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坊市
    “大少爷回来了。”

    门外小丫头们的行礼声,传到了屋内,月灵站起身向外走去。

    夕阳西下,一身蓝衣的年轻男子映着落日缓缓走近,俊朗的脸庞带着温暖的笑意。

    “哥哥,”

    “妹妹,”月清见到月灵站在门外迎接自己,急忙上前,“月儿的身体可好些了?”

    月灵微微笑,“哥哥放心,已经好了,金家五叔叔已经说了,以后都不用去灵雾峰了,你看我是不是好了。”

    月清仔细打量着自家妹妹,脸色红润,身体也没有了之前的柔弱之态,整个人明朗了不少,“嗯,妹妹的气色看起来好了很多。”

    “嘿嘿,哥哥快进来吧,爹娘都等急了。”月灵拉着月清回到屋内。

    月清一见到两位双亲就跪地行礼,“爹娘,孩儿回来了。”

    “清儿,快起来,让娘看看。”

    月清起身,走到自家娘亲身边,“娘,”

    “好好好,我们清儿修为又进益了。”

    月封打量了自家儿子一眼,接过话,

    “清儿现在是金丹后期的修为了吧!”

    “嗯,孩儿月前才突破到金丹后期,爹爹和娘亲要突破元婴了吧?”

    “你爹爹就要准备冲击元婴了,我还要再过段时间呢。”林乐拉着儿子的手,坐下,“清儿这次的事情办的还可顺利?”

    “一切都很顺利,娘亲不必担心,今次孩儿回来打算冲击到元婴之后再出宗门,这样也好在家好好陪陪你们。”

    月清说着他的打算,这次他离家一年之久,也不知道家中出了什么事没有,“爹娘,家中近来可好。”

    “你放心,家里没什么大事,倒是你妹妹有件大喜事。”

    月清看了看安静坐着的妹妹,“月儿,可是有什么事情没和哥哥说呢?”

    没等月灵开口,林乐就开口笑道:

    “清儿,你妹妹现在是炼气二层的修为了。”

    “什么,”月清激动地站起来,“什么时候的事,我为什么看不出来,妹妹不是没有灵根吗?”

    看着自家儿子这吃惊的样,月封还是很淡定的,“你妹妹不是没有灵根,是我们不知道那是什么灵根才闹出的误会,昨日晚间月儿引气入体,今天就是炼气二层的修为了,我们当时也是吓到了呢。”

    “这怎么会?”月清一时有些发蒙,“月儿告诉哥哥你到底是什么灵根?”

    “这个,”月灵还真不好说,“我看到了好多种光点jin ru体内呢,只不过他们jin ru丹田后都是混沌一片的,所以我具体也不知道。”

    月清不可置信的看向父亲大人,月封没有丝毫犹豫的点头,“我已经查看过了,确实如此,这也是我们没有对外公布的原因。”

    月清瞬间就想通了其中的利害关系,一时又有些担忧起来。

    倒是月灵一脸的淡定,“哥哥,我现在可是要比以前好多了,可以与你们一起追寻大道,月儿很是开心呢,以后我们一家人可以长长久久的在一起了。”

    月清一想也是,多少个日夜里他都在担心这个妹妹会在百年之后离开他们,那时候他将会是怎样的心痛,可是现在事情出现了转机,应该开心的,“以后,我亲自教妹妹各种功法。”

    “嗯,谢谢哥哥,不过哥哥你要再给我些金雷符才行。”

    “嗯?为什么?上次我给你的金雷符你用完了?”

    “没有,我只是想要备用而已,不过哥哥的金雷符真的很好用啊!”

    月清莞尔,“你怎么会用金雷符,遇到什么危险了吗?”

    “这丫头胆子大得很,昨日跑到黑森林里遇到了飞天狼,被困住了,用了很多金雷符才逃出来,昨日她回来的时候什么也没说,还是文翔那孩子来禀报,我们才知道的。”

    想起自家女儿遇上的危险事,他们两口子就是一阵心悸,偏这孩子自己心大,昨日竟然没和他们说,今天又发生了这么些事,现在还没和她算账呢。

    月灵见自家双亲一脸严肃的,赶紧灭火,“爹爹,娘亲,那只是不小心碰到的,再说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们就别担心了,而且我现在已经算是修真之人了,这些事不是早晚都会碰到的,现在提前适应、适应嘛。”

    “那也不行,你现在太弱了,一不小心就会丢了性命的。”

    月灵听着这话看看自己身上穿的极品金缕衣,可抵御金丹期真人的攻击,除非元婴老祖出手,否则谁能出手伤了她,况且她储物戒里还有一堆保命的灵符、灵器,这种情况下自己怎么会早夭,难不成是被她自己蠢死的吗?

    “明天开始我来训练月儿的功法。”

    月清一句话决定了月灵之后的修炼生涯,对此,月灵内心其实是有些小期待的。

    是夜,月灵坐在床上闭目修炼,月灵仔细的观察着那些灵力流过的地方,一圈又一圈,还有些瘦弱的经脉在灵力的滋养下一点点的变化,更加的坚韧,还有一丝丝的扩大。

    随着月灵的修炼手腕处的玉镯发出莹莹的光芒,随即那些灵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围绕在月灵的四周,直到像是一个蚕蛹一样的包裹着月灵才停下吸收更多的灵气,被这样的灵气包围着,月灵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舒畅,那种玄而又玄的感觉再次让月灵沉浸了进去。

    一夜过去,从修炼中清醒过来,月灵没有一丝的困乏,反而很是精神,摸着咕咕叫的肚子,月灵决定出去找点东西吃。随意洗漱一番,月灵跨步而出。

    “大小姐,您起了。”

    月灵望着守在门口的丫丫,很是开心,“丫丫,你筑基成功了?”

    丫丫脸上的小酒窝一闪一闪的,“托小姐的福,奴婢筑基成功了。”

    “哇,真是太好了,恭喜丫丫了。”

    “谢谢小姐,小姐要先用饭吗?”

    “哦,给我送些粥吧,清淡一点就行。”月灵随即想到,“丫丫你出关了,那花花呢?”

    “花花还没出关呢,想来她还要一阵子才行呢,小姐,我先给您传膳。”

    “嗯,去吧,我自己在院子里转转。”

    “是。”

    清晨的明月楼还沉浸在薄雾中,有一丝朦胧的美感。

    月灵漫步在花园中,醉人的花香不时窜进月灵的鼻子里,月灵随手采了一些花,拿着回到屋内,找出一件白色的瓷瓶,把花插进瓶里,带着露珠的花儿,看着很是惹人怜爱,月灵自己欣赏了一番,把花瓶放在了一侧的方桌之上。

    丫丫端着托盘,上面放着一碗灵粥,还有几盘小菜。

    “小姐,用膳了。”

    “哦,”月灵洗洗手,做回饭桌,先是喝了一口粥,顺滑爽口,不错。

    未及月灵就放下碗筷,接过丫丫送来的丝帕,擦了擦手,站起来坐在软榻上,端着一杯灵茶,慢慢的喝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