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灵石啊灵石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到月灵身上的时候,她才猛然惊醒,自己竟然站在这里发呆到了天亮。

    月灵一脸惶然的看向上座,自家老祖还端坐在那里,只不过是闭着眼睛的。

    月灵想着自己应该先道歉,自己怎么可以在老祖面前出神,太过不敬了。

    可还没等月灵开口请罪,上首闭目休息的月辰已经淡淡开口:

    “你回去吧,好好练剑。”

    没有一丝的责怪,更没有对她盘问,表现的不像是一个长辈关心自家后辈的模样,这是对自己的不喜还是他原本就是这样子。

    月灵对于月辰现在的行事很是意外,但该死的就有一种原就该如此的错觉。她止住自己的胡思乱想,行礼退下。

    门外等着她的是昨晚刚刚见过的二叔,月灵一见他就笑着上前行礼。

    “二叔”

    “呵呵,灵丫头累了吧,走会二叔那里去,二叔给你做些好吃的,你好好休息一下。”

    说着月文上前一把抓住月灵的手臂,带着她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月灵顺着他的力道走了两步,笑嘻嘻的拒绝,“原本二叔相邀月灵不敢推辞,只不过我答应了路远师兄今天一起到讲经堂的,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回去了,否则就要让路师兄白等了。”

    月文停下脚步,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这个笑嘻嘻的小丫头,想着是不是老祖在她面前说了些什么?

    月灵由着他打量,一副坦然无畏的样子。

    最终月文一副可惜的样子,“唉,既然灵丫头这么说,那叔父就不勉强你了,那这个是二叔给你的见面礼,你可不要嫌少啊。”说着月文拿出一只储物戒指递给月灵。

    月灵对他的行为也不感到吃惊,笑呵呵的接过,“怎么会,二叔送给灵儿的肯定是好东西了,多谢二叔了。”

    月文见她收下,满意的点点头,“好了,我也不耽误你的时间了,这是我的灵宠千羽鹤,让它送你回去吧。”

    月文召唤出自己的灵宠,交待它送月灵回去。

    这是月灵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别人的灵宠,千羽鹤是一种很温和的妖兽,常常被人捉来做飞行灵宠。

    月灵在心中想着自己回去要不要也找一只灵宠代步,这没修炼道筑基自己可是不能御剑飞行啊,像这种常常靠别人帮忙代步的事,可真是不方便啊,要不今天下午就去找一只。

    这边月灵还在想着自己是否要找一只代步宠物的时候,一旁的月文已经交代好千羽鹤了,只见那千羽鹤长鸣一声,微微低身老实的站在月灵身旁。

    “好了,灵儿这家伙会送你回去的,你小心点,有什么事就来找二叔,知道吗?”

    “谢谢二叔,灵儿知道了,那灵儿告辞了。”

    说着月灵就坐到了千羽鹤的身上,月文一声招呼千羽鹤就长鸣一声飞了起来,月灵坐在千羽鹤身上向地下的月文摇手、离去。

    月文望着远去的月灵,心下叹息一声,转身向自家洞府走去。一进家门就看见了一直等着他的妻子,月文急忙上前扶着她的手臂,“柔儿你怎么出来了,小心身子。”

    叫柔儿的女子,温柔的笑笑,拍拍他的手,说“文哥,别担心,我的身子我清楚,不会有事的,那月灵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是老祖不让吗?”

    月文扶着她做到一侧的矮榻上,摇头,“不是,老祖没有阻拦,是她自己说路远等着她,要一起去讲经堂,就走了。”

    这柔儿顿时有些紧张的问道:

    “文哥你说她是不是知道什么,会不会是老祖昨天对她说了?”

    月文低头思考,“不像是老祖告诉她的,应该是她自己察觉到的,你要知道咱们老祖是个什么脾气的人,没有得到他老人家首肯的人,他是不会告诉她这么机密的事的。”

    “那她真是因为有事才拒绝你的?”

    “哼,有事是真,拒绝我也是真,你是没见到咱们这个侄女啊,太冷静了,面上一派见到亲人的热和劲儿,可是她的眼睛太冷静了,静的可怕,我都怀疑她是不是被人夺舍了。”

    “啊,不会吧,这老祖应该能看出来吧?”

    月文安抚下她紧张、慌乱的心情,笑道:

    “看你紧张的,怎么可能呢?她要是被夺舍了,我大哥第一个就发现了,还能让她到这天龙山来,我只是那么一说而已。”

    柔儿轻拍他的肩头,柔柔的嗔道:

    “文哥就爱吓唬我。”

    显然月文很是欢喜她这样子,一脸宠溺的看着她,“是我的错,再不这样了。”

    柔儿被他看的脸色绯红,低头小声道:

    “文哥,你说老祖宗到底是怎么想的?这次月灵能够修炼,来天龙山的事情他都瞒着你,是想做什么?不会真的想她做什么神女吧,这可多少年都没出过神女了,那传说是真的吗?”

    月文眯眯眼,冷声道:

    “谁知道呢?这世人都说月家的独门功法是掌中月,可是又有谁知这不过是个障眼法罢了。据说这月灵是五灵根,我看不尽然。”

    “嗯?怎么会,文哥可是见过月灵的灵根?”

    “就是不曾见过,我才怀疑啊,当年大哥一家先提前测试的灵根,我们都不知道当时的情况,只知道老祖进去看了一下,就说月灵没有灵根,还告诫我们不得在她面前提起天龙山的事情。可谁知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竟然能修炼了,还是一个五灵根?”

    “你怀疑是老祖欺骗大家?”

    月文摇头,“没有必要的,就算当时她就测出是五灵根的废材,我们月家难道还会抛弃她吗?你看看这些年她过得日子怎么会是废物的日子,我只是在想老祖到底想干什么,还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

    柔儿抚平他眉间的褶皱,关心道:

    “文哥不要想那么多了,只要我们的莹儿好好的就行。”

    “可是我怕我们莹儿会是她的踏脚石。”

    “怎么会?”那柔儿激动的坐直身子,“文哥你怎么会这么想?我们莹儿可从来没有招惹过她,而且莹儿这次闭关出来就该是筑基了,她是五灵根怎么也不会越过咱们莹儿的,哪怕她是长房嫡女。”

    “哎,你别激动,我这不是说说吗,我就是说说,说说。”

    月文见她这么激动,抱着她一通安抚。

    ######

    月灵不知道自家二叔和未见面的二婶,对自己会有这么多的想法,她现在正看着出现在自己洞府外的一个小女孩发呆呢。

    “大小姐?”

    月宝宝小心翼翼的看着月灵,也不知道这大小姐怎么会看到自己就呆住了。她一大早的就到月灵的洞府外等着她出来,没想到大小姐是从外面回来的,自己不会撞破了她什么事情吧?大小姐不会要杀她灭口吧?

    月灵回过神来,就见这个和前世月臻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子一脸紧张害怕的看着自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