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隐身
    可是韦津却并不把他的怒意放在眼里,反而是嫌弃的对着零祗、零榕父子说道:

    “我和这个女人的婚约就此取消,这是你们卡帕尔家的魂玉,还给你们。”

    零榕急忙伸手接过他随手抛过来的玉佩,零榕拿到玉佩低头一看果然是自家送到御魔一族的定亲玉佩,“你,韦津·御魔········”

    后面的话零榕说不出,而且在自家爹爹面前,此事他也做不得主,这时候他也只能把事情全权交给自己的父亲了,想到此零榕·卡帕尔不由的叫道:

    “父亲,您······”看。

    后一个字零榕·卡帕尔没有说出来,而他的眼神已经摆明了在问这件事父亲您要怎么办?

    而此时的零祗·卡帕尔却并没有给他一个眼神,反而是一脸玩味的盯着韦津·御魔,直瞧的韦津·御魔皱眉不已。

    这人想要干什么,这是什么意思?被自己吓着了?不应该啊?

    韦津·御此时的脑海里冒出了无数的问好,可是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心虚,他努力的表现处不屑一顾的样子,零祗·卡帕尔见得他那空心大老虎的模样,对他赞了一句:

    “好,很好,果然是青玉·御魔的儿子,你真是好样的!”

    语毕,零祗·卡帕尔回头对零榕吩咐道:

    “带上你妹妹,咱们走。”

    零榕闻言,张了张嘴,想要劝慰一番,可是他家爹爹根本没有给他开口的余地,吩咐完,就径直一个人离开了,就是对祂多和祂氏一族的族长都没有打一个招呼。

    零榕放下自己抬起的右手,无奈的抱起自家妹妹,向着祂多和祂氏一族的族长点了点头,而后跟上自家爹爹的脚步离开了这个事发之地。

    祂多看着卡帕尔父子的背影,回身对坐在躺椅上的韦津·御魔说道:

    “原来御魔家的小子都是这么的又血腥啊,就是不知道青玉那老道知道后会不会对此感叹一番啊?”

    话落,直接头也不回的和自家族长走了,对于韦津·御魔这等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他实在是没有心思放在眼里,“唉,也不知青玉那老小子是怎么养的儿子,竟然这样的不晓事,怪不得青玉不喜欢他呢,要不是他有个好娘,只怕青玉早就放弃他了吧?”

    一旁的祂氏族长听了他的感概,伸出手在他的肩上拍了拍,“这都是个人的缘法,谁是谁非在如今都已不重要了,其实韦津此时本身的状态,应该就是青玉对他放逐的结果,他会有如今的叛逆,你怎不知是对青玉的质问呢?这小子也活的不容易,希望经过这次的事他能看开一些,别纠结着过去了,人还是应该要往前看才行。”

    “呵,也是,这是人家父子之间斗法的事,确实不需要我们这些外人多事,就是韦津那小子今天做的太过了,也不知零瑜那丫头今天是怎么惹到他了?”

    祂氏族长闻言,面上带笑的摇了摇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