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6 第三次考试(首订6)
    回到家后,乔晚见过了乔熙,这才去了书房。

    她在放文件的密码箱里翻找了几遍,却一直没找到关于盖亚实验室的合同。

    难道爸妈没有放在家里?

    办公事是不可能的。

    她早就去那儿检查过了,那边的文件保密程度甚至还不如家里的这些。

    乔晚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她连忙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晚丫头?”电话那边很快传来了杨禄川的声音,“对了,你今天是去参加a大的面试了吧?感觉怎么样,还顺利吗?”

    “很好,都很顺利,”乔晚听到杨禄川的声音,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杨叔,我们公司除了现有的九个实验室以外,还有其他没登记在册的吗?”

    杨禄川比她对公司还要了解,这会儿不假思索地开口回答:

    “没有啊!这些都在之前给你的文件里记录好了的。每一家实验室组建起来都会先登记,否则怎么给出投资记录呢?晚丫头你是想再组建一个新的实验室吗?我觉得现阶段已经足够了,等到公司进行到下一阶段再考虑这个问题比较好。”

    他的声音里没有一点儿犹豫,显然是对自己的回答完全肯定的。

    乔晚的手指不由得放在书桌上轻轻敲了几下。

    果然,连杨叔都不知道。

    她随意应答了几句后才挂断了电话。

    为什么连杨叔都要瞒着呢?

    乔晚实在是弄不明白。

    毕竟杨禄川是一路跟着乔文立夫妻俩走过来的,公司里大大小小的事务他都有接触,算得上是乔家夫妻俩最信任的人。就连股份都分给了他一部分,连儿女都放心托付的人,却不能告知这么一个实验室?

    那就只有两种可能。

    一是实验室成立的时间太短,根本来不及告知;

    二是其中的研究项目牵扯到的危险太多,担心会连累了杨禄川和他的家人。

    以乔晚在沈宴那儿看到的那份文件的时间来算,这个实验室创立的时间可不短了,甚至比乔氏现有的几个实验室还要早。

    所以第一个理由不成立。

    那么就只剩下第二个了。

    既然如此,沈宴的那些猜测几乎就已经得到了证实。

    不管是乔文立夫妻俩,还是沈宴的爸妈,他们的死都应该是和这个实验室有关。

    更准确的说,应该是和那个项目有关。

    但那个项目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他们现在却完全摸不清头脑。

    只能边走边看了,希望能从乔明芬他们那儿钓出什么大鱼吧!

    乔晚揉了揉额角,闭上眼休息了片刻。

    “咚咚咚!”

    听见敲门的声音,乔晚将桌上的文件飞快地翻了个面,这才说道:“进来。”

    门被扭开之后,从门缝那儿伸出了个小脑袋,正是乔熙。

    见到他,乔晚面上的笑容顿时放松下来:“乔熙,怎么了?林冉回家了吗?”

    “嗯!”乔熙哒哒哒地跑了过来,站在她面前,捧着一个东西给她看,“姐姐,好看,送你!”

    他手里捧着的是一朵嫩黄色的小花,看上去娇娇小小的一朵,却十分漂亮,甚至连根茎都保存得很完整。

    乔熙那双和她形状有些相似,却是黑色的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她,里面全是纯真的孺慕之情。

    他像是一只雏鸟,完全依赖着这个姐姐。

    乔晚的心瞬间强大了起来,不管有多少困难也阻碍不了她的前进。

    她要保护乔熙,要为自己,为沈宴,为所有牵扯进这件事情的人找出一个真相。

    “很漂亮,谢谢乔熙,姐姐很喜欢。”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很认真地双手将花接了过来,语气之中没有一点儿敷衍。

    家里人都是直呼他名字的。

    因为乔熙的情况特殊,呼唤昵称、小名什么的,很容易让他模糊了自己的性命,不如全称让他有真实感。

    还有一个原因。

    他出生时太虚弱了,虽然后面被乔父不知用什么方法救了回来,大家还是有些担心。

    有一种说法是初生儿的魂魄不稳定,容易被勾走。叫他的本名,会唤回灵魂,让他对人间产生认同,逐渐稳定下来。

    为了这个一出生就差点儿夭折的孩子,家里折腾了不少时间,就连这样的说法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一直叫到了现在,反而成了一种习惯。

    乔熙也不觉得这样的称呼有什么不好,他很喜欢让姐姐叫自己的名字,每次听乔晚对着他十分温柔慎重地说出“乔熙”两个字的时候,他都会眨巴着一双干净漂亮的眼睛,认真地看着姐姐,神情之间格外满足。

    这会儿见乔晚捧着那朵花十分喜欢的样子,乔熙也欢喜了起来。

    他正要往外走,眼角的余光却好像看到了什么,脸上就这么出现了片刻的恍惚,但几乎是一瞬间便又恢复过来。别说乔晚,连他自己也不曾察觉似的。

    乔熙慢慢地眨了一下眼睛,眼里闪过了一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茫然,等听了乔晚叫他的声音,那双眼又才亮了起来,对着乔晚害羞地笑了笑,然后扑腾着一双腿欢乐地跑出了书房,看上去没有一点儿阴霾。

