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7 答案
    沈宴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就像是完全没注意到乔晚的脸色似的,十分无辜地看着她。

    那双比女孩子还要浓密好看的黑色睫毛轻轻眨动了一下:“晚晚,你应该先回答我的问题,我才回答你的。”

    他的声音本来是很清透干净的。

    但由于受了伤,昏睡这么久才醒过来,这时候难得带了些沙哑,竟多出了几分意外的性感撩人。

    这还是他第一次在不是对其他人做戏的情况下叫她“晚晚”,乔晚刚刚还板着的脸顿时就有些绷不住了。

    她咳了两声,又努力维持自己威严的形象,沉声道:“你什么时候问过我问题了?不要妄想逃避我的问话!”

    其他事儿也就算了,这次居然差点儿把他自己的命都给搭上了,乔晚觉得自己有必要让他知道教训。

    不是很聪明吗?怎么还把自个儿糟蹋成这副模样了。

    敢情那些聪明劲儿都用去怼人了是吧!

    “我怎么没问?”沈宴一双眼里满是认真,脸色自然而无辜,还带着写微弱的苍白,好像对他说话稍微重一些都会产生什么罪恶感。

    即便是这副模样,他说起话来依旧带着几分他独有的风格。

    看了看船上的挂钟和日历,他对着乔晚说道:“在第三百六十一天五小时三十四分之前,我让你考虑的事情你忘了吗?你说过的,下次见面就告诉我答案。”

    说到这儿,他扬了一下下巴:“前天晚上我一上船就提醒你了,但你到现在还没给我一个答案。miss乔,你已经晚了一天零十一小时二十三分钟,我是不是该收点儿利息?”

    同样是叫她“miss乔”。

    在史密斯这么叫的时候,乔晚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不过是正常的称呼。

    但从沈宴嘴里说出来,仿佛就多出了几分和“晚晚”一样的亲昵,还带着几分打趣,让她又是惊讶又是羞恼。

    乔晚真相装傻充愣将那个问题忽略过去,但她突然想到了那一片血肉模糊的伤口,还有乍闻沈宴“死了”时心灰意冷的情绪。

    为什么还要继续拖延下去呢?

    就算把握不了未来,也该珍惜当下。

    她深吸了一口气,原本还牵着沈宴的手收了回来,紧张地攥住了衣角:“沈宴,我……”

    “等一下!”沈宴突然叫停,打断了她即将出口的话,“我心悦于你,你知道吧?”

    乔晚眨了一下眼。

    什么情况?

    不是在问她的心意吗?怎么又成了沈宴自个儿表白了。

    他也不等她点头,继续说道:“雍城女校里也有西洋的那些学科,我知道你能听懂的。所以,这些话我就只说一遍。”

    沈宴那双黑亮的眼睛牢牢地锁定了她:“乔晚,我对你的爱完全符合能量守恒定律,我将生命和理智燃烧,转化为对你的爱情。你接不接受都没关系,因为我总有办法让你心甘情愿加入进来。拒绝的话就不用说了,我总会等到你点头的那一天的。”

    乔晚先是面上有些发热。

    下一刻就差点儿笑了出来。

    她本来是要答应的,为什么沈宴会觉得她要拒绝啊?

    见她面上露了笑意,沈宴就像是突然多了些不好意思,侧过了脸。

    本来有些发白的脸色微微泛红。

    乔晚那双眼睛顿时盈满了笑,像是融化的蜜糖让人心醉。

    她伸出手握了上去:“谁说我是要拒绝了?你可是雍城的沈爷,谁敢对着你说‘不’呢?”

    乔晚的语气轻快自在,一听就知道是在开玩笑。

    沈宴却一下子转过头来,眼里猛地迸发出惊喜的色彩。

    他见乔晚将手抽回去,还以为这家伙是要拒绝的。

    谁知道,他故作凶狠地表明心迹之后,却发现完全是自己误会了!

    但他并不觉得后悔,反而彻底欣喜起来。

    他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想做些什么,但还未愈合的伤口让他只能这么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乔晚却代替他做出了下一个步骤。

    她飞快地俯身在他唇上亲了一下,然后迅速地起来出了门,只听见她的声音从柜子那边传来:“我先去外面看看,午餐会带回来的,你别担心。”

    等到房门关上之后,沈宴才愣愣地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明明是一样的肌理构造,为什么他会觉得对方的嘴唇比他的要柔软香甜得多呢?

    这和上次乔晚冲动之下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的感觉截然不同,让他一颗心都不受控制,好像随时都想破胸而出了。

    “真不矜持,”沈宴喃喃地说道,“这姑娘怎么还是这么不矜持呢?”

    可他的语气中却带着满满的笑意,根本掩饰不住。

    说到后面,沈宴就跟中邪变傻了似的,一个人在这房间里轻笑出声。

    出去的乔晚也一时平静不下来,站在栏杆边吹了一阵风才终于冷静了。

    清醒过来以后,乔晚才发现了一件被她遗忘的事——

    刚才问沈宴的问题还没得到答案呢!

    正要回房间追问的乔晚却遇到了史密斯。

    这几天他的照顾乔晚一直记着的,当然不好转身就走。两人就这么站在这边聊了许多关于生意上的事情,又一同去了餐厅。

    见她气色渐好,史密斯也终于安下心了。

    等到乔晚端着午餐回到房间后,第一件事就是重提之前的问题。

    这一次沈宴并没有隐瞒,而是全盘托出。

    这副本世界和现实世界的历史并不一样,却又有微妙的相似。如今局势不稳,沈宴无心争夺,更愿意找到一方值得信任的势力,助其完成一统。但只要他本人在局中一天,别人就不会放任他独善其身。

    于是,沈宴干脆趁着这次与北方的合作计划了一场“遁走”。本来中途一切顺利,谁知在赶往码头的途中遭到了暗算。尽管躲避及时,没有伤到要害,但还是中了一枪。

    幸好有乔晚在,总算是脱离了危机。

    其他细节不用多说,大致的情况就是这样了。

    “所以,你一开始就打算和我一起去美利坚的,”乔晚肯定地说道,“史密斯说的舞会上的惊喜也是你,对吧?”

    沈宴点了一下头:“但他现在可能会认为我是想借着舞会稳住你,不让你卷进雍城的混乱。晚晚,你做得很好。”

    之前可以让史密斯知道,但现在的状况却必须隐瞒。谁知道史密斯身后会不会有其他势力,见了沈宴这伤重的样子,就想去雍城分一杯羹呢?

    乔晚哼了一声。

    难怪之前听说她去海外,一句多的话都不叮嘱。

    就连在雍城都还派了老袁跟着她呢,去美利坚反倒是没有派人了?原来是他亲自过来!

    乔晚也不是什么小心眼儿,事情说开了,沈宴又还受着伤,她到底还是把这件事翻了篇不再计较。

    ------题外话------

    ps:每次看你们留言“加油”,特别是有的还有感叹号的时候,都感觉我在生娃,哈哈哈哈哈……

    (然而单身狗做不到和花苗苗一样无性繁殖(⊙v⊙))

    顺便为上架礼物发布倒计时一下<( ̄v ̄)>日子你们应该都知道了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