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3 急救(首订3)
    临时决定换地点,乔晚很快就有了主意:“我知道一家店还不错,离学校也不远,要不就去那儿?”

    沈宴觉得,以乔晚刚才的说法,她看中的地方,还是可以冒险试一试的。

    他正要点头,突然想起来之前为什么会觉得乔晚说的那番话很熟悉了,这就像是他经常会说的内容吗?

    沈宴看了看乔晚,不知道她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

    如果是无意,说明他们俩的确有缘分;如果是有意……

    她这算是在调戏他吧?

    沈宴忽然之间就觉得太阳好像比之前还要毒辣一些了,脸上竟然有些发热。

    “嗯?”乔晚见他没回答,转过头来看了一眼,伸手在他的胳膊上轻轻戳了一下,“你觉得怎么样?”

    沈宴感觉到胳膊上那一点儿轻得像是蜻蜓点水一样的力道,整个胳膊却仿佛被人点了穴道,整个儿都麻麻的,而且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还在朝着心口蔓延。

    他有些慌乱地抬手在心口处拍了拍,随口说道:“好,就听你的。”

    沈宴各种奇怪的小动作挺多,乔晚根本就没在意这有什么不对的,直接走在前面带路了。

    沈宴一只手奇怪地捂着心口的位置,一只手摸着额头测试自己的温度。

    这种感觉,熟悉而陌生,仿佛在什么时候发生过……是梦里吗?

    一想到乔晚刚才的说法,还有他的质疑,沈宴又把这不靠谱的猜测丢到了一边。

    他一双眼紧紧地盯着乔晚的后脑勺,老老实实跟在她后面往前走,根本没有在意去的方向是哪里。

    他们两人离开这里之后,不远处的冷饮店里才钻出了两个人,正是赵文宇和他的那个同学。

    他们俩等到最后一个同学面试出来,就飞快地跑到这边吃小龙虾来了。

    谁知还没来得及过去,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沈宴和乔晚,立马一个闪躲技能就钻进了旁边的冷饮店。

    “刚才那个,真的是他?”赵文宇呆呆地看着那两人消失的方向,语气听上去还有些恍惚。

    “你又不是没看到他对着这店门口那嫌弃的眼神,除了他还能有谁?”另一个男生肯定地说道,“也没听说他有什么孪生兄弟啊。”

    “居然还会约女孩子出来吃饭,而且这么听话地就跟在人家身后走了,”赵文宇有一种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感觉,一掌拍向额头,“不行,我可能是中暑了……”

    “那你慢慢在外头晕着,我先进去吃小龙虾,待会儿就该没座位了!”另一个男生从早上到现在一直没吃饭,早就饿得咕咕叫了,闻到食物的味道哪还有心思管其他?

    “等等我,敢跟我抢,今天回去看我不削了你!”

    赵文宇大叫一声连忙追进店去。

    乔晚此时已经带着沈宴拐过了几条街,到了另一个地方。

    这边的装修显然比校门口那边的小吃一条街精致得多,连带着消费水平也提升了不少,学生自然没有刚才那么多。

    一走过来,沈宴面上的神情就放松了不少。

    但越是往前走,他越是觉得熟悉。

    这地方……

    他怎么像是经常来过?

    等到两人停在那家店门口的时候,沈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乔家大小姐怎么连吃饭的地方都跟他差不多。

    这家店,还是沈宴到了这边以后,静心对比过好几家数据才确定下来的。

    只是上次这老板的做法让沈宴觉得还有改进的空间,加上他住的地方基本上已经安置妥当,从味道和卫生方面考虑,他都情愿在家自己做饭,所以已经快几个月没来这儿了。

    坐在店门口收银台的老板却更快发现了他们俩,顿时睁大眼睛看了过来:“咦,这不是那谁?你可好长时间没过来吃饭了。嘿嘿,还有你啊小姑娘,你还真把……咳咳!”

    说到一半,这老板才突然想起自己不该把人家小姑娘的心思给敞开来说,连忙把后半截话吞了回去,对着乔晚挤眉弄眼做了个“你知我知”的表情。

    乔晚被这热情的大叔逗得忍俊不禁,也朝着他眨了一下眼睛。

    她这动作才刚做完,就发现眼前一暗,竟是沈宴挪了个位置,正好站在她面前,挡在了她和那老板之间,隔开了他们的视线交流。

    “可以点菜了吗?”做出这番动作的沈宴完全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理直气壮地开口转移了老板的注意力。

    见老板果然忘记了之前的事儿,在收银台那儿念起菜单,乔晚暗自发笑。不知怎的,她又想起了那个会因为段文浩吃味,而对着她一脸认真地说他更好看的沈爷。

    这个人,不管是在哪个世界,变成了什么身份,什么年龄,都让她忍不住觉得心生欢喜。

    乔晚也不打算挤过去,就这么站在沈宴身边,等着他点完了菜,然后一起找了张空桌子坐下。

    刚一坐下,两人就用热水烫了一遍碗筷消毒,然后不约而同地将干净的餐具递到了对方的面前,还特意将筷子头抵在桌面上轻敲了一下对齐。

    这动作一出,两人俱是一愣。

    沈宴坐直了身体,眼睛看着桌上的木纹,仿佛能看出一朵花儿来。

    乔晚却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两个人在一起待久了,慢慢地就会发生一些同化。比如说她,如今已经完全学会了沈宴的某些小习惯。

