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5 那个人是你(首订5)
    乔晚眼前仿佛有什么东西突然被揭开,一切都显得清晰了起来。

    前一世乔明芬一家人想方设法对他们姐弟俩出手,就是为了夺走乔氏。但他们一家除了赌博就是毒瘾,哪有什么管理公司的经验?要这么大的公司,其实也就是为了分红。

    最后乔氏落在了什么人手里?

    答案不言而喻。

    如果说是为了盖亚实验室,连她如今都不知道这个实验室的存在,就更别说当初了。这就说明,那些人其实也一直没找到盖亚实验室,所以才想拿下乔氏之后,从乔氏内部下手,找到实验室的踪迹吧?

    而乔明芬一家,不过就是那些人手中的棋子。

    可笑被当初失去了父母的她将恶人当成了亲人,引狼入室,反倒累及自身,连弟弟也没了性命。

    这一世,她明明在第一时间和杨叔商量好了封锁消息,乔明芬一家却还是很快得到消息赶了过来。

    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背后的那些人。

    而那些人又是从哪儿知道的?

    当初还只是怀疑,现在乔晚已经可以确定了——那场飞机失事就是这些人的手笔,他们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乔晚恨得紧咬牙关。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将那些人连骨带肉吃下肚,用他们的血肉祭奠父母的亡魂。

    “其实……”

    乔晚正要把这些都说出来,就突然意识到,这些东西她根本不可能说出口。

    她为什么能够确认这些消息?不过是因为有前世的经历。

    前世今生的事情,该怎么告诉沈宴?他是一个连梦都要有科学依据的人。

    更别说其中还牵扯到了系统的存在。

    这个是不允许主动向宿主以外的人提起的。

    乔晚斟酌了一下语句,干脆挑了一些能说的告诉了沈宴:

    “我怀疑我的那个小姑一家有问题。当初飞机出事,除了我和杨叔以外,并没有宣扬出去。在乔氏内部的高层都还没得知消息的情况下,他们一家住在偏远的小镇,居然能够准确地定下来b市的车票,一到就借着我父母的事情找上门来,背后没有人提供消息,我是不相信的。”

    沈宴的脑筋转得很快,几乎是瞬间就想到了可能性:“你不可能告诉他们,如果你那个杨叔值得信任。那么,排除掉飞机上出事的人,也就只有造成这场事故的人能告诉他们了。”

    “杨叔是不会背叛乔氏的,”乔晚很肯定,“如今乔氏的高层里,我能够百分之百信任的就是他了。”

    前一世那样的情况下,杨禄川都没有放弃她,甚至还为此付出了一条命,在她死前就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一次,乔晚不觉得杨禄川会一下子就成了另一个人。

    她相信,一个人的本性是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的。

    沈宴在一张白纸上写着一串名字。

    他在杨禄川名字后本来是画了一个问号的,见乔晚这么说,又画了一条线将他的名字划去了。

    剩下了乔明芬一家的名字,被他用一个红色的圈围了起来。

    “他们你有找人守着吗?”沈宴用笔尖在这些人名字上点了点。

    即便没有系统,沈宴的记忆力也好得出奇,他甚至还能记得起那份报纸上属于这一家人的名字和相貌。

    “一直找人盯着,”乔晚眯了一下眼,“最近这家人又迷上了赌博,她那儿子还重新沾上了毒。估计,要不了多久,他们就该铤而走险了。”

    听到这儿,沈宴突然皱起了眉头:“你打算用自己做诱饵?”

    他将手里的笔往茶几上一放,斩钉截铁地说道:“不行!这样做太危险了!你如果出了事,我要怎……我记得你还有个弟弟对吧?你让他怎么办?我可不会帮你养弟弟的。”

    乔晚本来满心愁绪,听到这儿突然忍不住露出了一抹轻笑:“我又没让你帮我养弟弟。我们是什么关系,怎么可能拜托你做这样的事。”

    “我们当然是……”

    沈宴毫不犹豫地说出口,但话说到一半,他就停了下来。

    对啊,他们好像什么关系都不是。

    但他刚才为什么会想说……

    “好了,”乔晚以为他这怔忪的表情是在担心她太过冒险,尽量放轻松了语气说道,“我都有计划安排的,保证不会危及自己。如果没有诱饵,他们又怎么可能主动上钩呢?”

    见沈宴还要说些什么,乔晚直接道:“你不用劝我了,我爸妈的死一直是我心里的一个结。更何况,那些人不早点解决,也会威胁到我们的安全。与其被动防守,不如主动出击。我弟弟他情况比较特殊,也等不起了。”

    她还能小心防范,乔熙呢?

    他这样子,很难避开大多数危险。

    这些都是乔晚重生回来,在确认了乔明芬一家确实有猫腻之后,她就定下的计划。

    唯一的意外就是,她没有想到会因为第二个副本世界失去了那么多武力值!

