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还有这种操作
    李玉等人并不为华清远的煽动而动容,略略的说了几句话,就聚到一起讨论道:

    “你们觉得,咱们要不要和华阳宫的人合作?”

    “以华清远的为人,他既然提出了,那就是一定会和我们合作的,倒不怕他说一套做一套。”

    “就是,他们华阳宫的人这次想要胜出,还真的要和咱们合作才成。”

    “不错,我听说浏阳宗偷偷地和华阳宫的死对头合作了,想来这华清远也是知道了这件事,才会选择与咱们合作的,刚好,咱们两队加起来正好是十个人,把浏阳宗的人干下去,咱们就赢了。”

    四个人商量了一下,居然没有一个人问过月灵的意见,就同意了华清远的建议。

    月灵坐在原地眨巴眨巴双眼,这还真是两个极端啊,昨天是被人躲着,今天是被人忽视了,唉,做人还真难啊!

    月灵在这儿叹息,玉华可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眼看着这边华阳宫和道宗的人已经摆开架势了,玉华也只好领着自己宗门的弟子jin ru备战状态。

    月灵站在众人中间看向浏阳宗的人,此时的玉华已经按照他们几个的特点,给他们宗门的弟子做出了他自以为最恰当的安排。

    双方没有要互相打招呼的意思,直接选中一个对手就扑了过去。

    他们一个对一个,上手的很快,只要月灵一个人和浏阳宗的一位男弟子落在了最后。

    月灵是因为没想到他们会直接动手,那个弟子则是因为阻击月灵的任务落在了他的身上,见月灵没动手,他也就没动手。

    下面关注着他们的人群,惊呼着:

    “看,华阳宫的人竟然和道宗人合作了。”

    “这很反常啊?这华阳宫不是向来和浏阳宗同气连枝的吗?”

    一位知道内情的人,低声说道:

    “我听说这浏阳宗因为黑海的利益,偷偷的与凌霄阁合作了,估计这华阳宫是知道浏阳宗做的龌龊事了,所以这次联合道宗的人趁机打压浏阳宗呢。”

    “哦,还有这些事,那这浏阳宗做的确实不地道,怎么能因为一点利益就抛弃原来的同盟呢?最后竟然还和同盟的死对头搞到一起,我要是这华阳宫的人,也会抓住机会打击他们。”

    “嘿,你知道什么,这年头向来是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我看这浏阳宗这么做只能说这次凌霄阁下的本钱大,也不知道那黑海出了什么宝物值得,浏阳宗冒险与他们合作。”

    “嘿嘿,这些就不是我们这些人知道的了,还是好好看比赛吧,不知这月大小姐这会又要怎样胜出?”

    “确实,呵呵。”

    众人笑闹了一阵,继续关注着擂台上的比试。

    此时,月灵已经与那位男弟子战到了一处。一劈、一斩、一扫之间是运用的更加熟练的剑法,整个过程尤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再不见一点无措,每每在对方出招之时就看破他的招数,致使对方越大越捉襟见肘。

    最后一个横扫之际,天泉剑落在了对方的脖颈处。

    “你输了。”

    月灵淡声说道。

    男弟子垂下手中的剑,低落的说道:

    “我输了。”之后就自己走下了擂台。

    月灵站在擂台的边缘,看着场中的众人,分析他们的每一个招式,心中想着自己要不要上前帮助哪个一下,可是看了一圈,觉得大家对自己的对手都挺的心应手的,也就站在原地认真的看着他们打。

    大家陆陆续续的打败了自己的对手,也都向一块一样站在一边观摩别人的对战。

    直到场上剩下了华清远和玉华两人,两人的对战不分高下,实力也都差不多,也不能直接说谁能胜谁,只能说两人都在五五之数。

    华清远的武器是一把玉笛,主攻的是音功。

    而玉华的武器是一把桦骨伞,此刻那柄桦骨伞正在玉华的头顶,滴溜溜的转,阻挡了华清远的音功。

    而华清远见状并不担忧,只是把玉笛吹的更加的呜咽低迷,断断续续的低音如泣如诉,听在众人的耳中愈加的伤痛、悲鸣。

    玉华的桦骨伞悲鸣一声,倌云纱做成的伞纸从中裂了一指。玉华心痛的收起桦骨伞,拿出一柄日月神剑击向华清远。

    这时众人才反应过来,原来这桦骨伞里竟然有一个灵智在其中,大家都很好奇这灵智是个什么东西,可惜玉华收起的太快,大家都没有见到。

    凤舞呆在李玉身边,低声问道:

    “那桦骨伞里不会有一个桦树妖吧?”

    李玉皱了皱眉:

    “不清楚,如果真的有的话,是桦树妖,也并不稀奇,本来他那扇子也是桦树做的嘛。”

    月灵深觉李玉师兄说的有理,毕竟一棵修炼成精的桦树做的桦骨伞才更具威力嘛,如果再能够把桦树精的魂魄困于桦骨伞,或者就是直接找了一棵桦树精做的妖宠,也是可以的嘛。

    搞不好刚刚的桦骨伞,还是那棵桦树精幻化而成的呢?

    这边玉华变换了武器,直面华清远的音功。

    而华清远也摒弃了刚刚如泣如诉的笛音,换成了杀气凌越的曲调。

    玉华在这首曲调中,感受到的阻力越来越大,挥剑的速度越来越慢,在最后竟然下盘不稳,狼狈的向后倒去。

    眼看他就要摔倒在擂台边上,可是没想到他竟然在倒下去的最后一刻,挥剑把距离他最近的一位华阳宫的弟子,给扫下了擂台,台上刚好留下了十个人。

    裁判适时的击打战鼓,战斗结束了,玉华成了胜出的第十个人。

    华清远的脸色都黑了,瞪着倒在地上的玉华说不出话来。

    倒是那玉华开心的嘿嘿直乐:

    “哈哈,华师兄真是不好意思了,刚刚小弟一个不小心,随手挥了一剑,没想到竟然把你们宫的人给扫下去了,真是对不住了,哈哈。”

    华清远气愤的一甩袖袍,离开了这个让他恼火的比赛场地,华阳宫的其他人也跟在华清远的身后离开了。

    月灵几人相互看了看,像玉华抱了抱拳,打过招呼,也离开了。

    徒留玉华一人倒在台子上,看着他们的背影发呆。早早等候在一旁的浏阳宗众弟子,等到月灵一行人离开之后,急忙上台把他们的大师兄,给扶了下去。

    月灵他们回到自家宗门的休息区,受到了宗门大佬的夸赞。月灵在众人中间停了一瞬,就回到了自家哥哥身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