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初试身手
    战斗结束,散修联盟损失了三个人,剩了七个人在擂台上。

    红衣莽汉吐了口血,一把金枪直接指向月灵等人:

    “道宗的各位,开始吧。”

    月灵看了一眼李玉,李玉低声交待:

    “小心浏阳宗和华阳宫的人。”

    之后,就一步垮了出去:

    “道宗李玉,接受道友的挑战。”

    红衣莽汉嗤了一声,嚷道:

    “别整这些虚的,你们一块上,咱们赶紧开始吧。”

    月灵在李玉站出去的时候,就跟在他身后走了出来,与他并肩站在一起。

    浏阳宗和华阳宫的人,看见月灵出来都是眼前一亮。

    浏阳宗的队长传音给华阳宫的队长:

    “华师兄,咱们联手把道宗和散修的那帮土包子包圆了如何?”

    华清远不动声色的道:

    “玉华师兄,还真是心急啊,我们何不等到他们打完了再出手?”

    “那时候恐怕就晚了吧?”

    华清远嗤笑:

    “怎么会,我等还是等着道宗的朋友胜了再说吧。要知道你们浏阳宗可是有十个人在这擂台上呢,想必玉华师兄你们是怎么也不会怕的吧?”

    玉华恼怒的看了他一眼,心中直打鼓,看起来自己这里是人数最多的,可是他自家人知自家事,实在是能打的没几个啊。

    反而是华阳宫和道宗的都是个顶个的能打,虽说道宗有个月灵拖后腿,可是保不齐人家救命的东西多啊。

    他可是听说,这位大小姐第一次出手,就是拿着大把的符篆玩的,有这个的大杀器在,还真没几个人敢跟她硬碰硬。

    要不然昨天怎么会没有人和她打,大家都不傻,明知是输,谁还会去得罪月家啊?

    也就是散修的这些傻老帽,以为她真是个拖后腿的,敢直接挑战道宗的人。

    如果这时候华阳宫的人愿意和他们联手的话,说不定可以直接把这两家的人都给端了。

    可惜华清远这小子是个老狐狸,他只怕还想着和道宗的人联手把自己这一队给端了呢?

    唉,要怎么防止他们联手对付自己这一队呢,玉华用扇子不停地敲着自己的头。

    可惜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月灵他们已经和散修联盟的人战到了一起。

    和月灵对战的是一位其貌不扬的灰衣男子,原本这男子是和红衣莽汉一起直扑李玉的,可惜半路上被月灵给截住了。

    灰衣男子不屑的收回出手的剑:

    “月大小姐,你还是乖乖的站在一旁等着最后下去吧,要知道刀剑可是不长眼的,要是不小心把你给伤了,月清真人怕是会伤心呢。”

    月灵看着他笑了笑,率先出手,一剑劈向他的右肩。

    灰衣男子微一躲闪,眼神目露寒光:

    “既然,月大小姐这么想打,某就奉陪了。”

    说着,灰衣男子一剑直击月灵面门,月灵头向右侧,躲过这一击,同时右手迅速出剑,抽向男子的右手。

    男子迅速变招,剑身一卷缠向月灵的脖子。

    月灵弯腰下沉,袭向灰衣男子的双腿。

    灰衣男子一个飞跃,翻身到了月灵身后,横斩月灵的后背。

    月灵一时躲避不及,挨了一剑,后背火辣辣的疼,提醒她,她受伤了。

    月灵心中微微叹气,自己还是大意了,从来没有和人对战过,经验实在是有些不足啊。

    既然没有经验,那就现学吧,就拿这人当做对练吧。

    月灵把基础剑招的劈、斩、截、撩、挑、钩、刺,一个个迅速而又熟练的使出。

    灰衣男子在月灵一开始出招的时候,就知道这位大小姐与人对战的手段很生疏,想来是从没有与人对战过的。

    本想着此次对战会很轻松,没想到这位大小姐竟然在受伤的情况下,竟然越大越jin ru状态了,灰衣男子不得不谨慎对待。

    月灵越打越得心应手,慢慢的她的眼里只有灰衣男子招式的变化,反而他的这个人越来越模糊,月灵顺从本能的出手,一劈、一斩、一截、一撩、一挑、一钩、一刺,变换的越来越快,越来越随心所欲。

    几乎是在灰衣男子一挥手之间,月灵就破了他的剑招,一招一式变幻无穷,把这些最基本的剑招演绎的淋漓尽致,防守的完美无缺。

    灰衣男子越打越心惊,这时候他身上已经挨了两剑了,眼看着月灵又一剑击了过来,灰衣男子拼命向后躲去,月灵步步紧逼,剑招凌厉,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刺向灰衣男子的心口。

    灰衣男子慌乱不已,眼看着,月灵的天泉剑就要刺中自己,灰衣男子大叫:

    “我认输,我认输。”

    月灵恍然间回神,停下攻击的脚步,可惜剑还是刺中了男子的心口,所幸月灵停手的及时,只是划破了一点皮。

    捡回一条命的灰衣男子,冷汗直冒,差一点,差一点,他就要小命不保了。

    灰衣男子墩坐在地,呼哧呼哧的直喘气。

    月灵收回自己的天泉剑,注视着他:

    “你输了。”

    “是,是,是,我输了,我输了,我自己下去。”

    灰衣男子光棍的爬了起来,光棍的下了擂台。

    月灵看向擂台上的其他人,李玉师兄还在和红衣莽汉对打,孙冰拦了两个人在外围对阵,凤舞师姐也是一对二在打,吴刚对上的正好和他旗鼓相当。

    月灵对凤舞大叫了一声:

    “凤舞师姐,给我送过来一个。”

    正在对战的凤舞听到她的话,一点没带犹豫的给她送过来一个使用木系法术的人。

    月灵还在想着这人用的是法术,自己要不要也改用法术的时候,那木系灵根的男子,一个藤网就把月灵给困在了藤网中。

    好嘛,这下不用纠结是用法术,还是用剑了。

    月灵在藤网中一阵劈、斩,不一会儿就把藤网给搞的破碎不堪。

    木系男子心疼的看向掉落在地的藤蔓,一个甩手就把所有的藤蔓纽在一起,组成一个超大的藤枝,呼啸着抽向月灵。

    月灵向后一仰,手中的剑截住藤枝的去向,一扫、一抹之间,刺向木系男子的右手。

    月灵的想法就是废了他的手,断了他的根。

    可惜想的很好,可是实行起来就有难度了。

    这藤蔓是木系男子契约的灵植,所以月灵想废了男子的手,阻断他控制藤蔓的灵力,就显得有些笨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