    之前遇上危机还有一战之力,现在……

    除了身体健康不生病,她的体力状态还真就成了病西施了,完全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

    看来,接下来的行程里应该加一个去健身房的任务。

    短时间内也看不到太大的成效,但能提升一点儿是一点儿吧。

    沈宴见劝她不得,也只能就这么顺从了。大不了,之后他多看顾着一点儿,绝不让她出事。

    就像乔晚考虑的那样,那些人如果一些放着不管,终究是个祸患,说不定哪天就着了道。

    而且,不只是乔晚想要报仇,他也一样。

    虽然他的父母几乎很少陪伴他,但生养之恩是存在的。从前就算只有一个人在家,但他至少还有一个可以拨打出去的号码。父母偶尔休假回来,也会和平常人家的爸妈一样带他出去买衣服吃饭,一家三口顺便来一次科学理论上的争辩。

    在其他孩子眼中,这种关系仿佛太过淡漠了一些。

    但在沈宴眼里,这种状态没什么不好。他们是亲人,也是朋友,更是师生。

    他从父母那儿得到了许多,生命,资产,学识……

    在接到父母死讯的时候,沈宴还在国外,他本来以为自己不会太过伤感的。毕竟人都有一死,这一天迟早会来。

    但他一整天都没吃饭,将自己锁在房间里一动不动面向东方坐了一天。

    第二天一早,他就订了机票飞回国来。

    接下来,是接受a大的邀请,然后一边装作是为了父母的葬礼回国继续学业,一边暗中调查背后的原因。

    再之后,就遇到了乔晚。

    他从知道盖亚集团隶属于乔氏之后,就已经关注过乔晚的消息了,那则报道就是一个开端。

    好在乔氏对于这个新任继承人的消息也没有太过隐瞒。

    除了她的弟弟没有太多信息,只知道一个名字以外,其他的关于乔晚的相貌、名字、学业等,沈宴都很清楚。

    但在接触到她以后,这个人就不再只是一个代表着“乔家大小姐”这个头衔的存在而已了。

    仿佛有什么更深的羁绊存在他们之前,让沈宴疑惑又着迷。

    “你为什么会选择来a大?”沈宴好奇地问道,“我记得,你选的专业还有你所在的中学,怎么说b大才是最优选项吧?”

    乔晚见他没有再阻挠,松了一口气。

    听到他的问话,挑眼一笑:“你猜?”

    “因为这次的特招名额?”沈宴刚一说出来,就自己把这个答案否决掉了,“不对,a大有,b大那边不可能没有。那是因为……”

    “是因为一个人,”乔晚见他皱着眉真的猜了起来,干脆给出了一个和当初告诉向兴帆一样的答案,“我是为了一个人才来的a大。”

    不同于当时候跟向兴帆说话,这时候她脸上多出了几分俏皮的笑容,还有些微微泛红的眼角都带着些明媚的光彩。好像一提起那个人,她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沈宴心里就跟泡在醋坛子里一样,又酸又涩,整个人都不是滋味儿了。

    他张了张嘴想要问那人是谁,却又不敢开口,就怕听到什么不愿意接受的答案。

    往日里引以为傲的观察力,这时候反而成了一种让他想要摆脱的惩罚。

    不管是乔晚那格外特殊的神情,还是语气中不由自主的上扬,都能得出一个结论——她和那个人关系匪浅。而且,那人绝对不是什么闺蜜亲人之类的存在。

    可恶,真是太可恶了。

    怎么会有这个不负责任的人呢?

    沈宴气得抿直了双唇。

    中午还在用那些话和小动作调戏他,甚至没有向饭店老板解释他们的关系,还和他一起吃了那份蜜红豆的冰,现在却说因为另一个人来了a大?

    心里另一个声音却在说:醒醒吧,人家不过就是随便说几句话,那些动作也很正常,是你自己想太多了。至于没解释,大概是因为觉得没必要和一个饭店老板多说而已。吃那份甜点,也只是单纯的喜欢美食,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他越想越是觉得憋屈,一张脸更是越来越冷了。

    乔晚却半点儿也不害怕他这样的冷漠,反而饶有兴致地看了一会,才笑着说道:“你不问那个人是谁吗?”

    沈宴憋了憋,最后还是从嘴里挤出了几个字来:“他是谁?”

    那几乎咬牙切齿的语气,好像是想把那人抓住来生吞了似的。

    “你啊。”

    “这个名字我怎么没听过,他会不会是个骗子,”沈宴一口气不断地说道,“现在有很多这样的人,就是为了……”

    “沈宴,”乔晚用力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笑着重新说了一遍,“我是说,那个人是你!我是为了你来的a大,你相信吗?”

    “什……什么?”

    沈宴愣在了那儿。

    所以,那个“骗子”就是他?!

    不对,他什么时候骗过乔晚了?

    “我们以前见过?”沈宴再次问起,“你以前认识我?”

    “我都说了啊,”乔晚挤了一下眼睛,“我是在梦里见过你的。你跟我说你要来a大的化学系读书,还让我也必须报考这所学校,否则你就在我耳边吵个不停。我被逼无奈,就只能过来了。”

    她故意做了一个耸肩的动作。

    见沈宴一副“我就看着你继续编”的神情,还果真继续说道:“谁知刚来就看到了你,我还以为梦里的人是假的呢!所以,我面试完了之后就坐在那里等你出来,约你一起去喝冷饮了。”

    “你是故意坐在那儿等我的?”

