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8 不含蓄的东方人
    在茫茫无际的大海上航行半个多月,其实是一件很枯燥无味的事情。

    一开始看蓝天白云,看碧波浪花,仿佛都有一种别样的趣味,甚至连看到一群游鱼跃起,都能引来大家的惊呼。

    到了后面,真是看什么都是一个样了,海风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腥味儿,放眼望去好像除了他们这艘船什么也看不到。

    于是,之前还有兴致在甲板上看风景的人,到了后面已经无聊得回舱房去了。倒是船上举办了几次舞会还挺热闹,算是丰富了他们的生活情趣。

    乔晚对这些不太感兴趣。

    她忙着在房间里照顾沈宴,换药、包扎,顺便和沈宴说说话,时间竟也就这么过去了,并不觉得有多难熬。

    史密斯也一直没来打扰过她,让乔晚松了一口气。

    等到入港的那一天,她才惊觉时间竟过得这么快!

    “待会儿你怎么下船呢?”乔晚担心地看了一眼沈宴。

    他的伤口当时看着恐怖,实际上躲避及时,伤口不算太深入,加上体质不错,乔晚也处理得当,如今已经愈合了大半,自由走动是没有问题的。

    但船上人来人往,沈宴又不想暴露了身份,该怎么混下船去?

    “这个……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沈宴从桌上拿过了一张纸,飞快地写下了一个地址,“下船后你去这里就行,我在那儿已经提前准备好了一套房产。”

    乔晚接了过来。

    之前沈宴在国内一直没表示,她还准备这次拜托史密斯去帮忙找一处房子租赁呢!好在乔晚是打算到了地方再说,否则突然改变主意,难免史密斯不会多想。

    她的行李不算太多,收拾起来也就一个包和一个小的手提箱。

    沈宴身上穿着被乔晚洗好缝补过的衬衫,对着她打了声招呼,便飞快地打开门出去了,几乎眨眼间就没了人影。

    乔晚正想叫他一声,就听到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miss乔,你已经收拾好了?那好,我们过去准备下船吧!”

    原来是史密斯找过来了。

    乔晚悄悄看了一眼沈宴离开的方向,无奈地拿上行李跟在史密斯身后走了。

    船上已经放下了通道,和码头上接轨。

    因为这个年代的特殊性,船上的富人还有来自西方的贵族,是有专门的通道的。

    于是,船上搭建的板子也有两处。

    一边是乔晚和史密斯他们走的,这些人大多穿得光鲜靓丽,一看就知道家世不凡。

    另一边下来的人却大多衣着朴素,有的甚至还有一两个补丁。要么是船上的船员,要么就是渡洋打工的民工。

    乔晚本来只是随意看了一眼,下一刻就差点儿咳了出来。

    之前离开的沈宴竟也混在那群人中。

    他身上穿着的已经不再是衬衫和西裤,而是一身老蓝布制成的民国大襟褂子,底下配着长袍。不过那衣服看上去很干净,颜色也很新,显然是人家新作的。

    大概是沈宴拿了什么去人家那儿换的新衣服。

    这还是乔晚第一次见沈宴这副打扮,恐怕也是沈宴最接地气的时候了。大概是他长得好,又或许是乔晚情人眼里出西施,总觉得这样的沈宴也很好看,多出了一种读书人的文秀,像是一个面色白净的书生。

    注意到乔晚的视线,他抬头对着她点头笑了一下,然后飞快地低下了头,将头上戴着的宽檐帽子往下按了按,就这么混在人群中走了,不一会儿就看不清他的身影。

    应该是先去那纸条上写着的地方了。

    乔晚了然地笑了一下,见他看上去十分正常,没被人发现,也没有伤口被撞倒的危险,顿时松了一口气,和史密斯也下了船。

    一出港口,史密斯叫来接他们的人就到了。

    这时候的汽车还是那种老爷车的款式,看在乔晚眼里颇有复古的风味儿。

    等上了车,她主动说道:“史密斯,能摆脱你送我去这个地方吗?”

    她将纸条上的字给史密斯看了看。

    这不是沈宴给的那一张,而是她自己照着重写的,还专门翻成了英文。

    史密斯看了一眼就知道是哪儿了:“miss乔你都准备好地方了?我本来还想邀请你去我家的。”

    乔晚没有细说,只道:“是沈爷之前帮我准备好的。”

    一提到沈宴,史密斯顿时了然。

    就沈爷对乔晚的照顾,准备房子的事儿不算惊奇。但如今人都……

    他摇了摇头,没再多说,只转过去对着司机低声吩咐了几句。

    这个年代可不存在堵车的问题。

    哪怕是在国外,能用得上汽车的也不是大多数。

    车子飞快地行驶在路上,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这里离乔晚以后要工作的地方很近,街道平整干净,两边的房子虽没有现代化的摩天大楼,却已经与雍城的洋房和平房大有不同的,倒是令乔晚觉得熟悉起来。

    她带着行李下了车,邀请道:“史密斯,要进来喝杯咖啡吗?”

    “不了不了,走了这么多天,也该好好休息了,”史密斯摇了摇头,“你快进去吧,等你进屋我们就走了。”

    乔晚这才对着他招了招手,然后走过去敲了一下门。

    她并不担心沈宴会撞上。

    之前在门外的说话声,还有门上的猫眼,都能让里面的人注意门外的动静。

    果然,过来开门的是一个比阿芳稍微大了约摸十岁左右的外国妇女,看上去胖乎乎的,像是那种可以代言点心厨具的外国大妈。

    一见到乔晚,她顿时热情地笑了,像是认出了她,连忙过来打了招呼,接过她的行李就把人请了进去。

    见她进屋,史密斯的车子开离开了这里。

    乔晚一进门,就注意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沈宴。

    他身上已经换了一套新的衬衫,头发上还沾着水汽,显然是洗过的。

    乔晚本来要说什么,一下子就忘了,几步走过去皱着眉说道:“你还不能洗澡的!”

    沈宴一看到她,顿时眼神就闪躲了一下:“我……也没洗,就洗了头发,擦了一下身体,保证伤口没沾到水。而且,细菌数量增加等于临床感染体征的增加。适当地保证身体的清洁度,能将感染率降低到至少百分之二以下。”

    他说话的语速极快,脸上却没有了以前那种笃定的架势,反而多了几分心虚的感觉。

    乔晚始终是一副“我就看着你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样子,等他说完后才道:“去房间把衣服脱了,我要检查伤口。”

    沈宴也不敢反对,就这么乖乖的起身带路。

    在船上就是乔晚一直在负责沈宴身上的伤口,说起这个两人也不觉得有什么不自在的。

    他们的对话都是中文,那放好了东西的佣人只大概听懂了一句什么“脱衣服”,见两人刚一见面就先后进了屋,在卧房的门关上之后顿时摇了摇头。

    谁说东方人含蓄了,这不挺热情的吗?

    ------题外话------

    ps:被蚊子咬了几个大包,嘤嘤嘤……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