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随便打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男子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酒葫芦,小声的嘀咕着:

    “没听说,这月大小姐伤到脑子啊?她怎么会问这种显而易见的话呢?难不成是为了好玩?”

    听了他的话,月灵差点忍不住,翻白眼,这人不会和自家子言师兄一样,有个奇葩的脑回路吧?

    “喂,你刚刚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刚刚为什么那么说?”

    男子看了看她,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酒:

    “月大小姐,你忘了自己的身份,我们这些人可不会忘记的。所以他们是不会过来攻击我的,除非我离开你三米范围之外,他们才会出手。”

    “我的身份?这应该不是你们的理由吧?毕竟这是一个比赛?”月灵不确定道。

    “切,比赛?我说月大小姐,你这么天真合适吗?在我们面前说出这番话,真的很打击人啊,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炫耀吗?”男子一脸认真的问她。

    月灵回怼道:

    “我好像并没有要求你们让着我吧?而且我的家族好像也没有说,要让我不战而胜吧?你所想的应该都是,你自己预想出来的吧?就连刚刚也是你自己先说的,要跟我互不打扰吧?”

    男子对月灵的质问不以为意:

    “你以为我不这么说,就会和你对战吗?别傻了,你要知道,只要你站在这个擂台上,不管是谁都不会冲你出手的,所以无论你想不想,你都会不战而胜,直到最后。”

    “为什么你们不敢于我公平一战,是看不起我吗?”这时候月灵是有一点生气了。

    男子好像也注意到了她的情绪,略低的嗓音解释道:

    “月大小姐,我们都是些小门小户的人,是不敢直接和你对上的,所以现在这样,我们大家都方便。你也别再纠结着为什么了,你投了一个好胎,就好好享受吧,别和我们这些人挣了。那次在沙原,月清真人搜魂的事情,很多人都看见了,大家怕了,你还是好好的站在这儿稳赢吧。”

    月灵无趣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才慢悠悠的从自己的储物戒里拿出一个蒲团,坐了下来。

    男子对她的行为很是赞赏,伸着大拇指,赞道:

    “月大小姐,你就该这样,这样多舒服啊,看着我们打的热闹,好看的你就给鼓个掌,时不时的还可以点评一下,多带劲儿啊。”

    “那要不要我再磕个瓜子,喝碗茶,吃个瓜果啊?”

    “哎,还是月大小姐会享受啊,瞧我从小就穷,都没想到这一步来。”说着还甚是惋惜的叹道,“果然,还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月灵气的一脚把他踢到混战的人群里,男子吱哇乱叫的躲着,各人的手段。

    月灵心情很好的看着他,狼狈逃窜。

    之后的混战中,陆续的有人躲在月灵这里休息,补充灵力。

    月灵也都见怪不怪了,淡定的喝着自己的茶,看着他们打架。

    坐在休息区的凝,笑道:

    “还真是要坐着赢啊。”

    子言乐呵呵的望着月灵,赞道:

    “小师妹,果然是冷静自持啊!”

    月清没好气的瞪他:

    “别胡说,她也就今天轻松了,明天就有她受的了。”

    “啊,师兄的意思是明天小师妹就要和人正面对决了?那小师妹岂不要累死,都不能美美的了。”

    对于自家小师妹不能美美的,反而要像个汉子似的和人打架,子言真是接受无能。

    比赛一直进行到午时末才结束,最后月灵他们这个擂台上,留下了五十人,那个和月灵耍花枪的男子也留下了。

    再次期间月灵喝了两杯茶,吃了一盘点心,差点连午饭都在擂台上解决了。

    在联盟主持宣布比赛结束的时候,几乎所有胜出的人,都隐秘的看了一眼月灵,对于她的胜出保持了一种微妙的嫉妒。

    月灵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坦坦然的接受大家的注目礼,怡怡然的回到了自家休息区。

    子言一看到她,就赞叹道:

    “小师妹,今天真是威风,你师兄我还没享受过这种特级待遇呢,你觉得怎么样,是不是特拉风。”

    “子言师兄,你这样真的不是故意黑我吗?”

    月灵很想在自家师兄这真诚的表象下,看到一颗嘲讽的内心,可惜这个子言还是端的一本正经,认真无敌。

    “小师妹,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师兄我呢?太伤我的心了,我还是去找小徐师妹好了。”

    说着,竟然真的站起身,准备离开去找没有到场的徐慧呢。

    月清头疼的扶着额头:

    “回来,你去找她干嘛,以后你别有事没事就去打扰她,她还要好好修炼呢。”

    子言大呼冤枉:

    “月师兄,你太过分了,当初可是你让她跟着我学炼药的,现在又是一副要我避嫌的样子是要做给谁看?我们两个,即便没有师徒之名,可是还是有师徒之实的。”

    月灵听着他的话,不停地吃吃笑,果然子言师兄的脑回路和他们的不一样,明明是形容夫妻的话,他竟然用到了他和徐慧身上,看来子言师兄要是注定要倒霉了啊。

    月灵斜眼瞄着自己哥哥,果然看见他额头上的青筋直冒,那血管内不住的突起,吓得月灵都怕它突然不受控制的爆开。

    月清用力的吸气,不让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有损颜面的事情来。

    可是子言这次明显没有那么乖觉,还在义愤填膺的唠叨着:

    “月师兄就是太霸道了,这徐师妹可还没有嫁给你呢,你就管这么宽。而且这徐师妹也没有说要嫁给你啊,当初,刚刚事发的时候,人家可是躲你躲的都逃回老家了,要我说月师兄你既然都把人家那啥了,就干脆一点直接把名分定了好了。这样,人家也就不会乱猜测我们的关系了,我也不用回避了,多好啊。”

    说罢,还一副,看师兄你家师弟我多替你着想的样子看着他。

    月清周身的温度直接降到了零度,月灵微微的打了个冷颤,不由自主的抱住自己的身体。

    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哥哥,像拎小鸡仔似的,拎着子言师兄消失在眼前。

    望着空气中闪烁的雷丝,月灵真是替子言师兄捏了一把汗啊。

    “唉,也不知道这次子言师兄,要在床上躺几天啊?不过,看来我哥哥和徐慧还真是有很多故事要挖啊!”

    凝点点她的额头:

    “怎么,你还想去挖出来吗?不怕像那个二傻子似的被收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