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4 盖亚实验室(首订4)
    “我……”沈宴沉吟了片刻,给出了一个回答,“能请你到我家去一趟吗?”

    “啊?”在她不知道的时候,沈宴到底发生了什么?第一次在现实见面,又是请她吃饭,又是请她去他家。如果不是知道沈宴是什么样的人,她都要怀疑这家伙到底是何居心了。

    沈宴显然也发现了自己的说法有些不太合适,连忙补充了一句:“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说一下,外面说这些不太安全。”

    他看上去不太像是开玩笑,眼里那种乔晚在前世见过的那种冰冷冷的痛感又浮现了出来。

    她莫名地心头一慌,好像接触到了什么从前不知道的事情。

    “好,我们走吧。”

    乔晚直截了当地说道。

    沈宴本以为还要再说几句的,没想到乔晚这么爽快地就同意了,像是对他完全信任。

    想到之后要说的那些事情,他不由得有些犹豫。

    或许,应该瞒着她比较好?

    但想到乔晚刚才疏散人群救人时冷静从容的表现,还有今天见到她时不同于报纸上刊登照片的那种自信明朗,又让沈宴定下心来。

    还是告诉她更好。

    多一个帮手,这件事会更容易。而且,那些人既然能够做出那样的计划,甚至已经找到了他,难免不会对乔晚也下手。让她提前做好准备,总比不知不觉着了敌人的道要好。

    沈宴不再纠结,带着乔晚往自己的校内公寓走去。

    乔晚本以为沈宴是要带她去沈家的。那地方前一世沈宴就提起过,第一个副本世界的时候她还亲自去过。但看他走的方向,又估计沈宴现在是住在a大的男生宿舍。

    虽然a大的住宿条件已经很好了,还有四人间、六人间、八人间的区别。

    但男生宿舍是个什么样子,乔晚前一世跟着学生会去检查的时候早就体会过了。那还是检查的时候,平时不检查时更是没处下脚。

    事实上,乔晚很难想像沈宴跟那些大大咧咧的男生住在同一屋檐下的样子。

    该不会冷着一张脸,拎着室友的耳朵,硬逼着他们打扫卫生吧?

    却没想到,沈宴带着她在校内的路口一转,走向了教师公寓这边。

    看来,沈宴的特殊待遇到了哪儿都是一样的。学校里为了招来他,居然还专门给他在教师公寓配了一间单人宿舍?

    乔晚也就在心里这么想了想,便随意放到了一边。

    上了几层楼后,沈宴带着她走到门前,正将钥匙插进去准备扭动,却动作一停,转过身来看向了乔晚:“以后不要随便答应跟第一次见面的陌生男人去他家,不安全。”

    他顿了顿,又道:“陌生女人也不可以。”

    说完以后,沈宴这才开了门,邀请乔晚进去了。

    乔晚总觉得这话他估计已经憋了一路,就怕在路上说了她会反悔不来吧?

    第一个副本世界中,沈家有保姆打扫;第二个副本世界,沈公馆更是有许多佣人各司其职。

    如今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寓所,全靠沈宴自己整理,房里还是干净整齐,连一点儿灰尘的痕迹都看不见。

    换上比自己的脚大了一圈儿的拖鞋,乔晚随意走进屋里,朝着四周打量了两眼。

    这里的布置风格和沈家没有太大的区别,都是那种硬邦邦的性冷淡风。色彩简单到了极致,一眼就能看清楚大概的布置。

    但从细节处就能看得出沈宴的个人习惯。

    沙发脚都是严格地根据瓷砖缝隙排列摆放的,没有一点儿歪曲。

    电视机直直地放在电视柜的正中央,左右两边各有一个花瓶,里面插着装饰性的假花。那些花的纸条长短、颜色,还有花朵的数量,以及枝头的朝向都是标准的对称方式,看上去简直是强迫症的福音。

    “你先坐,”沈宴接了一杯水放到茶几上,让乔晚坐着休息,“我去拿点儿东西出来,就跟你细谈。”

    乔晚点了点头,在位置上坐下。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沈宴就从书房那边走过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叠文件。

    他坐下后第一句话就是:“乔晚,你了解你的父母吗?”

    乔晚一愣。

    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突然谈到她的父母?

    她的手指在杯子的外壁上轻轻点了点,说道:“为什么这么问?”

    沈宴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那我换一个问题,你了解你们家的公司吗?”

