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2 熟悉的风格(首订2)
    眼看着最后一个学生也进了面试点,赵文宇终于松了口气,用胳膊肘轻轻撞了撞那位之前过来叫他的男生:“待会儿要不要出去吃一顿?”

    “行啊!”那男生连忙点头,“最近小龙虾是不是出来了,咱们去点上一两斤,再来一箱冰啤怎么样?这天气,肯定是美滋滋啊,咱们今天不醉不归!这世上,谁能抗拒小龙虾的魅力呢?”

    赵文宇被他一说,肚子也有点儿饿了。正要搭话,就看到后边儿另一个人朝这里走了过来。他顿时一个激灵,闭了嘴安静下来。

    旁边那男生越说越激动,只声音还记得压低:“你怎么不说话了?我记得咱学校对面那条街街尾就有一家小龙虾做得特别好的,要不就去那儿?明天收假第一节是大课,喝醉了睡过去也没事。”

    赵文宇赶紧对他使了个眼神。

    都是一起上过课打过游戏的兄弟,还能不理解这眼神的意思?

    这男生顿时一僵,慢慢地转头看去。

    沈宴就这么安静地站在那儿,一双黑漆漆的眼看不出什么情绪波动。

    “沈……沈……”

    赵文宇见他紧张地说不出话来,干脆自己开了口:“我们待会儿要去吃饭,您要一起吗?”

    “不用了,”沈宴随意看了他们一眼,直言道,“我有事。这边工作已经结束,我就先走了,待会儿你们帮我说一声。”

    赵文宇和同学站得直直的目送他离开,正打算松口气,就见沈宴又停下脚步转过身:“吃虾可以,喝酒……我记得我们的校规手册第一页就写着不允许在校期间喝酒酗酒,也不允许喝酒后回校吧?”

    他凉凉的视线想着这边扫来,并未特意威胁,赵文宇两人就已经头皮发麻了,赶紧保证道:“不喝酒!绝对不喝酒!连酒精饮料我们都不沾!”

    “对了,”沈宴像是想到了什么,“明天第一节的大课……”

    “去!一定去!”两人的脑袋拼了命地点,“保证不逃课!”

    眼见沈宴终于离开,赵文宇和这男生顿时靠在旁边的栏杆上,有一种身体被掏空的虚弱感。

    商量着喝酒睡觉逃大课被抓了个现行,还有比他们更悲催的吗?

    “至少他还提前提醒了我们,如果一言不发地走了,第二天突然让老师点名,那才叫惨……”赵文宇突然自我安慰了一句。

    两人对视一眼,心有戚戚焉。

    沈宴已经转身从楼梯下来,走出了教学楼。

    他面上看去依旧没有太多的表情,但一双眼睛却忍不住往四周不经意地看了一眼。

    在注意到前面小花园那边有一群还留在这里讨论着的学生时,顿时面色一松,脚下的节奏都不自觉地加快了一些。

    但走近后,他却并没有发现那个身影的存在。

    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的眉头已经微微蹙起。

    那群本来还在交换着之前被提到的问题的同学,一看他面色不虞地走来,顿时噤若寒蝉,规规矩矩站好对着他打了招呼:“学长好。”

    沈宴一直没有像赵文宇他们那样佩戴学生证明,所以他们并不知道他的名字和具体身份,只能这么估计着称呼了。

    听到他们的称呼,沈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点头回应了一下,就从他们之间的小道与这群学生擦肩而过。

    那些学生这会儿也没有了继续的心情,纷纷招呼着打算离开,回去等到这次面试的结果。

    走在最前面的沈宴是最先发现坐在长椅上的那个人的。

    他原本疾走的脚步一顿,下一刻就不受控制地改变了方向,径直朝着那人走去。

    椅子上的女孩子仿佛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靠着椅背微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十分漂亮。阳光透过树荫投射在她脸上,有一种岁月静好的美。

    她没走……

    沈宴竟有一种陌生的冲动,想伸手去摸摸她的发顶,看她对自己弯眸一笑,仿佛那样的场景早在什么地方发生过。

    但还没来得及付诸实践,就见面前这人若羽毛般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突然睁开了眼看了过来。

    沈宴倏地将手收回了身后,略有些紧张地揉搓了一下指尖。

    要命。

    他刚才是被太阳晒昏了头吗?

