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3 一街之隔
    听到要出门,不同于其他的小孩儿,乔熙原本揉着眼睛的手一顿,脸上闪过了一丝惊慌。

    如果不是因为说话的是乔晚,他可能会被吓得躲到楼上去。

    乔晚也知道他是在排斥外界。

    就连家里来的人多一些,乔熙都恨不得躲进房间,更别说是去外面了。

    但她必须帮着乔熙打破这层“牢笼”。

    上一世,沈宴请来的医生提到过乔熙的情况。他和一般这样的孩子好像不太一样,仿佛身体的某些机能在幼时被强制破坏。

    之后表现出来的低龄现象,以及面对外界时的自我封闭,与其说是或者说是智力受损,不如说他太过聪明,好像能够察觉到什么危机,让身体和心理上产生了一种自我保护的意识。

    这种情况不一定能彻底根除,却能在一定程度上发生逆转。不过,这个过程不能操之过急,必须一点一点加深试探的程度。

    上次的生日宴会,让乔熙从楼上陪着她下来,站在人群之中,就是乔晚的一次大胆冒险了。

    她最不愿意的就是让乔熙再次出事。

    乔晚不能肯定自己就一定能随时陪在乔熙身边,所以让他自己成长起来才是最好的保护。他不一定要很聪明很强大,但至少不能轻易地因为刺激就放弃自己。

    如上一世那样看着他从楼上跳下来的场景,她再也不想看见了。

    乔晚放下手里的东西,面上带着安抚的微笑,放轻了脚步走到乔熙面前,稍微弯下了腰直视他那双和她有些相似,却黑亮澄澈的眼睛。

    她突然一愣,差点儿想到了另一个人。

    乔晚顿了一顿,这才说道:“乔熙,姐姐在的。陪姐姐出去一次,可以吗?相信我。”

    她的手还是十几岁少女的娇嫩,不见一点儿粗茧。可是,放在少年稚嫩的肩头时,那种温暖有力的感觉却直透到了心里去。

    乔熙本来还想委屈地和姐姐撒娇,让她放弃带自己出门的打算,但看着姐姐,莫名地就觉得安心起来,结结巴巴地说道:“信,姐姐,乔熙,去!”

    他用力地点了点头,伸手攥住了乔晚的一根手指轻轻摇了摇。

    少年那双干净的和稚童一样的眼里再不见惊恐,只有对她满满的信任。

    乔晚知道,乔熙对她很是依赖。但在这种情况下毫不犹豫就全心信任她……

    系统所说的那个“亲和力max”的能力突然被她想起来。

    乔晚眼睛一亮。

    如果这个技能对乔熙有帮助,别说减去二十点武力值,就算将其他点数也扣去一半她也甘愿!

    姐弟俩坐在餐桌前亲热地吃完了早餐,这才收拾妥当出了门。

    大年初一的街上其实并不算太热闹。

    这样的日子里,大家几乎都在家里与家人团聚,外面的商店都关得七七八八了,和平日里的喧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也正是因为这样,乔晚才选了这么一天带乔熙出来。

    自从小时候去学校被欺负,乔熙几乎就没出过家门了。第一次尝试跨出这道坎儿,去喧闹拥挤的街区显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这样的情景对于爱逛街的人来说太过冷清,但对于乔熙来说却恰到好处。

    乔熙对外面的场景也是有些好奇的,终于露出了十几岁的男孩儿应有的表情。

    但他始终是怯怯的,紧紧抓着乔晚的衣角,微微躲在她的身侧,好像一只随时都会受到惊吓的小兔子。

    他只喜欢看那些漂亮的橱窗,多姿多彩的路边彩饰,却并不去看那些脏乱的地方,也不看飞速来往的车流。

    乔晚面上多出了几分愉快的笑容。

    她牵着乔熙去旁边的小摊买了一串糖葫芦,在老板从那个木桩子上取下来的时候示意乔熙去拿。

    乔熙没在家吃过这样的小零食,虽然还避着那小摊贩的眼神,但糖葫芦那漂亮的颜色让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还是鼓起勇气伸手从那人手里接了过来。

    从头到尾,他另一只手都没有松开乔晚的衣角。

    但这对于乔晚来说,已经算是看到了曙光了!

    姐弟俩继续往前走去。

    乔熙看了看被剥开了表面保护膜的糖葫芦,递到了乔晚面前:“姐姐,吃。”

    乔晚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姐姐不吃这个,乔熙吃吧。”

    “不,”乔熙摇了摇头,很是认真固执地看着她,“姐姐,吃!”

    尽管这糖葫芦是她自个儿掏钱买的,乔晚还是觉得很甜,她低头吃了第一颗。

    乔熙这才开心地笑了起来,拿回去自己咬了一口。

    大概是老板选用的山楂味道太浓了,乔晚还好,乔熙却被酸得一张精致的小脸都皱到了一起,惹得乔晚哈哈大笑起来。

    他苦恼地看了看手里漂亮的糖葫芦,还是舍不得把嘴里的吐出来,硬生生地就这么嚼碎了吞下,手里还是紧紧握着那半串糖葫芦的竹签,像是攥着什么宝贝似的。

    “老板,你们关门的时间应该是中午十二点,现在才早上九点十三分四十六秒,所以你应该还有时间给我做一份套餐……”

    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侧前方传来。

    乔晚原本正看着乔熙欣慰地笑着,一听这声音猛地抬起头来,朝着那边看去。

    就在这条不算宽敞的街道对面,一个穿着驼色大衣的年轻男生正背对着她站在那儿。

    尽管看不到脸,就从这背影和声音她都能认出对方来!

    “我说你这个客人怎么就不讲道理呢?”那老板无奈地声音响起,“今天过年,我就是过来开门拿个东西,不做生意的啊。”

    “我是讲道理的,所以在十二点之前就到了这里。”

    听到那正儿八经却毫无道理的回答,乔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差点儿忘了旁边的乔熙就想往那边走去。

    可还没迈出脚步,就感觉衣角一紧。

    她转过头,便看到了满脸苍白的乔熙。

    他像是受到了什么严重的刺激,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一张脸雪白雪白的,唇上都失去了颜色,更衬得旁边手上的那串糖葫芦鲜红似血。

    乔晚被他这状况一下子吓到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姐姐,回,回家,”乔熙苦苦哀求,“乔熙,怕!姐姐,回家……”

    乔晚转头看了一眼街对面,那个人影已经往店里走去。

    她咬了咬牙,只能这么半扶着乔熙往家里赶去。

    他在就好,能经常在这家店吃饭,肯定还会出现在这周围。现在还是乔熙的情况更严重。

    她面色焦虑,并未注意到被她扶着的半大的少年原本干净纯粹的眼里闪过了一丝说不清的味道,眼光竟是直直地盯着沈宴刚才出现的地方的……

    像是畏惧胆怯,又像是痛苦同情,这些复杂的情绪不过是一闪而过,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题外话------

    ps:弟弟的情况很特殊,他其实和沈宴有一种很特殊的关系,这个和之前的伏笔一样都在后面的复仇过程中慢慢揭开哟o(n_n)o

    话说,公zhong号留言集赞你们不赞自己赞我的那条补充说明干啥,难道我最后要成为那份礼物的获得者吗?哈哈哈哈哈o(*≧▽≦)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