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7 探病
    “最近还好吗?”乔晚往旁边坐了坐,给沈宴留出了足够的位置。

    沈宴弯腰进了车,刚关上门系安全带,就听到了乔晚的问话,便看着她说道:“不太好。”

    “啊?”乔晚疑问的看向了他。

    坐在驾驶座上的老陈也竖起了耳朵。

    他之前只听大小姐说,过来接一个朋友一起去医院探望病人,但没有说过这个朋友是这么一个好看的年轻人啊。

    不过,这年轻人是不是也太实诚了点儿?

    一般这种情况,不应该说他很好,谢谢关心吗?这位倒是一上车就不走寻常路了。

    “遇到了一群蠢货,”沈宴微微皱了皱眉,“后面还得浪费我的时间。”

    乔晚一听这话,就没有再往下问了。只要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就好。

    至于蠢货……

    在沈宴眼里,几乎大多数人都是愚蠢的吧?他就差没有直接在眼里写上“尔等凡人”这样的字样了。

    “你呢?”沈宴说话以后,也没等乔晚追问,直接说道,“你有没有什么打算?”

    “我?”乔晚想了想,“今天回去之后,我就要继续忙公司里的事情了,最近刚签下了一个单子,应该挺有意思。还有,有的人那儿估计也该行动了,我想……那时候我们说不定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有老陈在,乔晚没有说得太过明白。

    当然,以沈宴的反应能力,还是很快就懂了她的意思。

    之前就提到过要用乔明芬一家钓出背后的大鱼,现在是那家人有什么动静了吧?

    沈宴暗自把这事儿记住,决定这段时间要多和乔晚联系,不能让她单独在外,免得到时候真的把她自己给赔进去了。

    “嗯,我知道了,”沈宴点了点头,“还有呢?你有没有考虑过换专业的事情?”

    “换专业?”乔晚不解地看了沈宴一眼,却发现他并没有开玩笑,“我不需要换专业啊。我对现在选的语言学很满意,任务简单,刚好适合我的情况。”

    她前一世学的是自己喜欢的东西。

    这一世如果没有系统的存在,乔晚应该会选择商贸方面的专业,以便将来更好的掌控乔氏的发展方向。

    但如今这一点已经不需要学校里的那些基础学习了,所以她干脆选择了一个对自己而言最简单的语言学。

    上一世乔晚跟在沈宴身边,就已经熟练地学会了几门外语,不管选择哪一门,大学期间她都不用耗费太多的心思在这上面。既能保证自己顺利从学校毕业,又能兼顾工作,这当然是她的最优选择。

    “不,你难道不应该到化学系吗?”沈宴正儿八经地开始了他的“讲道理”,“你的口语面试时分数很高,说明水平不差。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学一些新的东西充实自己?除了化学以外,你应该再兼修商贸,更适合你以后的职业。如果还有精力,医学方面也不错。这样一综合,计划进行到最后,你也不至于看不懂查到的那些东西。”

    “……”

    乔晚无言以对。

    她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道:“你其实就是没人陪,让我去给你做小伙伴的吧?”

    沈宴:“……”

    他没有说话,默默地将脸转了过去,假装刚才什么也没发生。

    坐在前面的老陈即使在开着车,并没有看到后面的具体状况,都能感觉得到这一瞬间弥漫开的尴尬气息,还有那浓浓的学霸光环。

    这小伙子看着长得挺精神的,没想到脑袋瓜更是灵光啊!学那么多东西也不嫌累?

    说到选专业,老陈对乔晚现在的选择是一百个放心的。

    谁让他之前竟然误以为乔晚要去学厨师了呢?如今没去新东方,反而报考了a大这样的名校,甭管什么专业,那都是好的!

    等到从车窗已经能够看到医院的大门,沈宴还不死心地追加了一句:“你之前不是想知道我到底读的什么专业吗?你按照我说的选了就能知道了。”

    乔晚见老陈已经将车往医院的停车场开去,才回头看了沈宴一眼,然后在他暗含怂恿的眼神下摇了摇头:“不。”

    车子一停稳,乔晚就拉开车门下去了。

    等到沈宴也下了车,留下老陈在这儿等着,乔晚和沈宴分别拿着鲜花果篮往电梯处走去。

    “我不用学这么多东西,”乔晚见沈宴还要再说什么,直言道,“不是还有你在吗?你懂了就行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沈宴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偏偏还无从反驳。

    明知道不应该,心里还是因为乔晚对他能力的认同,有了一种自豪且欣喜的感觉涌了上来。

    见他终于安分下来了,乔晚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虽然因为沈宴那一年多的辅导大大提升了学习效率,又有如今升级到了顶级的记忆力加成。但是,她到底不是沈宴这样学习能力超强的鬼才,对科研之类的也完全没有兴趣。

    乔晚可不想真被沈宴忽悠着在几年之内修上不止一个学位。有那个时间,她不如去副本世界溜达一圈,说不定学到的东西更有用处。

    “叮咚!”

