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9 出门去吧
    天空已经微微擦黑,乔晚才终于回来了。

    才刚进门,她就听到了刘姨急匆匆往厨房跑的声音,不由得扬声道:“刘姨,你跑慢点儿,我又不急。厨房地滑小心别摔了!”

    “没事没事……”

    刘姨的声音从厨房那边传来,不一会儿饭厅里就开始飘来了香味儿。

    乔晚在外忙了一天,这会儿的确也饿了,一边揉着肚子一边走了过去。

    正打算去旁边的卫生间洗手,就被路过时看到的东西吓了一跳。

    一张椭圆形的餐桌上此时已经放了一小半盛着菜的盘子碟子,而刘姨还在不停地从厨房里往外端!

    那架势,好像不把这桌子堆满就不会停了。

    “刘姨,今儿到底是个什么好日子?”乔晚赶紧去洗了手过来帮忙端盘子,“做这么多菜,咱们能吃完?”

    刘姨转身就把她轻轻推到了厨房外面:“行了,你呀,就安心坐着等着吃饭就好,这些我自己来。怎么会吃不完呢?你,乔熙,我,老陈,还有乔熙的那个好朋友。对了,小杨也要过来。几个大男人小伙子,还怕解决不了这些菜?”

    刘姨说着,就看到了那摆满了饭菜的桌子。

    刚才做饭的时候没注意,这会儿摆盘出来一看,好像是有点儿“丰盛”得过了头?

    她心虚地咳了咳:“半大小子吃坏老子,乔熙和那个小朋友吃得多,不怕!大不了待会儿让小杨带点儿回去。”

    说林冉饭量大,乔晚还相信。虽说同样才十几岁,但那小子成天蹦蹦跳跳,运动量不小,胃口好的时候,吃得比大人还多。

    但乔熙?

    这小家伙的饭量从出生起就没大过,要么也不会一直长不胖了。

    不过,乔晚也没有多说什么,笑了一下就揭开不提了。

    刘姨和老陈平时是不跟他们一起吃饭的,今天这么反常也就算了,连杨叔都要特意过来吃饭?

    乔晚想了想,突然算到时间好像也差不多了。

    “是我的通知书到了?”乔晚往周围看了看,没看到类似于录取通知书的东西在。

    “大小姐你可真聪明,我还打算待会儿给你一个惊喜,你自己倒是猜出来了,”刘姨在围裙上擦了擦手,“通知书让乔熙放起来了。乔熙!乔熙?你姐姐回来了!刚才让你放着的通知书呢?”

    楼上的栏杆处下一刻就出现了一个小脑袋。

    乔熙对着楼下的乔晚笑了笑,转身就跑回了房间。

    没过一会儿,便听到那吧嗒吧嗒的跑步声想了起来。

    乔熙急匆匆地从楼上冲下来,手里还捏着一个信封,眼巴巴地递到了乔晚面前。

    乔晚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谢谢乔熙帮姐姐保管,乔熙真能干!”

    小家伙顿时害羞地跑到一边儿玩他的游戏去了。

    刘姨乐呵呵地凑过来多看了几眼那颜色喜庆的通知书,这才去了厨房继续收拾起来。

    乔晚才刚拆开信封,把通知书拿到手里打开,还没来得及细看,就听到门铃声响了起来。

    她快步走过去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是老陈和杨禄川。

    “我说你今天下午怎么突然说不能来接我了,原来是去接杨叔?”乔晚笑着对老陈说道。

    老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这……这不是想给大小姐你一个惊喜吗?谁知道……”

    他看到了乔晚手里的通知书,显然对方已经知道真相了。

    杨禄川走过来欣慰地拍了拍乔晚的肩膀:“很好,晚丫头!你果然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唉,如果是……”

    他话说到一半,又将后面的内容吞了回去。

    乔晚却明白他想要说什么。

    不过就是想提到她死去的父母,又怕会在这样高兴的日子里让她平添了伤感。

    乔晚笑了笑:“不是说了要等着杨叔你的大红包吗?我可不敢懈怠。就算是我爸妈在这儿,也会夸我干得好,能从杨叔你这儿赚上一大笔钱可是很不容易了。”

