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训练
    翌日一大早,月清就来到明月楼找自家妹妹。

    “林妈妈,月儿还没起吗?”

    “大少爷,小姐还没起,要老奴去叫小姐起床吗?”

    “别”月清伸手拦着,“她身体才完全好,肯定还有些弱,让她多休息一会儿吧。”

    “是。”

    屋内月灵听到外面的声音,退出修炼。

    “哥哥。”

    月清听到妹妹的声音,以为是自己把她吵起来了,歉疚的很。

    “月儿是哥哥把你吵醒了,你还累吗?要不要再睡会儿?”

    月灵笑了笑,“哥哥,你进来吧,我不困了。”

    “哦,好。”

    说着就见,月清今日一袭青衣打扮的很是清爽。

    “哥哥今日是要出门吗?”

    “怎么,你看出来了,不过今日不是我一个人出门。而是我们两个,你快点洗漱,吃完饭,我带你去。”

    月灵惊叫,“哦,哥哥要带我去哪里?”

    月清神秘的摇了摇头,“去了你就知道了,现在赶紧让林妈妈帮你收拾收拾,一会儿我们就走。”

    月灵见他不说,也不逼问,反正早晚都会知道的,这么想着月灵也就起身去洗漱、更衣了。

    待月灵出来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放了自己喜欢吃的各种粥品,和小菜。

    月清陪着月灵吃了点,就不停的给她夹菜了。

    吃完饭,月灵看着还是一脸休闲的哥哥,也很是淡定的端起茶杯,慢慢品茶,不得不说这丫丫泡茶还是很有一手的,完全保持了茶的鲜香,清透,真是好茶啊。

    月清好笑的看着自家妹妹的动作静,从小她就是这样,一点好奇心都没有,搞得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好了,收拾好了,就跟我走吧。”

    月灵一脸坏笑的放下茶杯,“去哪啊,要不要带什么东西啊?”

    “现在不用,你只要跟我走就行了。”

    “哦,好吧。”

    月灵站起身,随着哥哥向外走。

    来到屋外,月清一把揽起月灵乘风而去,林妈妈和丫丫见状也一同跟上。

    片刻之后,月清在一处茂密的森林里落下。

    月灵站在那儿,仔细打量这周围的环境,没什么好看的景致或者特殊的地方啊?

    “哥哥?”

    “以后这就是你修炼的地方,以后每一天你都在这里修炼,知道吗?”

    月灵眨眨眼,“为什么?”

    “一会儿你就用你学到的法术去攻击妖兽,直到把灵力用尽。”

    “啊,”

    “啊什么啊,现在开始吧。”

    ……

    望着身前十米外的一只粽兔,月灵咽咽口水,活了两辈子今天竟然要杀生了,哎呦喂,她怎么就那么下不去手呢?

    “月儿,你在怕什么?前日你不是还和飞天狼交手过吗?现在这只是一只一阶的粽兔,用你的金箭术一箭就解决了。”

    月灵无语的看着他,这能一样吗?那是危险时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而且那次她也没怎么出手啊,只是随意扔了几张他画的符啊,现在是什么?亲自杀生啊。

    偶,我的天,月灵不住地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连往生经都念了,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往粽兔那里射了一剑,好嘛,没中。

    月灵转头看看在一旁嗤嗤笑的哥哥,还有那忍着笑意的丫丫,还是林妈妈厚道,没有嘲笑她。

    “小姐,你要出手迅速,在它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一击毙命。”

    好嘛这刀补的,月灵低头看看自己的手,白皙修长,唉。

    远处那只肥肥的粽兔,躲过了攻击,看了看那袭击自己的人,呲了呲牙,转身跑了。

    呦呵,月灵受刺激了,瞬间数只飞剑齐发,转眼间,那只刚刚还向她挑衅的兔子,一命呜呼了。

    月灵走过去,看着被刺的不成样子的粽兔,心里特无语,让你嘲笑我,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月灵站在粽兔不远的地方,回头看自家哥哥。

    “月儿,你把它收拾了吧。”

    “啊?”

