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剑意
    这次带着弟子去杨柳山秘境的是落英峰的了无真人,还有几位金丹期的真人,而月清就是这金丹真人中的一位。其他的炼气期的弟子五十位,筑基期弟子一百位。

    人数还是很多的,月灵在人群中看到了徐慧,还有上次在黑森林里见到的那位背着师妹的师兄。

    月灵冲徐慧笑了笑,见她也是回以一笑,心里很是开心,不过月灵并没有立马过去找她,而是乖乖的跟在自家哥哥身后向了无真人走去。

    “了无师伯,”月灵随着哥哥行礼。

    “嗯,这是你妹妹吧。”了无真人扶着自己的白胡子,笑呵呵的看着月灵。

    “回师伯,这是舍妹月灵,今天带她一同去杨柳山秘境见见世面。”

    “哦?好啊。”了无真人看向月灵,“听说你一月之前去了黑森林?”

    月灵没想到了无真人会说起这个话题,一时之间有些愣住,不过也是转瞬即逝,“是,那次是我第一次到黑森林,想要看看各位师兄师姐们是怎样历练的。”

    “原来如此,”了无点点头,对自己身后的洛天和魏真说,“你们两个还不过来谢谢月丫头。”

    魏真急忙拉着自家看着月灵发呆的洛天师兄上前,“多谢月师妹当日相救之恩。”

    “师兄师姐客气了,月灵不敢当。”月灵没想到原来这两人是了无真人的徒弟。

    “你不用对他们客气,当日要不是你出手相救他们早就葬身在飞天狼口里了。”

    提起这事了无真人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两个弟子,两个筑基期的修士,一个受伤狼狈不堪,一个昏迷不醒,最后被一个没有修为的小丫头给救了,真是丢尽了他的脸面。

    魏真和洛天尴尬的低着头,魏真是自己昏迷了没有见到那个场面,洛天是一心一意的想着自己狼狈的一面被她给看见了,心里别扭呢。

    月灵也看见了两人的神色,想着缓和一下气氛,“两位师兄师姐,我叫月灵,不知两位?”

    “我叫魏真,这是我师兄洛天,是吧师兄?”魏真用胳膊碰了一下洛天,又低声在洛天的耳边道,“师兄,回魂了。”

    “啊,哦,”洛天急忙收回看向月灵的视线,“我叫洛天,月师妹有礼了。”

    月灵笑笑,“洛师兄客气了。”

    这时了无真人拿出一串菩提,送给月灵,“这是须弥菩提给你拿着养养身子吧。”

    月灵上前接过,“多谢师伯。”

    “嗯,好了我们走吧。”

    说着了无真人率先上了飞船,月灵跟着自家哥哥随后跟上。

    这座飞船是道宗专门运送弟子去往各处的交通工具,一共上下三层,月灵跟着自家哥哥住在三楼,别的金丹真人也住在三楼,其他筑基的和炼气期的弟子住在二楼和一楼。

    飞船起飞向着北方飞去,月灵站在甲板上看向道宗的方向,这是她第一次离开宗门,离开月家。

    月灵心中有着无限感慨,而这时魏真拉着洛天来到月灵的身边,“月师妹是第一次离开宗门吗?”

    “是啊,”月灵听到声音回头,“魏师姐经常出外历练吧?”

    魏真不好意思的笑笑,“也不是经常,我才刚刚筑基,洛师兄倒是出来过几次。”

    “哦,那还真好啊。”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每天修炼太无聊了。”突然魏真好奇的问道,“月师妹我听说你身体不好,常年在灵雾峰修养,你现在好了吗?”

    月灵还是很喜欢她率真的个性,“我现在好了,不去灵雾峰了。”

    “哦,那灵雾峰真的灵气很浓郁,很美吗?”

    月灵好笑,原来她关心的是这个,“嗯,灵雾峰灵气很浓郁,也很美,尤其是在太阳初升和晚霞的时候。”

    “哇,好棒啊,要是我什么时候能去灵雾峰看看就好了。”魏真一脸的向往。

    “师妹。”洛天见她越说越离谱,提醒道。

    魏真这时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嘟着嘴巴,“唉呀,我知道了,我只是说说,说说而已。”

    月灵这时也想到了这灵雾峰是道宗最神秘所在,并不是谁都可以jin ru的,当年为了自己能够jin ru灵雾峰疗养,自家爹爹好像还让出了一处道场,好像是幽冥界?

    月灵想着什么时候自己一定要到幽冥界看看,看看是怎么样的地方可以让宗门做出如此让步。

    从道宗到杨柳山秘境需要半个月的时间,这半个月里月灵除了和来访的魏真说说话,其他时间就待在自己的房间里修炼。

    现在月灵这也是正拿着一本剑谱看着,这是一本初级的剑法,很好学,月灵已经可以熟练的掌握了。

    说起来月灵这也是没办法,那神女剑法实在是太高深了,直到现在月灵那剑尖才抬起了有三分之一的距离,也就是说那一剑她才领悟了有三成,实在是不好练。

    但是月灵也不想老是用术法修炼,总觉得神奇是神奇,就是缺了那么一点痛快。

    而剑就不同了,她可是幻想过多次自己一剑扫天下的气势的,多么威风霸气啊。

    虽说现在想的有些远,可是这也是个小目标不是。最后,月灵决定这神女剑法她练,可是她也要系统的学习一下剑道之术,从最浅显的开始,由简入深,肯定能帮助她更深入的了解神女剑法,所谓一法通,法法通不是。

    所以月灵现在就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停的练习飞羽剑,这是最初级的剑法,讲究的是一个轻,快,犹如翩翩鸿毛,却又犀利无比。

    月灵想象着自己是那翩翩鸿毛,时快时慢悠悠飘下,最终划破时空,一剑破击。

    “砰”的一声,关闭的房门轰的一声在月灵强大的剑意下轰然倒塌,碎的只剩一点残渣。

    月灵睁开眼睛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坏了,而听到声响的月清自然是第一时间就冲了过来。

    “月儿?”

    “哥哥”月灵抬头,一脸的无助,“哥哥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的,我、、、”

    月清仔细的检查着自家妹妹的身体,见她自己完好无损,放下一颗担忧的心,抱住她,“好了,月儿没事,别害怕。”

    月灵把头埋进自家哥哥怀里,“哥哥,现在怎么办啊,我把门给弄坏了。”

    月清回头看看已经碎成渣子的门,心里很是无语,还真是坏的彻底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