    沈宴放在桌下的手却已经握在了一起。

    乔晚……

    乔晚……

    乔晚……

    他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一遍又一遍,总觉得熟悉到像是刻在了心头。

    那次在报纸上看到她的照片时,就已经觉得莫名心悸,恨不得立刻找到她。如今见了本人,更是疯魔了一般,总觉得这女孩子的每一个小动作,每一句话,每一个神态,都是他魂牵梦萦之处。

    这么看着她坐在对面,他竟然想坐到她身边,给她一个亲密的拥抱,甚至是吻过她的发顶,然后……

    沈宴倒了一大杯温水,一口灌了进去,借着这样的动作缓解他几乎克制不住的冲动。

    疯了!

    他一定是疯了!

    竟然对着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孩子起了这样不要脸的念头,甚至还觉得怀念?

    就在沈宴快要维持不住他的表情时,店家终于上菜了。

    几乎是不假思索,沈宴就已经把其中几盘子菜放到了乔晚面前。等到菜上齐了以后,他才突然记起来——之前点菜的时候他好像忘了问乔晚要吃什么。

    可这会儿桌上除了一两道是他来这家店惯常会点的,其他都是他平时很少吃的。

    而那几道菜,被他理所当然地放到了乔晚面前。

    乔晚看了看眼前的这几道菜,心头一暖。

    不管沈宴还记不记得副本世界里的经历,他都没有完全忘记有关她的事情。哪怕是记忆已经抹去,身体的反应却还存在。这些菜,都是她在沈公馆住着的那段时间最喜欢吃的。

    每一盘菜的分量都不算多,用漂亮的白瓷盘子装着,还特意做了精致的摆盘,颜色香气都恰到好处。

    吃饭的时候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很快就将一桌子菜都消灭干净了。

    正当他们打算结账离开的时候,老板却端了一个木质托盘过来放在他们的桌上。

    盘子里是两个漂亮的心形小碗,碗里装着细细的冰沙,上边撒着一层颗粒饱满的蜜红豆,在这逐渐热起来的天,一看就让人觉得浑身舒畅。

    “送你们的小甜品,”老板对着他们笑了笑,“恭喜你们啦!”

    说着,他还对着沈宴道:“这小姑娘人挺好的,要把握住啊,别跟人家闹小脾气。”

    在老板看来,乔晚脾气温和,貌美有钱,绝对是白富美中的白富美了。

    沈宴长得虽然好看,可这脾气实在古怪。被这么个女孩子看中,那可真是天上掉下来的福气。

    他就差没有让沈宴好好抱住未来老婆的大腿,千万别让人给跑了。

    沈宴和乔晚本都该在这时候开口说清楚他们的关系,可这两个今天才第一次见面的年轻男女,却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默认,谢过了老板的好意,便接过了这份饭后甜点。

    对这类甜点其实不算太感兴趣的沈宴,这一次难得没有科普饭后吃这种冰凉的点心有什么危害,而是认真地品尝起来。

    吃几口就会偷偷看一眼乔晚,瞧见她吃到美味时舒展开的眉眼,表情也就跟着愉悦了起来。

    就连吃到嘴里的蜜红豆,好像也更甜美了。

    乔晚其实也在观察着沈宴。

    注意到他的变化,她嘴角上扬的弧度更深,心里快活地想要唱起歌来。

    一份赠送的免费饭后甜点,硬是让两人吃出了一种山珍海味的感觉。这和店家的手艺关系不大,而是因为坐在同一张桌子前的那个人。

    走出店门以后,老板还悄悄对着乔晚挥了一下手,挤着眼睛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能把沈宴这种怪脾气的小伙子拿下,这小姑娘也是真的6。

    沈宴就跟背后长了眼睛似的,不等乔晚回应,就一把拉过了她的手腕,将人藏到了自己身边,大踏步地朝着街道另一头走去。

    等到看不见这家店了,他才对着乔晚很是认真地说道:“这家店其他的都不错,但老板不怎么好。做事没有原则,还勾三搭四。他老婆还在后厨,就敢这么招惹你。下次你实在想过来吃饭,一定要找我陪你一起。”

    所以,重点是离那个老板远一点,还是要再约他吃饭?

    不对!人家老板根本就没问题好吗!

    乔晚哭笑不得。

    做事没有原则这事儿,上次老板就跟她说过了。明明就是沈宴这家伙无理取闹。

    至于“招惹”她……

    那分明就是因为她上次过来打听沈宴的事情,说好了下次会带着沈宴一起过来。今天一来,老板就以为她真的把人给追到了,所以跟她这个小辈逗趣儿呢!

    可让她解释吧,又无从说起。

    如果要提到上次的事情,那就得说起她为什么会无缘无故问起沈宴这么一个“陌生人”。

    乔晚只能无奈地选择放弃了:“好,我知道了。”

    她话音刚落,就听到不远处的人群中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像是有人发病倒了下去,周围瞬间就围了一群人。

    “好像有人出事了!”

