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5 中弹
    背后那人浑身湿漉漉的,还带着河里的凉气儿。

    他的一条手臂紧紧绕着她的腰,乔晚能透着外面被河水湿透的衣服,感觉到他手臂上隐隐传来的热度和力度。

    熟悉得让她差点儿落泪。

    刚刚还紧绷的弦顿时就放松了。

    乔晚猛地回过头去,果然看到了那张脸。

    在这昏暗的微光里看的不算清楚,却熟悉到了骨子里。特别是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睛,令她无法不动容。

    “你……你没事……”

    乔晚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连她自己都为察觉到的轻颤。

    “嗯,我没事。”他勾了一下唇角,环在她腰间的手松开,摸了摸她的脸颊。

    被那有些泛凉的指尖触碰到的一刻,乔晚猛地惊醒了。

    她懊恼地想在他身上锤一下。

    这家伙,一看就知道是提前有安排的,居然一点儿也没让她知道,跟着担心了一场!

    但她的手尚未落下,就见眼前的人朝她沉甸甸得压了过来,那双眼睛已经闭上了。

    等到他的呼吸拂过她的颈部,乔晚才发现这人其实已经很虚弱了。

    她眼睫一颤,往下看去。

    沈宴的另一只手之前一直按在腰腹处,这会儿昏迷才松开。借着昏暗的天色和船上隐约照射到角落里的灯光,乔晚才发现他手掌上满是鲜血!

    刚刚稳定下来的心跳顿时失了节奏。

    乔晚尽量放轻了动作,避开了他的伤口扶着人朝船舱走去。

    这会儿人大多聚集在甲板上,倒没有被人撞见。

    将沈宴放在床上躺好,乔晚剪开了他的衣裳。

    他的腹部已经血肉模糊红成了一片,分明就是中弹了!

    乔晚呼吸一窒,双手顿时抓紧。

    但她很快回过神来。

    不怕,不怕的。

    这时的枪弹威力远不及现实世界大,大概还有距离之类的影响,又被外衣的皮带和金属配饰阻隔了一下,没有造成太过骇人的裂口。只要处理得当,是不会危及生命的。

    放在现实世界,恐怕会直接破开肚子,连肠子都要露出来了。

    这可不是电视剧里,中了枪就只有一个小红点儿,缠上布条还能继续蹦蹦跳跳地杀敌。

    沈宴能撑到船上才晕倒,绝对算是奇迹了。

    那血糊糊的一片,看得乔晚都心里揪痛起来。

    她不敢再耽搁,赶紧拿出了提前准备好的药箱。

    好在前一世受过这方面的训练,这次出远门她也准备好了东西,现在还真就派上用场了。

    房里的灯不算太亮,她又拿了两个手电配合着镜子的反光对准了这个方向,这才戴着胶手套帮沈宴清洗了一下。

    伤口还在不停地渗血。

    但面上糊住的血被擦去后,伤口看得就更清晰了。

    乔晚又松了一口气。

    还好。

    子弹没有穿体而过,更幸运的是没有在体内炸裂开来,不用担心造成更严重的伤势。

    她深吸了一口气,没有精力擦汗,小心翼翼地用刀弄开了伤口,终于用镊子把那枚子弹完整地取了出来,落进盘子里发出一声轻响。

    估量了一下时间,乔晚加快了速度,尽量轻柔地开始缝合伤口。

    这工作也不简单。

    缝伤口不是缝衣裳,将两边儿的豁口拉到一起缝起来就够了。

    为了不出现表皮愈合,但皮下积液、感染,最后刀口开裂的状况,她必须耐心地分层缝合。

    没有麻醉设备,乔晚只庆幸沈宴此时已经昏迷过去,否则恐怕得生生地捱过这一阵阵的痛苦。

    好不容易缝好,又擦拭了面上的血迹,乔晚一颗心终于落了回去,额上早已经布满了汗珠。

    她的一双手酸麻不已,刚一站直就差点儿脑子晕眩地倒了下去。

    在这简陋的地方进行了一场救急手术,不仅沈宴受了罪,她也耗费巨大。

    乔晚只稍微调息了一下,揉了揉酸麻的手臂,就轻手轻脚地出门去了。

    她不知道沈宴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安排,也摸不清雍城如今的局势。

    乔家那边不用担心。

    如今的乔家已经不只是雍城的第一富户,连在其他城池也名声远扬,北方都跟他们家有合作。

    就算没有沈公馆,当局者也不会和乔家撕破脸皮,反而需要处处依仗。

    不管是打仗还是修生养息,都需要钱不是吗?

    杨副官手底下有兵,身手也不错。

    不管是搏一把,还是藏起来,都用不着她担心。

    除了出现在船上的沈宴。

    他既然独自出现,而且是悄悄渡河上船,而不是光明正大的引渡,就说明暂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乔晚想了想,还是打消了告诉史密斯的念头。

    既然要瞒着,她还是得下船去。

    一场手术,史密斯给她的一个小时就去了大半。

    沈宴已经找到了,乔晚并不需要真的去岸上搜寻。

    她只需要下一趟河,然后立刻上船,表示自己的确下船去了雍城就行了。

    乔晚将房门关上,把钥匙贴身放好,这才从之前选好的那个角落下了水。

    好在这地方不错,没有人经过,也没有人注意,不用担心被谁撞破。

    此时天已经全黑了。

    河里透骨的凉。

    乔晚刚一下河,就被冻得一个激灵。之前就酸麻的双臂差点儿冷得抽筋,好险没有倒霉地溺水。

    如果真在这种情况下游去码头,还真是够呛。

    好在她并不需要。

    乔晚吸了一口气,埋进河水中一口气游到了船头甲板的方向。

    船身太大,除了这里有船员接应,核实身份后拉上船去,其他部位根本就没有下手的位置。

    这也是为什么乔晚必须下水,才不用担心被人揭穿的原因。

    上船后,时间也就差不多了。

    果然,就见史密斯从船舱那边走来,刚好遇见了被拉上船的乔晚。

    她浑身都湿透了,裹着一条船员提供的大毛巾,一头束起黑发散落了些贴在脸边,衬得那张被冻得发白的脸愈发憔悴苍白。因为之前太过疲惫,她的眼神都有些恍惚了。

    史密斯却想到了“死去”的沈爷,遗憾地叹了一口气:“好了,既然已经回来了,就快去休息吧!过去的已经过去,将来的还要继续啊。”

    男女有别,他也不好多说,见乔晚点头后,只能这么走开了。

    乔晚赶紧快步回到房间,当听到安静的房里传来的微弱呼吸,这才稳住了心神。

    他还在。

    ------题外话------

    ps:最近是两天狂风暴雨、电闪雷鸣,两天艳阳高照、气温骤升,不断循环。

    怎么像是诸位仙友都凑在这段时间里渡劫飞升了呢(⊙v⊙)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