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6 醒了
    这一夜乔晚几乎就没怎么睡过。

    船上条件有限,她又不知道沈宴的打算,自然暂时不能让其他人发现他的存在。

    就这么给他做了一场“手术”,还多亏了乔晚上一世那几年的经历,对刀枪之类的创伤并不陌生。如果是其他病症,她反而没辙了。

    到了半夜,沈宴果真有些发热了。

    乔晚一边帮他物理降温,一边祈祷着他不会出事。

    等到外面的晨光微微透进窗户,沈宴的体温才终于降了下来。

    只是,继发热之后,他又开始浑身犯冷了。哪怕是将所有的被子都仅仅捂在他身上也无济于事。

    毕竟他本身冰凉,就算盖再多的东西,背窝里也暖和不起来。

    乔晚倒没有像那些故事里的主角一样脱了衣服钻进去给他人工取暖。

    不说她愿不愿意,就这情况也不会允许。

    毕竟船上又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史密斯随时可能过来,她怎么可能脱了衣服上床休息?能趁着半夜洗了个战斗澡,换了身干净清爽的衣服已经很不容易了。

    她找了几个可以密封的玻璃瓶子,灌了热水进去,再套上一层布。

    这样既能传递温度,又不至于把人烫伤。

    几个简陋的“保温瓶”放进去没一会儿,被窝里总算是有了些热气儿。沈宴原本冒着虚汗的脸上也多出了些血色,看上去状态比之前好多了。

    她才刚把沈宴照顾好,就听房门“咚咚咚”地响了三声。

    乔晚赶紧将头发随意拉扯得凌乱了一些,累了一夜,脸上的憔悴都不用刻意装出来,就这么过去开了门。

    房间虽小,但床铺的位置并不是正对着门口的,中间还有一段距离和几个柜子隔着。

    站在门外的史密斯见到乔晚之后,亲切地笑了笑:“miss乔,你现在还好吗?早饭已经好了,我看你也没心思过去,就帮你拿了点儿过来。你先吃,中午可别忘了来餐厅。我就先回去歇着了。”

    史密斯的确十分绅士,没有提出要进屋,将东西塞给了乔晚之后,不等她开口挽留就主动离开了。

    乔晚端着餐盘,眼神复杂地看着史密斯离开。

    她十分感激这位美利坚绅士的帮助,如果是她自己倒无所谓,但关系到沈宴的安全,她不得不小心为上。

    这份人情,将来只有另找机会再还回去了。

    船票的价格不低,贵宾舱的布置却算是值回了票价。

    乔晚将早餐里的流食稍微加热了一些,用小勺子一点儿一点儿地给沈宴喂了进去。

    一开始,他牙关紧咬,很难打开。

    对付敌人的话,大可卸了对方的下巴,或者是暴力撬开他的嘴。

    但这是沈宴……

    乔晚想了想,脸上微红了一下,低过头用另一种方式让他张开了嘴。

    唇舌接触的一刻,沈宴的眼睛却微微睁开了。

    他的眼神并不算清醒,却带着浓浓的警惕。那略显混沌的眼神接触到乔晚的时候,便突然放松下来,定定地看了她几秒。

    在乔晚以为他要醒过来的时候,沈宴却又闭上了眼睛,好像之前只是她的错觉。

    这一次,勺子喂过去的时候就顺利多了,他甚至会在昏睡中自主地吞咽。仿佛在察觉到乔晚的存在时,身体就已经自动对她解除了防范。

    好不容易喂他吃完了东西,乔晚才随意将剩下的面包混合着肉松吃光了。

    现实世界中,要跨洋去美利坚,坐飞机也就不到一天的时间。

    但现在他们只能乘坐这样的轮船,至少也要半个多月,还要是海上没遇到什么特殊天气的情况。

    这倒正合乔晚的意。

    半天时间,沈宴怎么可能醒的过来?

    半个多月,等到入港的时候,他如果恢复得不错,说不定可以勉强行走了。

    乔晚所在的是船上的vip贵宾舱,很少有人过来打扰。

    史密斯也照顾她的心情,见她后来一日三餐都未错过,一到时间就按时出来端了餐点回房,也就没有上门了,给她留下了足够的个人空间。

    这么一来,沈宴的存在还真就没人发现。

    等到第三天清晨,沈宴才终于醒了过来。

    为了方便照顾沈宴,乔晚将房间里的一个小沙发搬到了床边——这就是她睡觉的地方了。

    沈宴醒过来的时候,乔晚还睡在沙发上。

    连续熬了几天的夜,有一直提心吊胆没能休息过来,乔晚不管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都已经累极了,睡着之后甚至有了轻微的鼾声。

    并不算特别明显,根本不会打扰到别人,听上去就像是一只小动物安眠的时候发出的呼噜声,让人觉得可怜又可爱。

    沈宴睁开眼的第一时间,就发现自己身处的地方有些陌生。

    但警惕的神色还未出现,就发现了身边那人。

    沙发的高度比这平板床稍微低了一些,他略微偏头就看到了那张熟悉的小脸。

    她睡得沉沉的,眼下有一团浓浓的乌色,像是很久没睡过一场好觉了。

    大概是想时刻注意他的动静,乔晚的一只手伸到了床边,和他的紧紧相握,就连睡着了之后都没松开。

    沈宴过了很久才慢慢地眨了一下眼睛,觉得仿佛有什么东西“砰”的一下,肆无忌惮地撞进了他的心里,让他猝不及防,却又甘之如饴。

    没有麻醉,腹部的疼痛还在。

    沈宴却并不担心,好像完全没注意到伤口的疼痛。

    乔晚这样安睡在旁边的表现就足够说明问题了,如果他的伤没处理好,这笨姑娘是绝对不会睡得下去的。

    他那双漆黑的眼睛专注地看着乔晚,嘴边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带着几分虚弱的微笑,柔和得像是窗边透进来的晨光,同他往日里的神情截然不同。

    然而,这几日好不容易睡了个好觉的乔晚却遗憾地错过了。

    她是被外面乘客的谈话声吵醒的。

    刚醒过来,乔晚的眼神还有些懵懵懂懂的样子。

    但她已经第一时间朝着床上看去。

    在对上了那双不知道看了她多久的眼睛后,乔晚才猛地一下坐了起来:“你终于醒了!”

    起得太急,下一刻她就觉得头晕目眩差点儿倒回去。

    沈宴反射性地就要伸手去接,却扯到了伤口,“嘶”的发出了一声倒吸凉气的声音。

    乔晚顿时稳住身体,急急忙忙地扯开了他的被子检查。

    还好,没有出血。

    乔晚嘱托了几句,先去餐厅端了早饭回来各自吃了,这才严肃着一张脸问道:“说吧,这是怎么回事。”

    ------题外话------

    ps:最近要沉迷烘焙不可自拔o(* ̄▽ ̄*)o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