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孙冰
    虽然就隔了一条街,可是这条街明显比刚刚的街道安静许多,但是人也不少,只是都打扮的比较有钱一些。

    一间一间的商铺干净整洁,月灵带着徐慧走进一座茶楼。

    “几位客官要些什么?”见到她们几人进来,店小二急忙招呼道。

    月灵找了个临窗的位置坐下,“来壶清茶,再拿些点心。”

    “好的,客官您稍等。”

    这时月灵才再次认真的打量着徐慧,她没有紧张失措,也没有东张西望,整个人安静的很。

    月灵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你叫什么名字?”

    “徐慧。”

    徐慧没想到两天的时间她又见到了这个传说中的大小姐,第一次她救了他们,这一次她帮自己解了围,真是一个心善的人。

    要是月灵知道徐慧是这样想她的,她一定会惊讶的。月灵知道她其实是一个很冷情的人,不过这时候她还不知道徐慧是这样想她的,她此时只觉得和徐慧有些气场相合而已。

    “你很喜欢炼药?”月灵继续开口问。

    “嗯,”徐慧点点头,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问这个。

    “你怎么没有进内门?你现在是什么修为?你想要拜入金家的灵虚峰吗?”

    “啊,”徐慧被月灵问的有些懵,“我现在是炼气五层,jin ru内门要筑基才可以,或者是直接被哪位真人收为真传弟子才行,否则只能一层层往上修炼。”

    说到这里徐慧停顿了一下,“而且,灵虚峰只收火灵根或者金系灵根的弟子。”她只是一个金木水三系灵根的小人物,徐慧在心里默默的叹息。

    对于灵虚峰对外收徒的规则月灵倒是不清楚,她仔细想了想自己确实没有听金域说过这些。

    她也不想想一位金家的老祖,怎么会给月家的大小姐讲这些底层的规则。

    两个生活在这世间顶端的人怎么也不会有这种话题可聊的,而且这位老祖还是拜在药王峰无渺真人座下的。

    不过这些也不在月灵的关心范围,她也就是好奇问一句。

    “那你将来有什么打算吗?”

    打算吗?徐慧不是没想过,可是她是三系灵根,十一岁被选进宗门六年了才到达炼气五层的修为,想要筑基还不知道要多久。

    进不去内门就无法学到完全适合她的功法,那样她就没有机会去找那个人,去问一问他为什么那样轻易的就抛弃了他们母女,难道真的是因为情劫已了,他就转身离开她们,继续追寻他的大道吗?

    看着突然沉闷下来的徐慧,月灵了然,还真的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子啊,突然月灵对她更加的好奇了。

    月灵放下茶盏,“你还好吧?”

    徐慧回神,苦笑一下,现在想这些做什么,一切都要有机会见到才行。

    “今日多谢月小姐出手相助,以后有什么用到我徐慧的地方,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月灵对这些誓言看的很轻,可是这时候她就是愿意相信这个徐慧,相信她一定可以做到的,真是莫名其妙的想法啊。

    “徐、慧,徐小姐你太客气了,我只是顺手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

    “我知道对于月小姐您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而与我而言却是最重之事,今日之事月小姐可以不在意,我却要时刻铭记在心的。”

    月灵正打算转移一下别的话题,却转眼间看到刚刚的那个孙一霸,领着一个穿着蓝色道袍的男子向她们这个方向而来。

    其他几位也很快发现了这一情况,林妈妈和丫丫看了一眼继续淡定的坐着。

    可徐慧却是想到,这随着孙一霸来的肯定是他那天才哥哥孙冰。

    徐慧站起身来,对月灵拱拱手,“月小姐,今天谢谢你了,这孙一霸过来找麻烦了,月小姐还是请尽快离开吧。”

    徐慧这句话倒是让一旁的林妈妈对她高看一眼,知道自家小姐身份,一没拍马屁,二没借机攀附,这下更是拒绝小姐来为她担责任,倒是一个心正之人。

    月灵根本没把这什么孙冰看在眼里,对他的师傅,月灵还感些兴趣。对于这种人,月灵相信这整个道宗敢得罪自己的还没几人,就算他们不服,可还是不敢,这就是月家给她的,要不然她什么都不是。

    想起前世的月华,从小受着世家的教养,长大了还没回报家族,家就没了。

    她不知道这一世她会不会也遇到月华的遭遇,到那时她又会怎样呢?

    “喂,你,快把那雨花石拿出来,否则、”

    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就被他的哥哥孙冰拦住,虽然没有说出口,可是大家都是明白人,自然知道他的未尽之言。

    “月小姐。”

    孙冰拱手施礼。

    月灵被孙一霸那声大叫,从回忆里惊醒,看着在自己面前恭敬行礼的孙冰,月灵知道与其担心以后的月家会如何?不如让自己强大起来,把那一点点的可能变成不可能。

    “孙师兄,”月灵想了想,应该是这样称呼的。

    可是孙冰却是受宠若惊,“不敢当。”

    “孙师兄可是来要雨花石的,”说着,月灵也不听孙冰如何回答,“我很喜欢那块石头,想做个装饰物,孙师兄觉得怎么样?”

    “自然是月小姐喜欢就好。”

    “嗯,那就好,孙师兄还有什么事吗?”

    “无事,在下告辞。”

    “哎,哥哥,你怎么这样,那块雨花石是我先看上的,怎么能给她。”

    一旁的孙一霸这时候还心大的嚷嚷着,要月灵把雨花石还给他。

    孙冰快被他这个弟弟给蠢死了,这时候也不在乎是不是会让人看笑话了,施了一个禁言术,孙一霸就说不出话来了,吓得他惊恐万分。

    “让月小姐见笑了,回去我就教训他,在下告辞。”

    月灵对这种小事混不在意,点点头,孙冰就带着自己的弟弟和他的一帮小弟离开了。

    直到走到街角处,孙冰才施法撤了孙一霸的禁言术。

    “啊、啊、大哥,你干嘛?”一恢复自由的孙一霸,大叫的冲孙冰嚷嚷着,“你干嘛对那个没有修为的女人那么客气,你说,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孙冰简直是被自家兄弟如此粗暴的言论给惊呆了,可他那宝贝弟弟还在,哭哭唧唧的指控他。

    “我知道,你早就不想管我了,现在看我被人欺负,你也坐视不理,我知道,要不是爹娘临终的嘱托,你早就不想理我了,你嫌我给你拖后腿,丢你人,啊,嘤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