    见她有些不安,沈宴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放心。你的父母都是很好的人,他们很优秀,很厉害,你不要想太多了。”

    听他这么一说,乔晚果然安心了不少。

    沈宴这人虽然有时候说话太过直接,但他很少会说假话,一般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既然不是针对她的父母,那就好办了。

    乔晚点了点头:“不瞒你说,乔家的产业现在就是我在负责,前段时间我刚把公司里的情况摸透,还算是了解的。”

    “乔氏旗下有很多分支,但最出名的还是制药,而那些药方,都是乔氏单独投资的实验室研制出来的,对吗?”沈宴继续说道。

    “没错,是这样。”

    乔氏每年花在制药科研上的投资可是财务上的大头。

    但他们每年的收入,也全靠了这些实验室的成果。

    乔文立和易桐本身不仅是出色的商人,在这方面也是专业出身,很明白人才和技术对于乔氏长期发展的重要性。所以每年都会网罗不少新鲜血液加入他们的实验室,给出的待遇甚至比市场上的平均值还要高出几成。

    而且实验室的设备和环境不仅是在国内,就算是在国际上也首屈一指。

    正因为如此,不少这方面的人才不用特意招揽,都愿意上门自荐。

    乔氏能发展至今,乔文立夫妻俩当初在这方面的决策可谓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你能够说得出乔氏旗下的每一个实验室的名字和所在地,还有负责人吗?”沈宴说完后,紧接着说道,“你不用真的说出来,只要告诉我能还是不能,一共有多少个就够了。”

    这些实验室是乔氏发展的根基,乔晚怎么可能不知道?

    在接触到乔氏资料的第一时间,她就将这些记得牢牢的了。拜她如今已经升级到顶级的记忆力所赐,现在就算是想忘都忘不了。

    “当然能记得,”乔晚毫不犹豫地说出来,“一共是九个实验室,分别是……”

    她一口气说出了九个实验室的名字,并未顾忌沈宴的存在。

    说完以后,才疑惑地看向了沈宴。

    先是问她的父母和乔氏,然后又问道实验室,这究竟是要干什么?

    沈宴眼里几乎看不到太多的光,黑沉沉的像是压着块乌云,他沉声道:“不对,一共有十个实验室。还有一个,叫gaia。”

    gaia,盖亚,希腊神话中的大地女神,神母,是五大创世神之一,被称为是众神之母。

    乔晚仔细回忆了一下,十分肯定地说到:“不可能。公司里每年给那些实验室的投资都是记录在册的,我前不久刚理清过账务,并没有什么不明款项的漏洞。这个实验室我听都没听过,怎么可能存在乔氏旗下?”

    “这就是问题所在,”沈宴捏紧了手里的那几页纸,看得出他此时心情并不平静,“我也不知道它的具体地点,它究竟有过哪些研究项目。但是,我很肯定它是存在的。因为……”

    他抬起头,看向了乔晚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我的父母就是它的负责人。”

    乔晚的手轻轻抖了抖,连带着杯子里的水面也起了波澜。

    她记得,沈宴的父母已经死了。

    这还是前一世她偶然知道的。

    现在突然得知沈宴的父母居然是盖亚实验室的负责人,而那个实验室还很有可能是乔氏旗下的,乔晚突然平静不下来了。

    这其中有什么联系?

    前一世,她直到死也不知道这个实验室的存在。那时候沈宴知道吗?为什么他那时没有告诉她呢?

    正在她心神动荡的时候,沈宴却抛出了另一个更惊人的消息:“你父母的死,有极大的可能性也和这个实验室有关。”

    “砰!”

    乔晚的手彻底没了力气,拿着的杯子猛地掉在地上摔碎了。

    里面的水把她的裙子都染湿了大半,贴在腿上并不舒服,但她完全没有在意。掉下去杯子碎片甚至划到了她的脚背,她也傻傻地没有反应。

    乔晚的心神全都被这个消息占据了。

    她父母的死,和这个神秘的盖亚实验室有关系?

    沈宴叹了口气,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起身去卫生间拿了东西出来,蹲在她身前将地面上的玻璃片清理干净,又把水擦干,免得待会儿将她滑倒。

    收拾完后,见乔晚还是一动不动,震撼到失去言语的模样,他犹豫了一下,转身去房间取了一件棉质的短袖。

    房间里开了空调,乔晚这样湿着裙子恐怕不太妥当。

    他轻轻叫了一声乔晚的名字,却没有得到回应。

    沈宴看了一下她的裙摆湿透了的位置,还是小心地帮她掀开了一些,将那件棉质短袖垫在了她的裙摆下,免得湿布接触到她的身体。

    那一晃而过的白皙漂亮的腿部肌肤,让沈宴很不自在地偏过了头,飞快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做完了这些,他才咳了两声,将原本放到一边的文件往乔晚的方向推了推:“这是我从爸妈的电脑里查到的一点儿关于这个盖亚实验室的信息。实在是太少了,所以一直确定不了它的位置,但可以肯定它是存在的。”

    “还有,”沈宴调出了一个登机名单,“当天飞机出事,我父母和你父母是在同一架飞机上,我让人帮忙,查到了当天这家私人飞机的名单。”

