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9 送别
    在美利坚的日子,和在雍城的日子,对于乔晚来说好像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同样是忙碌于工作上的事,同样是跟在各种人身后学习。

    只不过,这一次身边多了个沈宴,几乎每天都能见到面。

    但沈宴也不是一直待在这儿的。

    等到身上的伤口养好了之后,他看上去比乔晚还要忙碌,国内的电报更是不停地被传过来。

    等到三个月后,沈宴就不得不抽身回国了。

    雍城那边在杨副官的推动下,已经顺利由北方接管。但要论到信服力,还是得沈公馆带头。

    之前沈宴出事的消息不知道怎么就被传播开来。

    三个月的时间都没见他本人出现,越来越多的人以为沈宴真的死了。

    其他地方开始蠢蠢欲动,雍城的人却义愤填膺起来,开始仇恨一切外来势力。

    如果沈宴再不回去,雍城恐怕会有大乱。

    他走的那天,乔晚正结束了一个单子,成绩非常亮眼,终于被史密斯首肯,正式将她介绍给华尔街的同行。

    等到她匆匆回到公寓,家里的女佣人只递给了她一封信,字迹正是属于沈宴的:“回国,勿念。”

    只简单的四个字。

    乔晚抓上信纸就往外跑,连外套都没添上一件,在这天气里冷得让人打颤。

    好不容易到了码头,才见那船已经开走了,只远远的听到了几声汽笛声。

    她急急地喘着气,终于忍不住拿着信对着海面大叫了一声:“沈宴,你这个混蛋!”

    虽然已经知道这两天沈宴就会回国,但连当面的告别都没有,这家伙可不就是个混蛋吗?

    就连周围的人好奇地看过来的眼神乔晚都没有在意,刚才只顾着一腔热血一路赶来,这会儿她才终于知道冷了。

    心里又气又急,身上冻得发僵。

    这段时间一直表现得独立自信的乔晚,在这一刻突然有一种属于女孩子的委屈心理涌了上来,连鼻头都发酸了。

    “我怎么就成混蛋了?”

    一个声音从后方遥遥传来,说的正是中文。

    沈宴!

    乔晚猛地转过头去。

    他手里提着的是一个小的皮质格纹行李箱,身上穿着三件套西装,外面还披着一件纯黑色的毛呢大衣,宽大的衣摆在腿弯处随着他的走动飞扬起来。除此以外,还配上了白色手套和宽檐帽,一只手里还握着一根乌木手杖。

    这装扮在现实世界的年份,应该是有些夸张复古了。但在这个时代却十分正常,看上去绅士优雅,有一种独特的时代魅力。

    特别是他拿着手杖慢慢走来的样子,简直和他本人的性格万分贴合。

    乔晚的眼睛本来都已经微微发红了,这会儿却忍不住破涕一笑,不管瞬间流出来的眼泪,只惊喜地扑了过去。

    沈宴犹豫了一下,但难得见乔晚这般惊喜主动的模样,终究还是伸手接住了她,将她整个儿搂进了怀里。

    过去这么些年的洁癖,在这女人的身上,仿佛都抛了个干净。

    不。

    他低头看了一下乔晚那张小花脸,还是忍不住掏出了一张帕子往她脸上糊去:“把眼泪擦了。”

    同时将自己外面的那件大衣脱了下来,披到了乔晚身上,细致地帮她理好了衣领,直到两边都对称了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你……你不是都回国了吗?怎么还走到我后面去了。”乔晚扬起脸看向他。

    沈宴眼睫微垂,淡淡地说道:“吃饭耽搁了点儿时间,错过了,所以坐下一班。”

    事实上,他都已经到了船上,又匆匆地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在站到船上的那一刻,沈宴突然感觉到了,和乔晚道别,与跟杨副官他们交代行踪不一样。

    他跟着乔晚到了美利坚,躲开后续的追查,只需要给杨副官留一个简单的纸条就够了。

    但此时要离开乔晚回到雍城,如果就只留下纸条道别,甚至还只有那四个字,沈宴总觉得有哪儿不对。

    他不能与史密斯他们碰面,便回到公寓想等到乔晚回来,却被女佣告知乔晚去了码头。于是,他又匆匆地赶了过来。

    刚一到这儿,就见到了那姑娘对着海面骂他混蛋的举动。

    这些沈宴都没说出口。

    但他不说,乔晚也能猜得出大概的情况。

    沈宴是什么人?

    那是连餐具的摆放都必须分毫不差的。

    他怎么可能在出发前不周密的计划好时间,就因为一顿饭误了船票?

    但沈宴不说,乔晚也就不戳破。

    她脸上因为一时激动而忍不住落的泪已经擦去了,说道:“那我还真得感谢这顿饭,否则我是不是就见不到你这一面了?”

    沈宴却认真地想了一下,回答:“不,你感谢我就行了,是我在吃饭,动作的发起人是我,你不能搞错了感谢的对象。”

    “那你要我怎么感谢你?”乔晚的心情一点一点好转,面上开始浮现了笑容。

    沈宴眼里闪过一丝不自在,低沉着声音说道:“上次你教我跳舞,收的学费也不错。这次……”

    “是这样?”乔晚不等他说完,飞快地踮起脚尖在他侧脸上亲吻了一下,“够了吗?”

    沈宴耳朵悄悄红了红,眼眸低垂,咳了两声道:“不够。”

    乔晚正要说话,便见眼前的人突然弯下腰勾住了她的下巴。

    下一刻她的唇上就传来了温凉的触感,慢慢地又变得火热了起来。

    这人就连亲吻也显得十分克制,并不深入,只是这么唇瓣想贴,久久不愿离去。

    等到两人的脸颊都有些发红了,沈宴才站直了身体,走向了另一边:“下一趟船要出发了。快回去吧,等天色晚了你一个人不安全!”

    乔晚也是知道的,所以并不耽搁,站在原地微笑着看着他走开,轻轻地,轻轻地弯了弯眼角。

    过来时她孤身一人,穿着单衣与寒风同行,站在码头听着汽笛声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都泛着凉意。

    回去的路上,却有身上温暖的大衣相伴,熟悉的气息仿佛那个人还在身边。

    加油吧,乔晚!为了更好的相遇。

    她握了一下拳,无声地笑了起来。

    ------题外话------

    ps:明天章节凑个整数160,这个副本就结束啦!

    还有一天,上架活动就会公布,大家记得关注评论区置顶和读者群等渠道哦~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