    “我的意思是说,这是你的战利品,你把它身上的材料分一分,能吃的就是我们的午餐,不能吃的你给归置归置收起来。”

    月灵呆在那儿,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血糊糊的兔子,哇,她有洁癖,有很严重的洁癖,不仅是身上的还有心理上的,月灵一脸可怜怜兮兮的看着自家哥哥,想着他不要这么逼迫她,她真是下不去手啊。

    看着她那样子月清也是不忍心,可是他又不得不狠心,这是必经的过程,修仙哪是那么好修的,你没有自保能力,没有生存能力,到时吃亏的不还是自己,吃点小亏还能再找补回来,可是要是丢了性命呢,那一切不就完了。

    “月儿,这修真界的每一个人都是这么过来的,当年哥哥比你这还惨呢,不就是脏一下手吗,一会儿洗洗就行了。”

    月灵想要暴走,这是洗洗的事儿吗,身上的洗掉了,可是印到心上的要怎么洗?

    看着她那一副纠结的模样,却是林妈妈先受不了,“大少爷,小姐还小,要不我、、、”

    “林妈妈,月儿十五岁了,你想想那些十五岁的弟子现在在做什么?而且月儿的起点就比别人的晚,她现在刚起步,可是其他家的弟子,好一些的就要筑基了吧?”

    “这、、、”

    林妈妈也低下了头,是啊,世家里的少爷小姐,有灵根的从小就开始修炼了,资格好的现在可不就要筑基了,就算那差一点的也是炼气高层了,可是自家小姐才刚刚开始,这就落后人家好些,不抓紧时间补上去,到时候小姐可就吃亏了。

    月灵眼见没人帮自己,在那儿纠结了半天,还是硬着头皮拿出一把匕首,闭上眼睛伸出手把粽兔的皮毛给剥了下来。

    从小月灵就很害怕这些小动物,所以她的明月楼里除了人还是人,没有一只小动物,别的人还养一些可爱的妖兽,可是她是看见就受不了的。

    现在摸着还是温热的妖兽尸体,月灵心里发颤,可是她还得忍着,把它们一块块的分好,归置干净。

    最后月灵看着那一块块血淋淋的妖兽肉,胃里一阵翻腾,“呕、、、、”

    月灵吐了,连胆水都吐出来了。她虚弱的趴在地上,眼底一片黑,可是看见自己手上沾染的鲜血,月灵又是一阵吐。

    最后她想要用一个凝水术给自己洗洗干净,可是竟然被人给拦住了。

    “月儿,你还没把它们收起来。”

    月清强忍着自己的心痛,拦着月灵让她把那些东西收拾干净,然后收起来。

    月灵闭上眼睛,深深吸气,然后**着手接过月清递来的储物袋,把那些肉块一遍遍的用凝水术洗干净,用大的树叶包起来放进去,然后再把那张兔皮洗干净,包起来,放进去。

    做这些的时候,月灵的内心是麻木的,她把自己回归到还在月华识海里的时候,那时候她就经常冷眼看着月华做着一些傻事,就像现在她冷眼看着自己收拾这些血淋淋的东西一样。

    虽说她也吃肉,可从没想过自己会亲手杀了它们,多么矫情的想法啊,这十五年被月家娇养着,消磨了她骨子里的冷漠。

    如今这些东西要一点一点的找回来了,月灵收好最后一点东西,给自己洗了洗手,身上的脏东西倒是一点没收拾,她知道自己现在该一点点的接受这些东西,她已经不再是被娇养着的世家小姐了。

    她知道月清这一系列的行为都是为她好,虽说她现在有月家庇护,可是将来呢?等到她离开月家,走出宗门的时候呢?修真界何其大,并不是每个人都忌惮月家的实力的,要不然她怎么会早产?娘怎么会受伤?而且一直没有报了这一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