    杨禄川可是乔氏的精英,没有点儿手段,乔文立哪能放心重用?同行们都说杨禄川赚钱是个好手,想从他手底下占便宜可不简单。

    乔晚这么说,显然就是在开玩笑了。

    杨禄川摇了摇头:“你呀!”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就从包里掏出了下午专门准备好的红包:“你这小妮子就知道盯着杨叔我的钱包,给给给,这下满意了吧?能不能请我进去吃饭了?”

    如今都是刷卡转账,很少用到现金了。

    这还是杨禄川专门去取出来的一叠钞票,甚至还真的用了专门的红色外壳装起来,上面写着几行祝福的话。

    不用摸,就能看得出那厚度颇为可观。

    他们都不是缺那些钱的人,乔晚也就不推辞,爽快地收了下来,果然见杨禄川面色看上去愉快了许多。

    她还来不及说话,老陈就不好意思地递了一个包装好的长方体小礼盒:“大小姐,我老陈是个实在人,多大的能力做多大的事儿,就买了一支笔。你若是不嫌弃就拿去用吧!”

    乔晚怎么会嫌弃?

    前一世,在考上大学的时候,乔明芬一家四口都在乔家住了两年多了,刘姨、老陈全都被他们用各种理由解雇赶走。杨禄川也因为乔明芬的挑拨很少来这里。

    录取通知书拿到的时候,乔晚都记不太清楚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或许就是几句来自那家人干巴巴的虚假祝福吧?又或者他们根本就不记得。

    反正不会有人专门忙了一天给她摆上一大桌子丰盛的晚餐,也不会有人为了她的一句玩笑特意包好了红包,不会有人用自己的那点儿工资帮她买了礼物还担心她会看不上……

    乔晚觉得,重生一次,她得到的不只是一个复仇的机会而已,还有更多。

    这些值得她珍惜的美好,都不该因为仇恨而被忽视。

    这才是生活的意义。

    不忘过去,也心怀现在,更憧憬未来。

    她笑着接过了那个装着笔的盒子,十分真诚地说道:“怎么会嫌弃呢?正好我之前用的笔摔坏了。放心,等我带着这支笔去a大走一圈,将来说不定还能带点儿灵气,转赠给老陈你家大孙子,保佑他也考上满意的大学呢!”

    乔晚这玩笑话顿时让老陈放松下来。

    不过,他这人的确是有些过于实诚了,还真信了乔晚的说法,惊喜地答道:“好啊!这敢情好!那我就先替我家孙儿谢谢你了。”

    如果不是他脸上那种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的惊喜太过明显,乔晚还真要以为这是在嘲讽她呢!

    几人说说笑笑进了屋,刘姨赶紧招呼道:“快坐下,马上就能开饭了!”

    正好门铃声再次响起。

    其他人都到了,就只剩下了乔熙的那个朋友,他连忙跑到门边去看。

    果然,监控显示的就是林冉。

    乔熙高兴地开了门将林冉让了进来。

    两个小家伙都跑了过来。

    林冉比乔熙高了一小截,处事上也很周到。

    知道今天过来吃饭是什么原因,他一来就跑到了乔晚的面前送了一根红色包装的棒棒糖:

    “姐姐,恭喜你考上大学啦!妈妈还准备了一个包包让我送你呢,那东西不能吃不能喝,哪有这个好。悄悄告诉你,这个草莓味的棒棒糖可好吃啦!不过不能吃多,否则要长蛀牙的。”

    说着,还苦恼地揉了揉脸蛋儿,显然是有过这方面的经验了。

    乔晚对这样的礼物同样喜欢,不管价值如何,至少是一片心意,她认真地接了过来,揉了一把这小子的头发:“好,我知道,就只吃这一颗。”

    “其实三……不,两颗也是可以的。”林冉比划了一个三,又按下去了一根手指。

    乔熙却在一边一脸焦急地拉扯了一下林冉的胳膊:“不许!”