    乔晚对着沈宴说了一声,便往那边跑去。

    她虽然不是什么圣人,但也不至于见死不救。关于急救知识她还是熟悉的,这会儿既然路过,当然要去看看能不能帮得上忙。

    沈宴跟在后面,看了看那群围在一起的路人,虽然不太喜欢这种闷热的感觉,但也没有什么反感抵抗的意思。

    他看着疏离冷漠,实际上对生命也很尊重,并不是那种冷血的人。

    乔晚动作很快,这会儿已经挤到了前面。

    当看清地面上躺着的人是谁的时候,她惊讶地差点儿叫出了那个名字,同时庆幸自己刚才没有选择视而不见,而是站了出来。

    见地上那人捂着心口一脸痛苦的样子,乔晚心里更是一咯噔。

    她立刻对着周围的人说道:“都散开一些,留出点空间!”

    正巧看见沈宴过来了,乔晚一边帮那人解开脖子上扣得过紧的领口,一边对着沈宴说道:“快打120,这里有人心脏病病发了!”

    沈宴并不质疑,直接点头拿出了手机开始拨号。

    乔晚此时已经开始低头检查起了那人的状况。

    他看上去肤色泛着些不正常的灰白,嘴唇发绀,面上全是汗迹,衣服都湿了一层。双眼紧紧的闭着,额头紧蹙,看上去十分痛苦的样子。

    好在他的脉搏和呼吸并未停止,暂时还不用做心肺复苏。甚至还没有完全失去神智,感觉到乔晚在帮他小心地调整到一个合适的姿势,还艰难地说了一声谢,却只发出了一小点儿轻轻地气音,不注意都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他的手指轻颤着抖了抖,也不懂在干什么。

    乔晚却试探着在他的衣服一侧一摸,果真摸到了一个小口袋,里面装着一个药瓶。

    她心里的疑惑越来越深,却来不及去深究,连忙拿出瓶子倒出药帮着他服下。

    这边的公共设施很齐全,学校公园医院警察局都很集中,就这么一会儿工夫,救护车就已经一路呼啸着赶了过来。

    见人群远远地围着,并没有太过靠拢,急救人员松了口气,赶紧带着支架往里面冲去。

    大概检查了一下病人的状况,这才对着乔晚点了点头:“做得很好!”

    接着迅速抬着那个病人上了救护车,关上门便朝着医院赶去了。

    周围的人见事情解决,没什么需要帮忙的,也没有热闹可看,很快就散开来。

    原地就只剩下沈宴和乔晚两人。

    乔晚还站在那儿没动。

    吉姆·史密斯!

    刚才那人竟然是吉姆·史密斯!

    那个在第一个副本中对她满口称赞,在第二个副本中给予了她诸多帮助的吉姆·史密斯!

    不只是容貌,就连心绞痛这个毛病,还有放药瓶的位置都一模一样。

    那时候,史密斯还跟他们开玩笑,说将来他退休的话,一定不是因为钱挣够了,而是因为心脏受不了这股市的刺激了。

    这是除了沈宴、还有第一个副本世界中的父母以外,乔晚第一次在现实世界中见到其他出现在副本世界里的人物!

    他记得副本世界里的事情吗?如果记得,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如果不记得,那他会像沈宴一样对她觉得十分熟悉吗?

    既然有吉姆·史密斯出现,那么之后还会不会有其他副本世界的人物出现?那些副本中的人,究竟是虚构的,还是从现实世界中提取的数据?

    可第一个副本中的父母如果是根据她记忆中的双亲构建出来的,那么史密斯呢?

    她之前根本就不认识这么一个人!

    乔晚的脑海中乱成一片,完全没有了之前轻松欢乐的心情了。

    “你还好吗?”沈宴见她情况不对,伸手在乔晚肩上拍了拍,“如果担心的话,我们可以去医院看看。”

    必须去看看。

    刚才的急救没出什么错,史密斯的生命安全不用担心。但是,对方到底对副本世界有没有印象,乔晚却不是那么肯定。

    她觉得自己有必要过去确认一下。

    但是,怎么去呢?

    大概是看出了她的疑虑,沈宴直接说道:“能这么快赶过来,刚才的救护车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可能是a市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就在这附近。急救科和心内科都有固定楼层,只要过去排查今天入院的就能找出来了。”

    片刻的功夫,沈宴就连地形图都已经搜索出来了。

    乔晚松了口气,一下子凑过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谢谢你,沈宴,有你在真是太好了!”

    沈宴刚刚还淡定自如的表情顿时僵住了,整个人跟变成了木头似的一动不动,脖子后面都悄悄泛起了红色。

    他顿了顿,这才干巴巴地说道:“没……没什么,这其实很简单的。”

    被他这么一打岔,乔晚倒是意外地平静了下来。

    就算要娶确认,也得等到史密斯情况稳定下来。所以,她也不用急在这一时。

    “我会找时间让人去看看的,”乔晚刚才还一脸凝重的表情慢慢消失,重新放松了起来,“现在呢,你有什么安排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