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羡慕
    月灵审视着金逸,见他眼底没有一丝怨怼,反而都是真诚,想着为自己治疗了十五年的金域,随即冷声道:

    “管好她的嘴,明天你们就离开吧。”

    金域感激的点头,“谢谢,谢谢月姐姐,我一定看好莉莉,不让她打扰你。”

    月灵点点头,也不再管他们直接回身坐在自己简易的书桌前,开始画符。

    金逸回到尤家兄妹身边,低声对尤游说道:

    “你也看到了,月姐姐脾气不好,你看好她吧,再有下次我不会再出面替她求情了。”

    尤游这时候只好闷声答应了,金逸见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心底还是不服气,也不想多说什么。这一代的尤家主一直想取代月家的地位,可他也不想想月家是那么好取代的,现在搞得小辈都敢明目张胆的嘲讽月家人了,而且还是当着月家大小姐的面,难道他们忘了月家大小姐是怎么样的存在了吗?以前是不能修炼,偶尔说些闲话大家也都不太计较,毕竟她不能修炼是事实,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看看刚刚人家发出的剑气,以后怎么还会有人敢小瞧她,早晚这月大小姐会回到她应该在的位置上的。

    这尤家想要自己作死,他们金家可不想,看来以后要离这尤家兄妹远一点了,省的被他们连累到。想明白了之后,金逸也就不打算再劝这兄妹俩,自己跑到火堆旁,从自己的储物戒里拿出一只碗,从砂锅里给自己盛了一碗汤,喝了一口,回头对尤家兄妹,道:

    “过来吃点东西吧,月姐姐的手艺很好。”

    尤莉低声嘟囔道:“哥哥,我饿了,你去给我盛碗汤吧。”

    尤游本来还想着要劝一番自家小妹呢,没想到她自己想开了,开心道:

    “好,莉莉你在这坐着,哥哥去给你盛汤。”

    尤游手脚利索的盛好两碗汤,递给自家妹妹一碗,“莉莉,给,你快喝吧,不够了哥哥再去给你盛。”

    尤莉伸手接过,捧着碗小心的喝了一口,味道鲜美、灵气充足,整个身体都暖和了起来。这时候她抬头自看向正在认真画符的月灵,那认真的神色,仿佛他们这些人不存在似的。

    她从小就知道月家有一个不能修炼的大小姐,常年住在宗内的月家主宅,大家都不敢明目张胆的谈论她,怕得罪月家的人。

    她小时候不明白那些人为什么那么怕月家,都是宗门的四大家族,他们月家出了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还不能让人说了。可是她的姐姐告诉她曾经有一个人在背后谈论月家大小姐被关进了域十八层,那时候她还不知道域十八层是个什么地方,直到有一天一个背叛宗门的长老被关进域十八层,她偷偷的跟着进去看到了那令她恐惧的一幕,神魂被九天业火连烧整整九九八十一天,生不如死,神魂煎熬,那位长老凄厉的叫声她现在还记得。

    最后是姐姐找到了她,回到家后她整整烧了一个月,差点就把小命丢了,脱离危险的那一天娘抱着她哭了整整一天,就连平时冷情的姐姐也红了眼眶。自那以后她再也不敢议论有关月家大小姐的一切,但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关注她的一切讯息。

    而这次怂恿自家哥哥到妖兽森林找妖宠,也未尝不是她想要到这里来看看这位传说中的大小姐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是没想到这月大小姐一言不合就要出手伤人,回想着那道凌厉的剑气,自己差一点就死在她手里了。

    想到这里尤莉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惊颤,尤游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莉莉,怎么了,是冷了吗?来哥哥给你拿件披风。”

    尤莉抬手按住自家哥哥的手,“哥哥,别担心,我是想到了那只类人猿,没事的。”说完,尤莉一口气把碗里的汤带肉全部喝完,张嘴问道,“哥哥,那只类人猿你们怎么处理了?”

    尤游抬头看了看围在火堆旁吃饭的金逸,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当时我和你一样都受伤昏迷了,就连咱们怎么会在这儿的我都不知道。”

    “哦,那就是说,是金大哥救了我们,还把我们带到了月大小姐这里的。”

    “我也不清楚,不过我觉得应该是月大小姐救了我们,还把洞府让给我们休息的。”说完这些,尤游心里对月灵充满了不解,这大小姐是怎么做到一面行侠仗义的救人,一面又一言不合的想要杀人的,这人也太善变了吧。

    听到自家哥哥这样说,尤莉眼神一闪,站起身来到火堆旁,自己动手盛了一碗汤,见金逸望了过来,冲他笑了笑,“金大哥,刚才多谢你了。”

    金逸笑笑,“莉莉这些都是小事,大家和和气气的就好。”

    尤莉低下头,略不好意思的歉意道:“我知道了,我刚刚太过分了,我一会儿就向月姐姐道歉。”一番话说的啃啃切切。

    要不是金逸早就知道她的脾性,估计就要开心的老怀欣慰了,可是正因为他了解她,此刻才会有点担心的望着她。有心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闭上了嘴,算了,她想作死那就让她作好了,反正死的不是他。

    对于他们这些小动作月灵完全不关心,此时她的眼里心里只有符篆,只见她下笔如有神,顷刻之间就画好了十几张暴雷符,这暴雷符虽然比不上金雷符可是也是三阶的符篆,而且月灵画出来的都是顶级的符篆,没有一张报废的,可以说成功率是百分之百了。

    吃过饭的三人,就那样直愣愣的看着月灵不停的画符。金逸看着她那惊人的成功率和出品率惊呆了,要不是怕打扰到她,他就要出手抢来看看了。

    尤莉也是吃惊的看着她不停地画,不过与金逸不同的是她这时候想的事,这月家只怕是骗了他们所有人,看这大小姐的能力怎么都不是他们说的才开始修炼半年的样子,谁见过半年时间里不仅修炼出剑意,还能杀死六阶类人猿的修士,谁能在半年内可以像玩似的不停的画出极品暴雷符,这月家是把他们这些人当傻子吗?尤莉气呼呼的想着,出去之后一定要告诉老祖他们都被月家给骗了。

    一直到灵力告急月灵才停下来,数数自己画好的符,一共一百五十张,比上次多了十张,如果把灵力用尽的话应该还能再画十张。可惜现在这里还有别人,尤其有两个对她并不是很友好的情况下,还是保留一点灵力的好。

    月灵动手把画好的符篆收起来,一旁一直看着她的金逸急忙叫道:“月姐姐,等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