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7 橡皮人
    “姐姐!”

    乔熙这时候突然感觉到了有人靠近,一回头就看到了乔晚,顿时站起身对着她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可因为在那儿低着头太长时间,这会儿猛地站起来,难免会觉得头晕,他顿时摇晃了一下,将两只手的手掌都撑到了茶几上,正好把那几个用橡皮泥做的人都压坏了。连带着那一小片儿的装饰物都被压到了一起。

    这可不是什么其他木制啊石膏的雕塑。

    橡皮泥做的东西太软,这么一压,顿时就被毁了个七七八八。

    乔晚将蛋炒饭放在了桌子上,对着乔熙笑了一下,然后蹲下身看了看那个花园,从那片“遗迹”之中拿起了一个还能看到半张脸的小泥人。

    乔熙的艺术天分实在是高,就这样一些简单的橡皮泥,他做出的人竟然没有那种小孩子胡乱揉搓之后古怪变形的感觉。尽管已经毁了大半,都还能够看出来大概的样子。

    仿佛像是艺术家对着真人做出来的,有模有样,连眼眶里的眼珠都很分明,只是在手法上多了几分他这个年龄才有的稚气。

    每个人物都有不同的相貌,连整体给人的感觉都不一样。

    其他几个小泥人儿已经被毁了个彻底,完全看不大清楚是什么样子了。

    也就乔晚手里的这个却能勉强分辨一些。

    这是一个黑发黑眼的小男孩,对比起那几个大人和幼童的形象,这个少年应该是有四五岁大了,给乔晚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乔晚细想了一下,刚才那几个大一点儿的泥人身上穿着的衣服是白色的,仿佛是统一的制式。矮一点儿的小人儿身上的衣服颜色稍微多一些,却也不像是普通的童装,没有那些可爱的装饰。

    她的手指一顿,抬眼看向乔熙:“乔熙,这是什么?”

    “橡皮泥,”乔熙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一脸天真懵懂,“坏了,不要。”

    他没等乔晚阻止,就拿过她手里的那个泥人捏成了一团,混合着其他被毁坏的成果,一起丢进了垃圾桶。

    刚刚还漂亮的小花园,现在已经变成了垃圾桶里一团看不清色彩的橡皮泥。

    “下次做,好看的,”乔熙认真地说道,“送给姐姐。”

    说着,他那双还有些稚嫩的手在空中做了一个捏橡皮泥的动作,可爱又单纯,一双眼里完全看不出其他的不妥,干净得如同所有的阴霾都被洗清了似的。

    乔晚的眼神又往垃圾桶那边看了看。

    若不是她很了解乔熙是什么样的性子,也知道一个人绝不可能从小到大伪装得滴水不漏,甚至还明白前一世乔熙到死都没有改变,她都快要怀疑这小家伙是不是故意的了。

    “能告诉姐姐,乔熙为什么会捏那些小人吗?还有那个花园,你知道在哪儿吗?”乔晚心里总觉得有什么念头一闪而过,却一直捕捉不到。

    那些人和那个花园简直有种格格不入的诡异感,她都看得出来,乔晚不相信乔熙这样喜欢艺术又有天赋的人会感觉不到。这完全不符合基本的美学构造,两者的风格实在是太过违和了。

    “会,乔熙会!”乔熙仿佛不知道怎么表达,之说了这几个字,接着就把一张小脸都皱成了包子,他脸上的表情仿佛能看出此时他正在用力地想着,但最后乔熙还是摇了摇头,“不记得,人。花园,在这里。”

    他指了指自己的额头,指完了以后还将头抵在乔晚的肩上做了个轻轻地钻来钻去的动作,像个胡闹撒娇的小动物似的,万分惹人怜惜。

    乔晚心头一软。

    从乔熙这里暂时也问不出什么了,她准备待会儿回去将自己还记得的那些东西画出来,说不定以后能有什么突破。

    至于现在……

    “去洗手,”乔晚拍了拍这小家伙的背,从原地站了起来,“姐姐带了吃的回来,洗了手我们一起吃。”

    一听可以吃东西了,乔熙赶紧蹬蹬蹬穿着拖鞋往洗手间跑去,不一会儿就又蹬蹬蹬的跑了回来,跟个小豆丁似的。

    乔晚无奈地笑了一下,从旁边拿了毛巾,细细地帮他擦干净了手上还残留的水迹,这才带着弟弟坐到了餐桌前。

    炒饭已经被她用家里的碗一分为二摆在了桌子上。

    颗粒分明的大米上包裹着金黄的蛋液,泛着点儿炒饭特有的油光,点缀着翠色的葱花和火腿丁,看上去并不让人觉得油腻,反而随着香气扑鼻的瞬间便胃口大开了。

    乔熙还是小孩子性格,虽然在外人面前十分胆怯,但在乔晚面前却是他最自在的时候。

    这会儿根本就不掩饰他的喜好,一坐好就拿着勺子大大的舀了一口送进嘴里,吃得一脸香甜的模样。

    乔晚见他这样子就知道这炒饭味道很好了,自己也跟着尝了尝。

    不愧是沈宴那口味刁钻的家伙喜欢去的店,味道的确好极了。

    就算因为打包,经过了一段时间闷在饭盒里的过程,饭粒嚼在嘴里还是能感觉到那种属于蛋炒饭的那种软糯和口感都不缺失的魅力。

    这时候如果来一碗葱花醋汤那就更舒服了。

    正这么想着,就见刘姨已经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里端着的正是两碗醋汤。

    “光吃炒饭容易噎着,我给你们煮了点儿醋汤,喝了解解油味儿,”刘姨把碗放下,“肚子可别填满了,待会儿还有晚饭呢!”

    “好,谢谢刘姨,你真是太贴心了。”乔晚喝了一口醋汤,舒服地眯了眯眼睛。

    乔熙也看着刘姨浅浅笑了一下。

    一粒饭就贴在他的嘴角边,他却半点儿也不自知。

    刘姨在乔家已经做了好些年工作了,十分清楚乔熙是什么情况,也不在意他不说话。

    一见他这样子顿时笑出一脸褶子:“瞧你个小馋猫,饭都吃到脸上去了。看来,咱们乔熙待会儿的确是要加餐的。”

    乔熙这才飞快地舌头一卷,顺利地将那粒米卷进嘴里,一脸小得意的吃了下去。见面前的两人都在看他,又往后缩了缩脑袋,一小半张脸都藏到了碗里,只眼睛切切地露在外面偷看她们。

    刘姨和乔晚顿时都笑了起来。

    这小家伙呀!怎么就这么招人疼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