    电梯门到了楼层,响了一声之后打开了。

    站在外面的是一个戴着口罩的女士,看不清具体的容貌。

    在这样热的天气里,她穿着的却是长袖长裤,头上还带着一个宽檐帽。

    不过,这身打扮看着虽然有些热,却并不缺少时髦感,所以只让人觉得她是怕晒到自己,而不是认为她有问题。

    乔晚和沈宴与这人擦肩而过,一股奇异地味道就这么从他们的鼻尖飘过。

    像是一种浓烈的香水混合着消毒水的味道。

    但对方看着就像是那种喜欢打扮的女性,喷香水的行为并不算什么。这儿又是医院,有消毒水的味道再正常不过了。

    两人并未多想,只礼貌地侧过身让她进了电梯,便转身往另一头走去。

    等到电梯门快要彻底合上的时候,乔晚才转过头看了一眼。

    那女人穿着的服装,头上的帽子,都是有名的时髦单品。就连她戴着的那个口罩,价格都不便宜。

    但奇怪的是,这样的女人,竟然会穿着一双十分普通的平底鞋。看上去和她的整体风格完全不搭配。

    就像是一个朴素的农村大婶,穿了一双鲜艳的红色亮皮高跟鞋一样突兀。

    不等乔晚多想,电梯门已经彻底关上了。

    她看了看电梯门旁边已经往下降的数字,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算了,这医院人来人往,别人怎么打扮,好像和她没有太大的关系。

    “病房号记住了吗?”沈宴也刚从电梯那边收回了视线,转而看向了乔晚。

    “放心,记得牢牢的,”乔晚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抱着那束花率先往前走去,“走吧,我来带路。”

    这一层的病人好像不算太多,一路走来并没有遇到太多其他住院患者的亲友。好几间病房都是空着的,收拾得整洁干净。

    不时能看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一声,或者是粉衣小护士匆匆走过,周围安静地仿佛针落有声。

    在这样的环境下,稍微弄出点儿什么声响是很明显的。

    比如说……

    “哗啦!”

    乔晚他们才刚从电梯门这边走出没多少距离,就听前面的某一间病房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响声,像是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乔晚和沈宴抬头看去。

    不远处一个护士从对面的病房里推门出来,匆匆地进了隔壁的那间病房,也就是传出声响的那一间。

    这个号码……

    “那不是吉姆·史密斯住的病房吗?”乔晚顺着这边数过去,已经大概知道了位置。

    他们俩赶紧加快了脚步跑了过去。

    等到了门口,才见里面一片狼藉。

    史密斯他本人倒是没事,一脸歉然地站在一边,手背上还扎着针,显然正在输液。

    地面上却是摔碎的玻璃碗,还有一地被踩烂了的水果。

    整个屋子都是一种浓郁的果香,几乎闻不到其他的味道。

    那护士看上去虽然不是很高兴,却也没有给病人甩脸色看,勉强地笑了一下,就开始打扫卫生。

    史密斯在旁边尴尬地想要帮忙,但一只手还挂着水,显然不方便行动。再加上那个护士的英文水平也不怎么样,两人之间交流都很成问题,他就只能躺回了床上,免得站在那儿耽搁了护士的打扫工作。

    乔晚和沈宴见里面暂时不方便他们进去,只能先站在外面等了一会儿。

    见护士出来以后,才打算推门进去。

    那护士看了他们俩一眼,突然说道:“刚拖了地有些滑,小心点儿别摔了。就跟之前那个探望病人的一样,连鞋跟都摔断了,还好人没受伤。”

    乔晚感激地对她点了点头,道了一声谢,这才推开了门。

    床上的史密斯显然已经听到了外面有声音传来,见到乔晚和沈宴进了病房,顿时喜上眉梢。

    准确的说,是对着乔晚一脸惊喜:“hey,漂亮的小姑娘,你可算是来了!我还准备出院后去找你表示感谢呢!那天真是多亏了你了,小姑娘,没有你的话,我现在估计不是在这个病房里躺着,而是在太平间或者墓地里永远地睡过去了。”

    他坐起身就要下床来迎接。

    乔晚赶紧往前走了几步,阻止了他的动作:“小心,地上很滑。”

    史密斯突然想到自己之前带来的麻烦,这才停了下来,老老实实坐在床上对着她笑了一下:“实在是抱歉,不能起来迎接你们。你的英文说的可真好,我已经好些天没听到过这么纯正的口音了。”

    “没关系,”乔晚想了想,问道,“你不会说中文吗?”