    “沈宴?”

    乔晚一睁眼就看到了站在她面前的沈宴。

    他还穿着刚才的那套衣裳,一张脸看上去干净俊秀,只薄薄的唇瓣紧抿着,有一种疑惑又别扭的感觉,仿佛又在跟他自个儿赌什么气了。

    这神态实在太过熟悉,乔晚刚被阳光晒得昏昏欲睡的大脑还没完全清醒,嘴吧就已经先一步叫出了沈宴的名字。

    沈宴听到她的声音,先是一怔,然后低头看了过来:“乔晚?”

    “你认识我?”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又一下子停了下来。

    “我在报纸上看到过你的消息,”刚才一起说出同一句话的感觉,让沈宴眉梢轻扬了一些,他一边说着一边打量了一下乔晚,“照片上和你本人不太像。”

    报道中的那个女孩子一脸憔悴柔弱,仿佛谁都可以把她欺负哭,让人不由得怜惜。

    可现在坐在他面前长椅上的女孩儿,一双眼明媚的比阳光还要耀眼,仿佛那些伤害都被她藏了起来,看不见半点儿脆弱。

    沈宴觉得这样极好。

    她就该是这样明朗的笑着的。

    乔晚听他这么一说,心里有些黯然。

    他果然不记得副本世界里的事情。

    但她很快又恢复过来。不论如何,能够再次相遇已经很好了。

    沈宴说完后,停顿了一两秒,又才接着道:“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唔,”乔晚坐在椅子上,微微仰着头看着沈宴,“或许我是从梦里知道的?”

    “梦是一种意象语言,梦中形成的一切来自于人已有的认知和记忆。也就是说,梦境中所出现的所有元素都是基于记忆基础的。”沈宴的表情看上去十分严肃,就差没有一手拿着教鞭一手拿着粉笔给她上一课了,“所以,你的说法是……”

    “要去喝杯冷饮吗?”乔晚突然打断了他的话,“天气太热了,一起去甜品店喝杯冷饮解解渴怎么样?”

    “所以,你的说法是没有依据的。”沈宴倔强地说完了被打断的上句话,又继续道,“冷饮解渴是一种很常见的误导。相关研究表明,温饮能降低皮肤温度1到2摄氏度,冷饮只能使口腔周围变冷。”

    他看上去很不赞同,语速快得几乎让人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像是怕再被乔晚打断似的,一股脑地把要说的东西倒了出来:

    “这种情况下大量喝冷饮,只会越喝越渴,引起反射性的出汗,导致体内失水严重。不如喝温开水更能解渴,对身体也有好处。”

    乔晚已经有段时间没被他这么科普过了,也不觉得生气,笑眯眯地等他说完了,才问道:“所以,你不去了?”

    沈宴刚刚还滔滔不绝的架势瞬间崩塌。

    他故作镇定地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尽量语气自然地说道:“这个时间点应该吃午饭了,喝冷饮不如去吃饭,你觉得怎么样?”

    仿佛想到了什么,他面上看去一派从容地补充道:“这附近有一家饭店的小龙虾做得不错,我带你去试试?”

    这个样子,好像他并不是几分钟之前才刚从其他学生那儿不小心听到这家店的存在,也并没有顺便吓得人家不敢喝酒逃课。

    乔晚本来以为,按照沈宴的性子,只会硬邦邦地拒绝她的邀请。

    她甚至已经开始在心里计划该用什么样的借口引他上钩了。

    谁知,沈宴居然主动开口邀请她吃饭了!

