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往死里作了
    韦津·御魔冷哼一声,瞧都不瞧他一眼,只恶狠狠的盯着场中的一群人,这时候零瑜·卡帕尔已经后继无力了,说起来,要不是被零瑜那婆娘激了这一下子,自己还不能如此顺利的就召唤出这将近万只的妖兽魂影呢,要知道之前他可是召唤出五千只的魂影都很吃力呢,果然人只要一狠,事情总是能事半功倍。

    富管家眼看这韦津对他不放在眼里,心中莫不起了点怒气,这种仗着自己身份行事张狂的人,他这个老人家已是见得多了,明明就是因为一句话的事儿,竟然就这样要死要活的,给你个台阶你还不下,行啊,那你就继续在那高处待着吧,反正这也不关我的事,也找不到我的头上,你开心,你随意啊,就是一会儿别下不来台就行,到时候我可是不会帮你一声的。

    富管家哼哼唧唧的往后退了退,冲着有一、有二使了使眼色,有一、有二接收到讯号,听话的各自向后退了一步,低头看着自己脚下的方砖,静静等着那些大人物的到来。

    先到的是被派去寻找乌拉药师的有三和乌拉药师,这俩人在空中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一处的动静,这会儿在的这跟前,不由的面面相觑,这时富管家冲着两人遥遥的一招手,两人如得了诏命一样,急匆匆的赶了过去。

    乌拉药师一到地方就出声问道:

    “富管家,这是怎能回事啊,不是说让我来给韦津少爷看伤吗?这怎么打起来了啊?”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这些少爷、小姐的事,怎么会是我等下人能够决定的。”说着富管家讥诮的看着一旁混不在意的韦津·御魔,对他说道,“横竖有这位撑着呢,咱们就只管看着就行了,只要不弄出人命,管他们怎么打呢,反正不关咱们的事。”

    乌拉药师听着这话也有几分道理,可是如今听着这由远及近的衣玦声,不由得迟疑道:

    “这······”

    “艾,乌拉药师,这不管我们的事,咱们是城主府的人,不属于那些个家族的下人。”

    乌拉药师听的富管家这一断言,也就紧闭了嘴巴,站在一旁静候了。

    零祗·卡帕尔和零榕·卡帕尔,是和祂多和祂氏族长一同到的现场,原本这四人便在一处商议这次魔界各族、各势力来此商议的事情,谁知正讨论到一处紧要细节的时候,就听的这边的动静,四人只好暂停商议,一处寻了出来。

    远远的看着像是御魔一族和卡帕尔一族的功法,祂多和祂氏族长还没有什么反应,零祗·卡帕尔和零榕父子倒是一阵不悦,也不知是哪个族人,竟然会在这里与人大打出手,实在该死,这两人一心只想着一会儿如何处罚这个让自家在众人面前出丑的弟子,却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人竟然是他们家的大小姐,是他们以为出去游历了的零瑜。

    这两人确认了零瑜·卡帕尔的身份,急忙出手驱散了下方的兽影,露出了里面已经筋疲力尽的零瑜和众位侍卫。

    零榕,急忙跑进场中,一把抱起零瑜,急声问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