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吞噬
    金隅从地上站起来不死心的又向着结界冲了一回,结果可想而知,金隅再一次被结界给弹了回来。金隅气急败坏的顺手抓了一把碎石,恼怒的扔了出去,“啊!”

    未莫尔看着那已经恢复原状的结界,心火噌噌噌的往上冒,忽然,她回头愤怒的对着梦了道人质问道:

    “你满意了!”

    梦了瞠目结舌,他怎么会想到就这么一点时间,那玉盒就打开了结界跑了进去,这下坏了,坏了,梦了道人心里像蚂蚁爬似的,这时候梦了道人也没有心情应对她,急急的回身,快速的消失在了几人的眼前。

    月莹诧异的望着梦了离去的背影,这人是怎么回事,就这么不痛不痒的说了几句话就跑了,这是出来打酱油呢?

    未莫尔看着梦了的背影,到没有去追,而是一脸沮丧的看着那处结界,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此时最让月莹感兴趣的人莫过于刘阿蛮了,这个事件的男主角,他怎么会如此淡定了,没看到就那个刚刚见了一面的金隅,都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吗?

    他是怎么回事,怎么看起来竟像是毫不关心的样子?

    而此时的刘阿蛮倒不是不关心玉盒的下落,而是他自己得到的吩咐就是到时候玉盒自会告诉他要把它送到哪里去,而此时玉盒自己跑进了这个结界里,也就是玉盒自己的选择,他也算是完成了自家大伯的嘱咐,应该可以回村里去了。

    这么想着刘阿蛮就转身准备回去了,可惜他想走,但有的人却不想他走。

    未莫尔直接拿着剑,堵住刘阿蛮的去路,“说,你的玉盒哪里来的?”

    刘阿蛮看着这人,简直是一脸的莫名其妙,“为什么要告诉你,你让开,我要走了。”

    “想走?”这时金隅也站了起来堵住了刘阿蛮后面的退路,“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就休想走。”

    刘阿蛮皱眉,憨憨的脸上也透出了一丝不耐,“我不想跟你们打,你们不是我的对手,现在让开,我就不出手了。”

    刘阿蛮的话,简直是把金隅和未莫尔两人给气疯了,这是哪里来的乡巴佬竟然这么大言不惭,脑子没问题吧?

    金隅和未莫尔站着都没有动,刘阿蛮看着这两人的架势就知道自己这回是走不了了,刘阿蛮低着头,慢慢的拿出自己的本命法宝,一把长刀。

    金隅看到他拿出的长刀,微微挑了挑眉,嘲讽的笑了笑,唰的一声拿出自己的剑。

    未莫尔也同样的拿出自己的飞剑,站好位置。

    这时候的三人完全没有把一旁的月莹给看在眼里,彼此眼里心里只有对方,月莹看此情况乐呵的笑了笑,就选了一个安全的位置站着了。

    没等她站好,三人就同时动了,可是一招,紧紧就用了一招,金隅和未莫尔两人就都倒下了。月莹惊讶的瞪大眼睛,瞧着那两个瘫倒在地的人,这,这,也太快了吧,她都没看清他们是如何出手的呢,这就是一决胜负了?就真的用一招就解决了?

    月莹吃惊的看向那个憨憨的刘阿蛮,心里惊疑不定,这人实在是太可疑了,还好自己没有和他起冲突,否则就他这战斗力,只怕自己还不够他塞牙缝呢。

    可是这时的刘阿蛮还是一样憨憨的样貌,但是月莹已经不把他放在憨傻一类了,这人简直就是扮猪吃老虎的熟手啊,不知道又多少人就是被他这幅憨憨的样貌给骗了,今天实在是看了一出好戏啊。

    刘阿蛮看了看地上的两人,慢悠悠的说了一句,“都说了你们不是我的对手,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瘫在地上的金隅和未莫尔两人,纷纷对刘阿蛮怒目而视,刘阿蛮仅仅是对他们的行为皱了皱眉,就转身离开了,在经过月莹身边的时候,还好奇的看了月莹一眼,月莹淡淡的迎视着他的视线,刘阿蛮看着她缓缓的开口道:

    “我见过你吗?”

    月莹心里一惊,面上却是微微一笑,对他摇了摇头。

    刘阿蛮疑惑的看了看她,然后就走了。

    月莹看着他淡淡的背影,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刚刚真是好险啊,没想到这个傻大个竟然会对自己又印象,这实在不像是他的风格啊,不过,这样也对,这人本来就不是能以貌取人的,是自己看走眼了。

    刘阿蛮走了,留下月莹和金隅与未莫尔在这荒芜的深山里。

    月莹看着金隅他们俩,觉得自己实在有必要向他们声明一下,可是随即又想到,这么做也没什么必要,修真界可不是什么讲道理的地方,自己与那个刘阿蛮一起来的这个解释不了,他们要误会自己,自己也没有办法,现下,自己还是走为上策。

    而且刚刚还出来了一个看不来深浅的老道,现在真不是自己查探的最好时机,月莹一想,就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转身也走了,留下金隅和未莫尔两个瘫坐在原地。

    而这时,金隅和未莫尔两个相互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不甘,金隅扯了扯嘴角,向未莫尔说道:

    “你不是来找那个女人的吗?怎么也打起了魔灵的注意啊?”

    未莫尔闻言,认真道:

    “我是魔灵的守护者,既然发现了疑似魔君的东西,当然要查探一番了,但是,你,好像不应该又这样的表现吧?你到底要做什么?”

    “哈,我要做什么?”金隅仰头看天,黑夜里,天空里没有了灰色的云层,只有无边的黑色夜幕,就是星星都没有几颗,这就是魔界的天空,是魔界的天,而这天就是他身后那处结界里的一个没有生命的魔造成了,因为有了他才有了魔界,魔族,还有魔灵。

    他就是不死的存在,他左右着魔界各族的生命,受他们敬仰、爱戴拥护,可是他又带给了魔界什么呢?永无止尽的杀戮,永远没有希望的未来,这些都是因为他身下的这个圣地,魔君的栖息地,诞生地。

    而此时的魔灵空间内,月灵迷茫的看着对面那只疯狂的红色盒子,从她的角度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只盒子里有一颗红彤彤的心,而那颗心正在疯狂的想要钻进小魔君的身体里,可惜它被困在那只盒子里,只能在小魔君的周身不停的徘徊。

    而此时的小魔君正一脸恐惧的躲着它,“姐姐,姐姐,”小魔君喊着。

    月灵闻言慢慢的走到他身边,一伸手就把那只玉盒拿住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