    乔晚捧着那朵花,目视着乔熙出去,脸上还带着柔软的笑意。

    在她身后的书桌上,因为开门时吹进来的风,那叠文件已经散开了一页,掀起了一点儿小角,正巧露出了一个单词的标志——gaia。

    a大面试结束后没几天,乔晚就接到了面试通过的消息,接下来的体质测试却是一个令她头大的难题。

    如果是之前还好,现在……

    看看系统对她体力的评价就知道了——空有美貌的弱女子。

    好在虽然弱了些,却还是健康的。加上她本身是个不服输的性格,硬生生地靠着毅力坚持了过来。

    虽说体质测试的结果没有前面几项考核那么亮眼,却没有出现不合格的状况。

    和她同去a大参加特招的向兴帆也顺利通过了所有项目。

    现在,他们只要安下心来通过高考,分数线达到一本线就够了。

    这对乔晚和向兴帆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难事儿。

    也就是说,两个确定的a大录取生已经出现了。

    乐得他们的班主任笑呵呵地去买了几包糖在办公室里发,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二婚了呢!

    重新回到了高考前的复习生活,乔晚并不觉得有什么枯燥无味的。

    相反,沉浸在这些题海之中,更容易让她暂时放下那些烦恼,顺便理清自己的思绪。

    当天气越来越热的时候,高考如约而至。

    全国各地都进入了一种特殊的“备战”时期。

    街上多出了大量贴着特殊标志的出租车,都是专门接送高考生的;各个考点门口还有专门等在那儿为考生派送免费的矿泉水饮料的工作人员,都是来自各个小店的福利。城市里来来往往的车辆也自觉地少了鸣笛声,安静地开过街道。

    好像整个城市都在为这次的考试做准备。

    乔文立夫妻俩虽然不在了,但关心着这场考试的人却不少。

    乔氏那些高层也知道乔晚跳级的消息,都等着最后的结果。

    虽说考试成绩代表不了一个人的办事能力,但至少乔氏以后的领头人是名校毕业,总比是个不学无术的渣渣要好听得多吧?

    沈宴是提前一天就给她打了电话。

    他大概是从来不知道因为考试而紧张是什么感觉,也不知道该怎么鼓励别人,憋了老半天才说了一句:“说好了要考来a大的,你不要食言。”

    然后就飞快地挂断了电话,像是装作之前那些的话不是他说的。

    杨禄川更是在考试当天一早就赶了过来,准备亲自担任司机送乔晚去考场。

    被抢了工作的老陈无奈,只能一个人在角落里干瞪眼,最后干脆去厨房里和刘姨忙活起来,给乔晚准备营养餐点。

    刘姨更是紧张得不行,又不敢在乔晚面前多说什么,怕影响了她的考试情绪。她自己躲在厨房里自言自语念叨个不停,见老陈进来,正好拉着他一起念。

    无非就是让满天神佛还有死去的乔家夫妻俩保佑乔晚考个好成绩。

    就连对高考什么的懵懵懂懂的乔熙都好像感觉到了这种紧张的氛围,在乔晚拿着笔袋出门的时候,还攥着她的衣角可怜巴巴地看着她说姐姐加油。

    乔晚乐得不行。

    她这个当事人反而是最轻松了。

    这已经是乔晚参加的第三次高考了。

    第一次在前一世,那时候她还是个真正单纯的学生。高一失去了双亲,然后迎来了小姑一家。按部就班地一路从高一念到高三,通过高考进入大学。

    那也是最正常的一次经历。

    普通学生有的紧张,她也有,只不过没有对前途的担忧,毕竟她不管怎么说也是乔家的大小姐。

    只是当时的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迎接自己的会是背叛和死亡。

    第二次是在第一个副本世界。

    那是她学习最刻苦的一段时间,但也是一段最轻松快乐的经历。

    能够借着系统重新见到死去的父母,圆一圆心中的遗憾。还有沈宴这么一个刀子嘴豆腐心,别扭又可爱的少年做同桌,享受一把“学霸同桌带我装逼带我飞”的感觉,其实还真的是一种难得的体验。

    第三次,就是现在了。

    直到走进考场,乔晚的心情都是十分平静的,像是尘埃落定之后的安稳,不见半分波澜。

    “现在开始宣读《考试规则》……”

    “考生请注意,拿到答题卡后请检查你拿到的答题卡是否有皱折、污损,并……”

    “现在开始分发试题……”

    “现在开始答题……”

    听着广播中的女声一项一项地往下进行,乔晚坐在座位上,如同千千万万普通的考生一样,等待着还带着墨香味的试卷发到手上,规规矩矩填好了性命、准考证号和座位号。

    答题一开始,她便埋头写了起来。

    长时间的积累给了她足够的底气,每一道题都熟悉而亲切,让她下笔时如有神助。

    做到有的题目时,乔晚甚至像能听到沈宴在她身边讲解的声音:“这道题实在是太简单了,只要把这条线连接到这个点……”

    “这种题目也能算是难题吗?不过就是一个基础公式的套用……”