    沈宴这次没有第一时间说起什么梦的科普,而是问出了这么一句话,连带着嘴角都上扬了几分。

    他当时急急忙忙从楼上下来,其实也在找乔晚的。

    原来,她也在等着自己的出现啊……

    沈宴突然不想去揭穿这个“梦”的谎言了,其实,这样一个故事也未尝不可。

    但不追究下去,他也就不是沈宴了。

    见乔晚看着他笑出来的样子,沈宴轻哼了一声,一扬眉:“总有一天我会抓住你的狐狸尾巴的。”

    “好啊,”乔晚极快地眨了眨眼睛,“那我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除非沈宴能记起副本世界的事情,否则他是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的。

    但是,如果他能记得起来,就知道她说得的确也算是真的,至少在某种程度上不算谎言。

    她的确是在睡着后进入副本世界与他熟识,并且约定到a大读书的啊?

    沈宴见她这有恃无恐的样子,笑容一收,十分认真地打量了起来。

    乔晚一开始还很自在,被看到后面就有些坐立不安了:“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沈宴随意答道,仿佛不经意般问道,“既然你是在梦里认识我的,那么我们在梦里是什么关系?”

    “当然是——”乔晚忍着笑拖长了语调,“同桌关系。多亏了你,我的成绩才能提升的这么快。”

    沈宴心里有一点儿遗憾飘过。

    以乔晚现在的微表情和肢体语言分析,她的确没有心虚的表现。

    他还想着能不能听到另一个能让他更满意的答案呢,没想到只是同桌而已。

    “那你为什么不报考化学系,而是语言类?”沈宴紧追不放,“你不是说,我说过我要去化学系吗?”

    “我这不是不能确定你是不是真的吗?”乔晚无辜地看着他。

    她说的可都是真的。

    沈宴一噎,猛然想到了另一件事,突然露出了一个十分短暂的笑容:“关于我,你的‘梦’的确是有些偏差的,我可没有报考a大化学系。”

    “怎么可能?”乔晚不相信,“今天那两个学长都是化学系的,他们分明就认识你,而且还很熟悉。”

    “那又怎么样?”沈宴也学着乔晚一样卖起了关子,“这并不代表我就一定是化学系的学生,不是吗?”

    “那是怎么回事?”

    乔晚被他勾起了好奇心。

    沈宴见她的裙摆这会儿已经干透了,直接抽走了那件棉t恤,一边朝着房间内走去,一边说道:“等到了时候你就知道了。”

    乔晚瞪着他的背影。

    好吧,这家伙还会吊人胃口了。

    明明以前不让他说出口他自己都会觉得难受的。

    等到从沈宴的住处出来的时候,乔晚得到了一些消息,也多出了一些疑惑。

    但总体而言,还是收获居多的。

    站在a大门口,乔晚拨出了一个号码,没过多久就见家里的那辆车子开过来,在她不远处的街边停车区域停下。

    老陈从驾驶座上下来,帮她开了车门,等到乔晚上车坐下,又才关上车门,坐上驾驶座一踩油门离开了。

    校门口的另一边,刚在外面吃小龙虾吃空了钱包的两人目瞪口呆。

    “刚才那个,是今早来学校面试,还有中午遇到的那个女生吧?”赵文宇旁边的那个男生推了他一把,一双眼睛还盯着车子离开的方向不放,“我去,那可是辆豪车啊!我愿意为了这辆车子在后座上哭!”

    “走开走开,”赵文宇嫌弃地一掌推开了他的脸,“人家那可真是标准的白富美了,要让你得逞,该哭的是那个叫乔晚的小姑娘吧?”

    “这名字……我怎么听着有些耳熟呢?”那男生被他推了一下也不在意,干脆偏着脑袋想了起来。

    赵文宇懒得听他胡说,直接扯着人往学校里走去。

    “对了!我记得了!”那男生一拍脑门儿,“那不就是乔氏的千金吗?之前上报纸的那个!哎呀,这还真是有钱人,而且还是正统继承人,上头都没人管着的那种!老沈他这回可赚到了。”

    赵文宇听到前面那几句话,还有些惊讶,正要说些什么,就听到了最后一句,赶紧伸手捂住了他的嘴:“说不定他刚送了乔晚离开,这会儿就在附近呢,你确定要叫他老沈?”

    被他捂住嘴的男生浑身一颤,连忙摇头,挣开了赵文宇的手后紧张地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发现沈宴的身影,这才放松下来:“还好还好,看来我今天的运气还是不错的。”

    赵文宇却回头看了一眼校门口。

    那个笑起来明媚漂亮的小姑娘,真的就是乔家的大小姐?

    想到乔氏夫妇双双落难死去的消息,他叹了口气,心里不知是觉得可怜还是觉得可敬。

    这么小的年纪,父母死后还能坚强地撑起一个家,而不是就此垮了下去,可真是难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