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原来是个傻龙
    翌日一早,天边的阳光透过窗纱照到了床上的两个身影。

    月灵眯着眼睛抬手遮住刺眼的阳光,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而一旁早早醒来的凝,看着月灵翻了个身继续迷迷糊糊的睡去,都不由得为她的心大给点了个赞,这警惕性也太差了吧?自己都和她同床共枕了还不醒,她都没发现自己身边躺着一个异性吗?还是说她对我其实是有非分之想的,要借着这个机会和我确定一下名分?

    凝忍不住悄悄叹了口气,这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这凝一叹气,月灵就警醒过来了,月灵瞬间就睁开了紧闭的双眼,一下子就看到了躺在自己身边的凝。月灵一骨碌就爬了起来,抱着被子看着一脸慵懒的凝,开口问道:

    “你怎么会在我床上?谁让你上来的?前辈,您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凝乐呵呵的瞧着月灵炸毛的样子,笑道:

    “昨天晚上,可是你拉着我的手不让我要走的,你忘了?”

    月灵凝眉,仔细的回想着,自己有这样做吗?不会吧?昨天晚上自己被青龙给恶心着了,不停的洗脸,然后这家伙就出现了,然后他就给自己按摩了两下,然后自己就舒服非没有拒绝他,再然后,自己是睡着了?

    月灵抬眼看着一脸春光灿烂的凝,再去追问已经过去的事情,已经不具有任何意义了,于是月灵开口说道:

    “天都亮了,前辈不准备走吗?”

    凝没看见月灵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和死缠烂打,有点懵,这情形不对啊,这女子和人莫名其妙的睡了一觉,难不成就是这么的平静的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吗?

    月灵看着他还在那儿东想西想的,催促道:

    “前辈,您该出去了,天亮了。”

    凝看着她一副平静的面孔,疑问道:

    “你不要我对你负责?”

    “嗯?”月灵不解的望着他,“负责?为什么要负责?负什么责?”

    凝欺身上前,趴在月灵的耳边说道:

    “当然是我们睡了一觉的责了,你说我们俩睡都睡了,要不然就把名分给定了吧?”

    月灵闻言,一巴掌把凝的脸给拍走,直接掀被下床,一站到了地上,月灵就发现了自己身上穿的不是自己的睡袍,而是一件男士的睡袍。月灵无语的抽抽着嘴角,瞥了凝一眼,缓缓的压下一口气,转身去了洗漱间,换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又洗漱了一番,走出去的时候,凝还赖在月灵的床上没有下来。

    月灵看了他一眼,转身开门走了出去,把凝丢在了自己的房间内。

    凝望着大开的房门,无语的抽抽嘴角,这月灵也太大胆了吧,就这么地把自己给丢下了?这是还没开窍?凝摇着头,动作优雅的下了床,换了身衣服,在月灵的洗漱间洗漱了一番,也熠熠然的出了门。

    老早就守在房门外的丫丫,看着这一前一后走出来的人,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可是想着自家小姐那平静无波的脸,丫丫就收回了自己惊讶,一脸平静安然的向凝行过礼后,就推门进去收拾去了。

    就这样在船上住了几日,就到了道宗的势力范围,月灵望着远处雾霭茫茫的仙山,心中雀跃不已,终于到家了啊!

    飞船在宗门的内门广场上停了下来,一旁早已侍立的执事弟子迎了上来:

    “见过文师叔,月小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