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新住处
    金邬领着两人来到一处院子里,“这里是外事堂,所有弟子都在这里领取生活必需品,这里也发布各种任务,大家都可以视情况而定,当然还有一些是你们必须执行的任务,到时候你们能做的只能是听从,没有任何的讨价还价。”

    说着金邬回头观察着月灵的表情,见她很认真的听着,满意的点点头继续道:

    “当然你们任务完成之后会有相对应的积分,到时候你就可以凭你的积分换取这上面的任何东西。”

    然后金邬就大手一挥出现在月灵面前一个积分兑换明细表,上面琳琅满目的显示着各种武器、丹药、宝物、符篆,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看不到的,可以说是相当的厉害了。

    “当然这个积分与宗门内的积分是不一样的,咱们天龙山是不归宗门管,所以你在这里所得的积分是不能在宗门的任务堂兑换任何东西的。当然我们这里的东西肯定能够满足你们的需要,如果这里都找不到的东西相信你们在宗门也是很难找到的,就和你这么说吧,在咱们天龙山你能找到这个大陆上你需要的任何东西,如果这里没有那你就只能去往它界了。”

    “它界?”月灵疑问出声,“这里可以直通它界吗?”

    金邬看了一眼一直跟着他们,却没有说话的月封一眼,月封对他挑了挑眉,并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这些东西你以后会在明悟堂学到,现在先来看看你以后的住处吧。”

    说着金邬打开一卷画轴,随着画轴的展开,月灵看见一座座山峦出现在这卷画上,而且还都是立体的,完全是三d效果图。

    “那这处就是你以后居住的地方,这里还有三处洞府没有人住,你挑一个吧。”

    月灵上前仔细的看着这三处地方,其实三处位置都挺近的,只不过有两处都紧挨着别的洞府,“这些红色的点是表示这里有人住吗?”

    金邬看了看月灵指着的那两处,点了点头,“嗯,这一处是路家的小子住的,这一处是尤家的小子住的,如果你再住进去那你们三家的人就凑齐了,说起来我们金家这一代还没有弟子习剑呢。”

    “怎么,你很失望?”一直不出声的月封这时候开口道。

    “失望,倒是不失望,只是眼看着这些小子一剑走天下觉得很是热血而已,不像我们家的小子们一个个的都不喜欢练剑。”

    “哦,是吗?不是听说你大哥生了一个女儿很喜欢练剑吗?怎么你们没让她走剑修的路子?”

    “你说的是玉丫头啊,她今年才八岁还没筑基呢,还要再看看。”

    “看什么,要我说那丫头的火灵根很适合练剑,你们就别耽误人家了,早早的练出剑意你们金家就也有剑修了,多好啊。”

    金邬没好气的白了月封一眼,“你以为谁都和你似的,家里俩孩子都走剑修的路子,小心你们月家的独门秘籍得不到传承。”

    月封不服气了,“哼,你这是嫉妒,我们家莹丫头学的就不错,今年才十二岁都已经该筑基了,不像你们家的一家子法修。”

    “哟,你这是看不起法修啊,那你也别练习法术了,直接改了不就好吗?月家主?”

    月封一听他这不阴不阳的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可是还是一脸倔强的硬挺着。

    月灵一看这气氛被自家爹爹搞得有点僵,赶紧出来圆场,“那个金叔叔,你看我是不是先选住的地方,还有您看下面您还有什么安排?”

    “哼,”金邬冷哼出声,“看在月丫头的面子上,我今天不和你一般见识。”

    “你,”

    “怎么?”

    眼看两人又要呛起来,月灵赶紧拉着自家爹爹,“爹,您看我住在这里好不,你看这里前后都没人,而且看着地方也好,还有一处山谷呢?”月灵指着山坳处的一处洞府给月封看。

    自家女儿的话月封还是听的,就见他仔细的观察了一番那个位置,点了点头,“这地方不错,你一个女孩子不能和那些男孩子住的太近了,这里不错,距离剑阵也不远,修炼也方便一些,就这里吧,金老六我们就选这处了。”

    金邬看了一眼,就拿出一个玉牌递给月灵,“这是那处洞府的玉牌,你一会儿直接把玉牌放进洞府前的明月灯里就可以进去了。”

    “哦,好,谢谢金叔叔。”

    “嗯,一会儿你路师兄会过来带你过去,你要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就问你路师兄,知道吗?”

    “知道了。”

    “嗯,这个你也拿着。”说着金邬拿出一个黑色的储物戒指递给月灵,“以后在这天龙山你就只有这一个储物法器,你手上的那个需要上交,你放心我们只是代为保管,等你出天龙山的时候可以自行拿走。”

    “哦,”这个月灵来的时候听自家哥哥说起过,也就没有犹豫的取下自己的储物戒指交给他。

    金邬拿在手中,直接把月灵的储物戒指送到了一个小格子里,月灵看了一眼,那里面还有好多个储物戒指,想来是其他弟子寄存在这里的。

    “哦,还有,”金邬又拿出一块纯黑色的玉牌,瞬间出手在月灵的眉心取了一滴血融进玉牌里,玉牌猛然间光华大盛一瞬间就莫入了月灵的眉心处。

    月灵略带惊讶的摸了摸自己的眉心,没有任何的感觉,好像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错觉一样。

    做完这一切金邬开口解释道:

    “这是你的身份玉牌,平时就是可以保证你在天龙山自由出入,但是在你们外出任务的时候就要把这玉牌拿出来,如果你们在外出事的话,我们这边会直接定位你们的位置,出去营救的,当然如果玉牌直接碎掉的话,那就说明你们已经死了,我们会找到凶手为你们报仇的。”

    “呃,”月灵不知道听到这话该有个什么表情,略尴尬的笑了笑。

    还好那位来接她的路师兄此刻进来了。

    “金堂主,您找我。”

    路师兄长得很酷,话也不多仅仅是瞟了月灵和月封一眼就站在那等着金邬发话了。

    “路远,这是你月伯伯和你月灵师妹,以后你月师妹就是你们剑修队伍的一名了,你们要照顾好她,知道吗?”

    路远面无表情的看了看月灵,又淡淡的看向金邬,“知道了。”

    金邬被他看的心头火起,“嘿,你小子怎么搞得,不知道打招呼啊,小心月清回来跟你拼命。”

    路远挑挑眉,“好啊,最近我正想找个人好好比试比试呢,他回来了正好。”

    金邬瞪眼,“那好啊,你就等着月清回来吧,我看要不了多长时间你的愿望就会实现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