    副本里的那个史密斯,中文说得虽然有些别扭,但并不是全然不会的。

    “不会,”史密斯摇了摇头,一脸苦恼,“来这里之前我特意学过,但……抱歉,你们的那些小方块儿字实在是太难了,在我眼里长得好像都差不多。所以,我只能无奈地放弃了。还好,b市会英文的人不少,所以暂时不算太麻烦。”

    乔晚听了他的解释,没有再追问,而是将抱着的花束放在了旁边的矮桌子上,又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递给了史密斯:“不好意思今天过来打扰你,上次情况紧急,我都忘了要把你的药放回去了。前些天我在考试,所以到了今天才有时间过来物归原主。”

    她掌心里的,正是一小瓶速效救心丸。

    那天从史密斯的兜里拿出药喂给他之后,乔晚就有意保留了这个小瓶子。

    史密斯的兜里一共有两三瓶这样的药丸备用,加上救护车及时赶到,她并不担心会因此影响到他的安全。

    这东西正好给了她找上门来的借口。

    史密斯随手接了过去,像是并未多想,乐呵呵地说道:“你可真是太客气了。花很好看,谢谢你,小姑娘。对了,我叫吉姆·史密斯,你就叫我史密斯吧!你呢?小姑娘,你有英文名吗?”

    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休养,史密斯看上去精神比那天在街上倒下去的时候要好出太多了。一头红色的卷发虽然颜色不如年轻人鲜艳,但梳理地十分整齐。有些胖乎乎的脸上比之前多出了几分血色,葱头鼻下的唇色也恢复了正常。

    这会儿有说有笑的样子,完全不像是那天气息奄奄的模样。

    “你可以叫我fiona,”乔晚试探着看向了史密斯,“我姓乔,你也可以叫我miss乔。”

    “miss乔?”史密斯重复了一遍。

    这熟悉的口音让乔晚眉心一跳。

    但下一刻,史密斯就摇了摇头:“算了,这称呼太生疏了。我还是叫你fiona吧!还有,这个年轻人是谁?fiona,他是你的小男友吗?你们俩长得可真好看,真是一对般配的孩子。”

    乔晚转过头看着沈宴忍不住笑了一下。

    她现在是真的确定史密斯对副本世界完全没有了解了,而且连像沈宴那样的熟悉感都没有。

    如果有的话,他可不会用这样长辈似的语气对着“沈爷”说话。

    倒是沈宴的表情让乔晚多注意了几分。

    他一直在观察着什么。

    听史密斯提到了他,沈宴对着史密斯点了点头:“你好,叫我沈就行了。”

    他没有说自己有没有英文名,只强硬地给了对方这么一个选择。

    但他的姿态却是优雅从容的,说出的英文有一种说不出的贵族式的流畅感,听着就让人觉得舒服。

    这种简单式的华丽,让史密斯一听眼睛就亮了起来,毫不吝惜地对着两人用那只没有输液的手比划了一个大拇指:“omg,你们俩说话的腔调都很像,真是好听极了!真该让我认识的那几个傲慢的y国佬听一听,不是只有他们才能说出这样华丽的语调的。”

    沈宴将果篮放在了那束花的旁边,随意走动了几步,像是不经意地问道:“在我们之前,有人来看望你?我们没有打扰到你吧?”

    “你怎么知道?”史密斯并不介意,“的确有个朋友来过,不过她本来就要走了,不存在什么打扰不打扰的。刚才我还不小心弄坏了她送过来的水果,麻烦那个小护士打扫了好一阵子呢!多亏你们来了,否则我可得一个人愧疚半天了。”

    她?

    乔晚和沈宴都注意到了这个称呼。

    在第三人称这方面,英文的确比中文更明显一些。

    如果是用中文说出来,很难分辨具体的信息。

    但用英文,一说就涉及到了性别的问题。

    听到这个“她”,两人都瞬间想到了刚才在电梯口遇到的那个女人。

    “刚才的水果,还有椅子的摆放位置,已经旁边的塑料袋,”沈宴随意指了几处,“加上护士小心地滑的提醒。这些都很明显地提示了刚才你有访客,而且刚走不久。”

    史密斯多看了沈宴几眼,那双看上去有些小的眼睛眯了眯,笑得脸上的肉都颤了颤:“你这小伙子真是有意思,fiona,你的小男友可真聪明,看来你以后可骗不了他。”

    “她当然不会骗我,”沈宴直接说道,“同样,我也不会骗她。”

    但对于“小男友”的称呼,他完全没有解释的意思。

    乔晚当然也不会故作矜持地多说什么,只笑眯眯地看着沈宴一脸傲娇的模样,见史密斯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这才起身说道:“好了,我们这次过来就是为了确保你是否还好,顺便把遗落的药瓶还过来。既然没什么事,那我们就先走了。”

    史密斯听后也不多挽留,对着两人亲切地说道:“那好,我就不耽误你们的时间了。不过,能给我留一个你们的联系方式吗?我希望出院后,能找时间和你们见个面。”

    不等两人说什么,他就赶紧道:“千万别拒绝,否则我可要下床来追你们了。”

    这模样,又和副本世界里那个爱开玩笑的吉姆·史密斯重合起来。

    乔晚顿生亲切感。

    更何况……

    的确之后还有些事情可能需要从史密斯这儿确认。

    她爽快地在旁边的一个本子上写下了一串号码,拿给史密斯确认了以后,这才和沈宴离开了病房。

    ------题外话------

    ps:还有一更中午十二点发布。

    从现在起,每天更新两章,每章五千字保底。第一更在凌晨0:00,第二更在中午12:00,万更的日子来啦~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