    乔晚这才有了动静。

    她脸上并未出现什么歇斯底里的表情,也没有红着眼睛落泪,只微微颤抖的手指表现出了她此刻心里的不平静。

    那几页资料很薄,以乔晚现在的记忆力,很快就记了下来。

    上面是盖亚实验室和沈宴的父母签下的协议,好像是这对夫妻带来了一个什么项目,主动要求组建的实验室。

    实验室给予相关的人力物力财力支持,帮助他们完成项目研究。而最后的研究成果,优先由乔氏使用。在没得到实验室投资者的同意下,所有研究资料不得向外传播。

    最后签名的,除了沈宴的父母以外,另外两个名字乔晚再熟悉不过——乔文立、易桐。

    具体是什么项目,这份文件上却没有明说,应该还有一份单独的附件说明。这只是其中关于双方责任和利益的划分而已。

    那份登机名单,乔晚一扫而过。

    果然,又见到了文件上的四个名字。

    除此以外,还有一些名字她也很熟悉,是以前她从父母嘴里听说过的一些机组员工。

    乔家人有事要乘私人飞机出行的时候,就会有这些人的身影。

    其中有几个,乔晚甚至还与他们见过面。

    除了这些以外,沈宴又拿出了一个木制的匣子。

    他用密码打开了外面的锁,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那是一个类似于注射器一样的容器,针头却没有安装,单独放在匣子里。

    而且,一共有几种不同粗细、不同形状的针头,整齐地排列在里面。

    容器上有一个十分醒目的标志——gaia。在这个单词的旁边,是一个让乔晚熟悉到闭着眼睛都能画出来的logo,那是属于乔氏的。

    难怪沈宴会这么肯定,盖亚实验室是乔氏旗下的第十个实验室。

    不只是那份文件上的名字,还有这个注射器上的标志,以及那份登机名单上的机组人员。

    连熟悉乔氏的乔晚,都无法否认,觉得这些都只是巧合而已。

    “需要我帮什么忙吗?”乔晚知道,这些就是沈宴查到的全部了。否则,以他的性格,这会儿应该会继续往下说的。

    她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沙哑,应该是心里的那股情绪憋得难受了。这比单纯的哭出来还让人心疼。

    沈宴看了看她,双手在身侧紧握了一下,还是顺从自己的内心坐了过去:“不要伤心,还有我在。”

    他的一只手环住乔晚,在她的背上轻轻地拍了拍,另一只手小心地按在她的后脑勺上,让她温柔地靠在自己的颈边,像是安抚一只手上的小兽似的。

    乔晚眨了一下眼。

    她的睫毛划过了沈宴的脖子,但他此时却完全没有半点儿旖旎的心思。

    因为,下一刻他就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触感慢慢地渗透了他的衣服。

    若是平时谁敢将眼泪弄在他的衣服上,沈宴一定会脸色巨变,直接去浴室洗澡换衣服,否则浑身就跟有了很多只毛毛虫在爬来爬去一样难受。

    但他此时却没有这种排斥的心理。

    仿佛怀里的这个人做什么他都是能够接受的。

    他放轻了动作,轻轻地,一下又一下地拍拍她的背,并不觉得被泪水沾湿的那块儿衣服有什么可嫌弃的。

    乔晚却比他预料更快地收拾好了心情。

    她到底已经不算是当初那个受不得打击的孩子了。

    经历了太多,她远比当初的那个自己坚强。

    “我没事了,沈宴,”乔晚坐直了身体,用手背抹了抹脸上的泪,眼角还有些红,“说吧,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别拒绝我的帮忙,这不仅仅是你的事情而已。”

    她本就是要为父母,为前一世的乔熙报仇的。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条线索,怎么可能放弃?

    沈宴伸出手指在她眼角一拂,带走了残留的一滴泪。

    温温凉凉,却又一路灼热到了心底。

    “放心,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不会防着你这个乔氏的掌舵人不问的,”沈宴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复,“就算今天没有遇到你,我也会找机会试探一下你知不知道这个实验室的存在。”

    但现在乔晚明显也不知道,他们接下来的头绪就再次断了。

    沈宴却并不着急,他知道那些人总是会露出马脚的,因为……

    “有人来接触我,”沈宴面上浮现了一抹讥笑,“他们以为我只是一个刚从国外回来给父母办丧事的学生,没想到我会知道这些。大概还有其他打算,一直没有跟我明说。乔晚,你要小心。如果我们的父母都因为这个实验室而死,他们找到了我,也迟早会找到你。”

    两家人唯一的关联就是这个实验室。

    还正巧死在了一起。

    沈宴只能想到这么一个可能。

    如今,所有的疑点就在那个不知道具体位置的实验室了。

    他告诉乔晚所有的真相,一方面是想看看能不能从她这里知道更多有关的讯息,另一方面当然就是为了乔晚的安全着想。

    沈宴虽不是那种冷心冷肺的混蛋,可也不至于为了一个陌生人的安危牵挂,甚至暴露出这样的秘密。

    一切都是因为那种莫名的熟悉感。

    就像乔晚表现出来的那种对他全然的信任一样,他对乔晚又何尝不是同样的信任呢?

    乔晚听到这话明显一愣。

    不,他们不是迟早会找到她,而是已经找到她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