    他挤过来,抱着乔晚的一只手:“我姐姐,你,不叫姐姐。这个,我的!”

    乔晚还是第一次见这小家伙吃醋,乐得笑眯了眼,也不干涉他们俩的交流。

    林冉看了看乔熙,又看了看乔晚,还是说道:“好吧,乔姐姐,可以了吗?”

    乔熙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松开乔晚的手,和林冉站到一起,还帮他拉开了自己旁边的椅子。

    林冉却趁着乔熙拉椅子的时候,对着乔晚挤眉弄眼地张口说道:“姐姐,姐姐。”

    却只是做出口型,并未发出声音。

    两个小家伙咚咚咚地跑去洗了手,并排坐在一起看着饭桌,就等着开饭了。

    乔晚怎么看怎么有趣,就连其他几个在场的大人,脸上都是带着笑容的。

    这么一顿饭,吃得是宾主尽欢。

    除了最后刘姨发威,硬是将一桌子菜都塞进了大家的肚子里,撑得杨禄川都端不住副总的架子,只能鼓着肚皮走出门以外,一切很都和谐。

    “晚丫头啊,明儿,嗝!”杨禄川话说到一半,突然打了一个嗝,“哎呀,这么一打,肚子里终于腾出了点儿空间了。”

    他在肚子上摸了摸,这才说道:“正好手上的单子也完成了,明天出去放松放松啊。”

    “可我……”

    “上次不是说好了吗?我和你阿姨还有杨乐弟弟,带你们姐弟出去玩玩,”杨禄川极力劝说,“你还没见过你阿姨和杨乐弟弟吧?正好这次见见面,别以后在街上遇到了都不认识。再说了,我瞧乔熙现在也挺好的,是不是该带出去见见世面了?成天待在家里也不是个事儿啊。”

    乔晚本来听到前面的话,就有些动摇了。

    前一世她和杨禄川家里的人互不相识,后来杨禄川莫名失踪,她连联系他家里人寻找都无计可施。后来跟在沈宴身边,有了门路,时间却已经隔得太久,根本无从联系了。

    乔晚对杨禄川本就有愧疚之心,听他这么说,自然是生出了些与他们见面的心思。

    再一听到后面的内容,她就更是没什么可犹豫的了。

    自从上次过年出了一趟门,乔熙就再也没有这样的经历。最多也就是在小区里和林冉玩玩。

    如今他的状态比以前好得多,的确该往外扩大一下交际范围了。

    “那好,明天我们一起出门,待会儿我就打电话安排一下手里的工作。”乔晚对着杨禄川点了点头。

    杨禄川这才满意地笑了笑:“这就对了,老陈就不用去了。我明天开辆大的家用车,正好一家人坐上去。”

    听他把自己和乔熙也算作一家人里,乔晚心里更暖,自然不会拒绝。

    等到送走了客人,又帮着刘姨收拾好了东西,时间已经不早了。

    乔熙平时睡得早,这会儿已经是呵欠连连,跟姐姐道了晚安就上楼睡觉去了。

    乔晚也回了房间。

    先是安排了一下公司里的事情,接着她看了看手机里的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拨了出去:“明天派人过来,嗯,暗中跟着就行,必须保护好大家的安全,其他的你们自己注意……”