    从第一门语文,到最后一门综合科目,乔晚都是面色从容淡定地写完。

    两天的高考结束后,她并没有什么解脱的感觉,反倒是像轻松地打了一场胜仗。

    磨刀不误砍柴工。

    除了提升的记忆力之外,能够这么顺利,全靠她在副本世界时那段疯狂学习的时光,还有从沈宴那里学到的技巧,以及前段时间的题海战术。

    这两天周围的人根本不敢问乔晚前面的科目考得如何,就怕会影响心情,耽误了她后面的考试。

    这会儿见乔晚考完后并未露出什么沮丧失落的表情,才齐齐松了一口气。

    “恭喜你,晚丫头,再等一段时间,应该就能接到录取通知书了吧?”杨禄川在考场门口接到了乔晚,车后座上还坐着刘姨和老陈,就连乔熙都在,这对乔晚来说可真是一个惊喜了。

    “杨叔你对我可真有信心。”乔晚笑着回了一句,却没有否认他的说法。

    刘姨在后面赶紧说道:“当然有信心了!咱们家丫头还能说?肯定是考得上的。”

    “对,”老陈也赶紧点头,“大小姐是真的聪明的,当然,乔熙也很聪明。”

    乔熙突然听到他的名字,害羞的晃了晃小脑袋,往旁边躲了躲,但最后还是忍不住从后面伸出手去戳了戳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乔晚。

    乔晚感觉到肩膀上有一点儿轻轻的力度传来,回过头就看到了乔熙亮晶晶的眼。

    “姐姐,很厉害!”

    乔熙对着她笑了笑,眼里满是信赖,显然对这个说法深信不疑。

    乔晚顿时笑弯了眼,将手伸到后面摸了摸乔熙毛茸茸的小脑袋:“当然了,姐姐是超人,怎么会不厉害?咱们乔熙是小超人,也很厉害。”

    乔熙抿唇笑了起来,露出了一点儿小虎牙的痕迹,看上去十分开心:“嗯,乔熙,保护姐姐。”

    等到将车里的人都送到乔家,杨禄川这才告辞离去了。

    公司里的事情可不少,乔晚这些天忙高考,杨禄川难免就会多担待一些。

    走前他对着乔晚说道:“领到通知书后记得告诉杨叔一声,到时候我和你阿姨还有小弟弟,带你们姐弟出去庆祝庆祝,可别低调到谁也不说啊!”

    “怎么会?”乔晚笑了起来,“就算不告诉别人,也得告诉杨叔你的。我还等着杨叔的大红包呢!”

    “这个肯定是有的,”杨禄川哈哈大笑,“保证给你封一个厚的!”

    见他开车离去,乔晚这才牵着乔熙进了家门。

    刘姨已经开开心心地去厨房做大餐提前庆祝去了。

    刚进屋拿出手机开机,就有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一看到来电显示,乔晚就露出了几分笑意。

    她正要接起,突然想到乔熙在街上看到沈宴背影那天的反应,动作一顿。

    “乔熙,姐姐先去房间接个电话,”她摸了摸乔熙的头,笑着说道,“待会儿姐姐来陪你画画,可以吗?”

    一听画画,乔熙就高兴起来,用力地点了点头,就往自己的房间跑去,多半是开始准备画画的工具了。

    乔晚这才去了自己的房间,掩上房门,接通了电话:“喂?”

    高考之后等待成绩的一段时间,是学生们最空闲的时候。

    不需要做题,也不需要忧心考试,像是一场难得的狂欢。

    乔晚却没有太多的休息时间,乔氏的事情她总算可以正式接手了。

    之前只是为了继承父母的产业,也为姐弟俩谋一个安稳的未来,所以她才全身心地投入到乔氏的事务之中。

    但现在,还关系到了父母死去的真相,她就更不可能放弃乔氏了。

    除此以外,她也没忘了另一个人的存在——还在医院的吉姆·史密斯。

    那天回来之后,乔晚就已经派人去查了一遍。

    按照沈宴当时的说法,直接到第一附属医院的急救科和心内科去找当天入院登记的病人,果然找到了吉姆·史密斯的记录。

    连名字都和在副本世界一样的。

    第一天抢救十分顺利,史密斯并没有生命危险。

    之后他一直在医院静养,直到最近情况才稳定了下来。

    正好乔晚也终于有了时间,就打算前去医院试探一二了。

    当然,以什么理由上门,她也考虑好了。

    得知这个打算的沈宴当然不会放她一个人前去医院,于是两人约好了在a大门口见面,然后一起去医院探望史密斯。

    乔晚换上了一套较为素淡的衣服,又在路上买了果篮和鲜花,这才让老陈开着车送她到了a大门口。

    车刚一到那边,她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不过,今天他倒是没有穿衬衫,而是换上了一件纯白色的t恤,看上去就更像是一个刚结束高考的学生了。

    “沈宴,这边!”

    乔晚打开车门对他笑着叫了一声。

    原本正面色平静地直视前方的沈宴一听她的声音,顿时转过头朝这边看来,面上的表情微不可见地柔和了几分。

    下一刻,他便已经迈开步子朝着乔晚走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