在她身上讨回来。

    她还以为,这件事就到此结束,她也能被放回家了。

    谁知却被关在了漆黑的审讯室里,再被提出来,就已经到了刑场,堵住嘴捆住手脚,眼睁睁地看着那一个一个的脑袋开了花。

    和闫丽她们不同,那些女人知道这些人有多么该死,也受过了这些人的折磨,只恨不得让他们再痛苦一些。

    可在陆师柔看来,这些人不过就是和她一起算计了乔晚而已,其他的罪行她一概不知。就算看到了报纸,也没有如闫丽和那些家中儿女被拐卖过的百姓深有感触。

    见这些人被爆了头,陆师柔第一反应就是自己会不会也落得这样的下场。

    她所在的那个角落不会有其他人看见,却又是最好的一个视觉地点。

    杨副官带着另一个士兵站在一边,就这么看着她跪在地上,一双眼睛哭得稀里哗啦,嘴里却被堵着说不出话来,疯狂地摇着头,像是抗拒这样的结局。

    等到行刑完毕,杨副官点了点头,那士兵这才拎着陆师柔跟着他离开了。

    一回到审讯室,将身上的束缚解除之后,陆师柔一下子扑倒在角落里,抠着嗓子干呕了起来,像是要把胆汁都吐出来。

    杨副官甚至没有说几句威胁的话,就这么带着人走了。

    审讯室里没开灯,冰冷黑暗,死寂的空气将人紧紧缠绕。

    陆师柔吐得没了力气,恐惧的缩在角落里,捂着脑袋哭叫着:“不要过来!不是我害得你们,滚!都滚远点!啊啊啊……”

    杨副官和那士兵早已经走出了老远,根本没有在意这边的动静。

    一般来说,换做心志坚定的壮汉,还需要再动用一些特殊手段才能让对方心理防线崩溃。但陆师柔这样的普通人,根本不需要再做什么,她自己就能把自己给吓疯了。

    见多了生死,杨副官可不会觉得这样对待一个女人有什么不好。

    毕竟是陆师柔先作恶。

    之前就已经给过警告了,她既然充耳不闻,还是选择对乔晚下手,就应该有被抓到后接受惩治的准备。

    涉及此事的人里,陈霜与女儿闹翻,又没了乔平这个靠山,将来怎么生活还是个问题;

    乔甜甜双腿彻底残废,对于爱美又虚荣的她来说,恐怕比干脆利落地当场死了还难受;

    村子里那些帮凶和人贩子全部处刑,顺便给雍城里还未暴露出来的那些拐子敲响了警钟,短时间内都不敢再出来犯事;

    陆师柔不出几日,就会彻底疯癫。段文浩若是个聪明的,也会远离了她,以确保段家不会受到连累。

    就如沈宴对乔晚承诺的那样,一个也别想逃。

    他们也该庆幸乔晚当日没有真的出事,而是逃脱了出来,没有受太多的罪,否则他们会比现在还要悲惨。

    现在,只剩下了一个乔平。

    “沈爷,乔老爷那儿?”杨副官斟酌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毕竟陈霜和乔甜甜两人,如果不是乔平的放纵,又怎么会有今天?更别说和那些人贩子勾结起来了。

    说到底,还是乔平最初给了她们条件。

    在乔平自己看来好像没什么错,但在乔晚这个受害人,还有沈宴这个一心要为乔晚讨回公道的人来说,乔平是绝不值得原谅的。

    “乔平?”沈宴将子弹一颗一颗放好,对着靶子就是一枪,“就留给她自己来出了这口气吧!”

    ------题外话------

    ps:早料到了521小妖精们也不会安分,所以这一天完全不看动态的o(* ̄▽ ̄*)o

    上架活动的礼物除了零食礼包之类的到时候直接下单,其他的差不多已经准备好了,我在想着要不要给自己也备一份,哈哈哈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