    这可不像是他会对一个从报纸上看到过的人应有的态度。不,应该说这根本不是他能做出的事情,不管是对熟人还是陌生人,更别说是女孩子了。

    要么沈宴和她之间还有什么其他她目前还不知道的关联,要么……那两个副本世界对他也不是全然没有影响的。

    乔晚安静地看了他几眼,在沈宴以为她会拒绝的时候,突然笑了:“好啊,就去那儿吧。”

    她刚一点头,面前就出现了一只手掌。

    乔晚笑了一下,将手搭了上去,借着这股力道站了起来。

    沈宴十分自然地收回了手。

    他面色沉静,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心里却完全静不下来了。

    这么热的天气,他居然主动握住了另一个人的手,却并不想甩开,分开的时候还有些不舍?

    沈宴的脚步又快了一些。

    一定是太阳太大,晒得他头晕出现了什么幻觉。

    但刚走出几步,他又不由得放慢了脚步,等着乔晚走到身边与他并肩而行。

    两人的背影一高一矮,看上去分外和谐,怎么瞧也不像是第一次认识的人,有一种旁人无法插足的氛围。

    比沈宴后走出小花园的那十几个高中生就这么站在原地看着这一幕没有动。

    乔晚之前坐着的位置,是从小花园出来后必经的路段。

    所以,当这些学生走出来时,看到沈宴停在那儿,便忍不住停下了脚步,根本不敢上前。没想到却看到了这么一幕场景。

    那个和他们用为考生的女孩子和这人好像关系匪浅?

    “不会是有什么内幕吧?”有人忍不住嘀咕,“我说她怎么之前一直不紧张呢,原来早就确定了名额了。”

    向兴帆面试得比较晚,这会儿也在这群人中。

    听到这话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但他的性子向来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很少去管闲事,所以并没有第一时间开口说些什么。

    这个人的质疑顿时引起了某些人的同感。

    本来面试之后就忐忑不已,总担心自己会不会有哪个问题没有回答圆满,从而影响了最后的结果。

    现在突然看到这么一幕,又有人冒头说了出来,他们就更觉得有道理了。仿佛这样一来,就算他们之后得到面试失败的结果,也和他们的表现无关,而是被人走后门抢了名额。

    “我也发现了,之前我们都去问赵学长的时候,就她坐在那儿发呆。”

    “我看刚才那两个学长都很怕那个人,说不定是一个有什么背景的学生。那个女生肯定是抱大腿了呗!人家哪用得着和我们这些平民百姓一起担心啊。”

    但不是每个人都这么想的。

    之前在乔晚后面进去面试的那个女生小声说道:“我觉得她人挺好的,而且面试表现得应该也不错,我在她后面进去,还不小心听到里面的老师在夸她……”

    “你懂什么啊!”另一个女生直接打断,“像这种攀上关系走后门的,肯定是提前跟那些面试官打了招呼的!就算不是这样,那也是提前知道了具体的面试问题,和我们这种随机抽取的不同。提前有标准答案准备,和我们临场发挥能一样吗?”

    为乔晚说话的那个女生总觉得乔晚不像是这种人,但又说不出什么理由,只能沉默地转到了一边。

    道不同不相为谋。

    她迈开脚步打算自己回家,离这些人远一点儿了。

    正在这时候,向兴帆突然开了口:“我和她是同班同学,我怎么不知道她还有这些准备?乔晚是这学期刚从高一跳级到高三的学生,一来就连续几次大考占据年级第一的名次,还有过好几次国际比赛的奖章,初审时是直接被划分到优秀,免去笔试直接进入复试的。”

    向兴帆镜片后的一双眼睛看上去和平时没什么两样,说话的语气却多了几分冲劲儿:“你们很多人根本就比不过她,有什么资格在背后说人家的闲话。我看你们是在提前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吧?”