    挂断电话之后,乔晚这才放下心来。

    乔明芬他们那条线已经钓了很久了。

    这段时间那家人已经在蠢蠢欲动,即使没有住进乔家,还是和上一世一样走到了这个地步,估计就在这几个月之间,就会对乔晚动手了。

    平时倒无所谓,她身边一直有人跟着的。

    但明天有乔熙在,而且还有上一世被她家连累的杨禄川,杨家也还有个小男孩儿,乔晚不得不更慎重一些。

    哪怕是多费一些心思,只要能保证大家的安危就好。

    她钓的是鱼,可没想过把鱼竿也一起丢进河里深陷泥潭。

    至于沈宴那儿……

    乔晚想了想,决定放下手机。

    已经请了一支专业的保镖队伍在暗中跟着,不用再让沈宴过来了。这么一大群人,未免也太过兴师动众。

    而且,她也不知道该用什么借口让沈宴跟着同行,总不能让他和保镖一样藏匿行踪跟在后面吧?那样她反而要担心沈宴的安全问题了。

    将事情都安排妥当之后,乔晚这才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乔晚便自动醒来。

    先是去楼下慢跑了一圈,这才回来简单冲洗了一下,换上衣服和乔熙一起坐着吃了早餐。

    “乔熙,今天跟姐姐出去玩好吗?”

    乔晚试着问道。

    乔熙并不知道是要走多远,还以为就在小区里,听到能和这段时间忙得早出晚归的姐姐一起玩,顿时高兴地点了点头。

    “我们去游乐场玩,”乔晚见他顿时哑了声,连忙说道,“姐姐还没去过那儿,而且还有另一个小弟弟在,乔熙不陪姐姐吗?”

    见她这样看着自己,乔熙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轻轻握住了乔晚的指尖晃了晃:“陪姐姐,你,不要其他弟弟,只要乔熙。”

    “好!”乔晚被这小家伙逗乐了,反握住他的手,“放心,姐姐只有乔熙一个弟弟。”

    姐弟俩收拾妥当以后,杨禄川的车子也到了。

    乔晚带着乔熙坐上车,却发现车上只有驾驶座上坐着杨禄川,根本不见其他人。

    杨禄川笑着转过头来说道:“你阿姨先带着杨乐去游乐场门口排队买票了,咱们待会儿去了直接就能进门。快做好系上安全带,咱们要出发了。”

    乔晚知道他们这是为了乔熙着想。

    排队的地方人太多,对乔熙来说压力实在太大了。

    杨禄川的儿子杨乐比乔熙还小几岁,让这么一个小孩子和他妈妈去排队买票,乔晚又是感激又是愧疚:“杨叔,其实……”

    “别说这么多,杨乐那小子皮着呢,早就想去那儿玩了,让他跟着车子过来还不情愿,你可别想多了。”

    既然杨禄川不让提,乔晚也就只能把一切都记在了心里。

    乔熙虽然不太明白他们在讨论什么,却也能感觉到人的善意,对着杨禄川的后脑勺笑了笑,又趴在玻璃窗上看外面的风景。

    杨禄川见他们姐弟俩都坐好了,这才踩动了油门,平稳地将车开了出去。

    在他们的车子开出去后不久,另一辆车也跟着出发了,呈保护的状态遥遥地坠在了他们后面。

    乔晚的手机上很快就收到了反馈消息,她看了一眼信息,心里也有了底气。将手机收起来后,轻声跟乔熙说着话,帮他缓解外出时略有些急躁不安的心情。

    杨禄川再怎么能干,也只是一个商人,没那么多的侦探技能,当然没有发现后面还跟着一辆车子。

    一路平安无事地开到了游乐场,车子才在旁边的停车场上停了下来。

    “好了,走吧!”杨禄川看了一眼手机上的信息,“他们已经买好票了,就在入口处等着我们呢!”

    说着,还摇了摇手机,看上去笑得十分愉快。

    显然,杨禄川对他的家人是很看重的,一提起来说话的语调都轻快了不少。

    乔晚牵起了乔熙的手,免得他走丢了,跟在杨禄川后面往入口处走去。

    乔熙紧紧地贴在姐姐身边,一双大眼睛不时地看着周围,惊奇又小心,像是一只刚出洞的小耗子,稍微有一点儿动静都能把他吓得缩回自己的小窝去。

    才刚接近游乐园的入口处,几人就看到一个小肉团子从不远的地方冲了过来,直直地扑进了杨禄川的怀里:“爸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