    他冷哼了一声,比之前那个女生更快地迈开步子离开了。

    想起乔晚之前说过的话,向兴帆觉得,刚才那人说不定就是乔晚来a大的理由。

    他本来以为对方会是和他们一样的高三生,没想到已经在a大了。

    不过,那人看上去的确不同寻常,和乔晚站在一起十分般配。

    向兴帆对乔晚没有其他意思,却是视她为竞争对手的。

    这些人侮辱乔晚的实力,不就是在侮辱他的实力吗?所以,他还是忍耐不住把那些话说了出来。

    他一走,刚才为乔晚说话的那个女生也急匆匆地走了,顺带着还有几个保持中立的学生也迅速散开。

    原地就只剩下几个刚才说酸话的人。

    这几人面色有些不自在。

    到底还是些高中生,心肠并不算坏,这会儿被揭穿了事实,还能感到羞愧不安。

    互相看了一眼,也没了继续说笑的心思,匆匆道别离开了a大。

    至于乔晚和沈宴的关系,也没有人再去探究了。

    沈宴和乔晚并不知道后面还发生了这么一件小事儿。

    沈宴其实没去那家店吃过饭,只是想起了赵文宇和那个男生说过的话,觉得用小龙虾邀约更容易让乔晚答应,这才说出了口。

    但a大对面的这条街并不算长,走到街尾一看,很容易就发现了那家店。

    刚一走到门口,沈宴就有些后悔了。

    这店里人太多了!

    他最讨厌的就是大热的天里和一群人挤在一起,黏腻的皮肤,刺鼻的异味,还有可能甩过来的汗珠……

    一想到这些,沈宴就觉得自己有些呼吸困难。

    店里的桌面看上去倒是收拾得整洁干净,可因为店面不算大,客人却太多,所有的桌椅都拥挤地塞到一起。

    别说是什么美感了,能多塞下一条腿就算老板输!

    尽管如此,来这儿吃饭的人还不少,而且大多是年轻的大小伙子。一个个甩开了膀子吃着红彤彤的小龙虾,还吆喝着碰杯喝上几口冰啤,有的连上衣都干脆扒了甩到肩头。

    小龙虾那种特有的香辣气息已经从店里飘了出来,诱得有几个路过的行人都往里面多看了几眼。

    沈宴的脚底却像是被胶水黏在了原地,完全不想往前走。

    他面色难看地往里面瞧了又瞧,挣扎了几秒钟,才艰难地说道:“就是这儿了,我们进去吧。”

    乔晚快要被他的表现给逗乐了。

    之前见他不嫌弃地伸手拉她,乔晚还以为现实世界的沈宴这个时候洁癖不算严重呢。

    这会儿看来,刚才应该只是一个例外。

    而且,是针对她的例外。

    乔晚的心情更加愉快了,也不打算折腾沈宴,直接说道:“这里人太多了,汗液里的酸碱成分堆积会腐蚀皮肤、破坏组织细胞,导致皮肤老化。在高温天气的推动下,更会利于微生物在体表大量繁殖。为了我的皮肤着想,我们换一家店怎么样?”

    她说的,分明就是在第一个副本世界中沈宴曾对她说过的话。

    那还是为了让她擦一擦被吉姆·史密斯行过贴面礼的脸。

    沈宴听到这一串说辞,难得露出了一个诧异的表情,多看了乔晚几眼。

    他总觉得这种说话的风格有些熟悉?

    乔晚紧接着就见识到了沈宴的变脸技能,从诧异到疑惑,再到“你很有见识”的赞赏,真是转换的无比自然。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换一家店吧。”他若无其事地说道,仿佛刚才站在店门口,浑身都充斥着一种“我不要进去”的怨念的人不是他似的。

    ------题外话------

    ps:发了订阅红包,订阅了的小可爱记得要去抢红包呀o(n_n)o

    恭喜飞飞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秀才\(≧▽≦)/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