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4章 净魂钵
    众人看着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坏了,待得看清事情的真想时,沐阳武圣不由得惊叫出声:“村长?”

    那被裴玉掐着脖子的落魄男子,就是他们刚刚在村口见到了那位向沐阳武圣要买路钱的中年大叔,也是这个村子的村长,而从裴玉刚刚的普及中,他们更是知道他很有可能是洞府,或者说是这座墓室的墓奴,沐阳武圣他们看着他的身影,已经由刚刚的吃惊转换为了火热。

    但是那位村长对上沐阳武圣的时候,冷冷的眼神对上沐阳武圣的眼睛,满目的漠然。

    裴玉掐着他的脖子,随手转了转,冷冷笑道:“还挺有骨气啊,待会儿我就让你看看我的手段,看你还是不是这么有手段。”

    月莹看着他大气都不喘的样子,拍着自己的小心脏,问道:“你怎么知道他在这石壁里啊?”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种中了石咒的人,是不能离开墓地的,而且他们也会是石墓的一份子,他们可以自由的在石墓里来去,不过在有些地方,比如说墓主人的主墓室这种地方,他们就不去,不仅进不去而且还会被墓室自动吸收进去,身上的石咒气息会更浓厚,所以一般的墓奴是不会随随便便到墓主人的主墓室的,因为他们一旦到了这个主墓室的范围就相当于是再一次加深了自己的咒术,是十分不利于他们修养的。”

    “你的意思是说,你刚刚从这石壁上闻到了他的咒术的气息,所以你就确定了他的位置,这样看起来你还挺厉害哈。”月莹一点不走心的吹捧了他一下。

    裴玉闻言,开心的一甩头发,“那是当然,这可是我们这些继承人的必学绝学呢。”

    “切,这会儿又变成必传绝学了。”

    “嘿,二小姐,你这是嫉妒我,要不你把你家的家传绝学亮两招给我们开开眼?”裴玉趴到月莹身前狗腿子道。

    月莹一把拍开他献媚的脸,“想要看我的家传绝学,就你,等着吧。”

    “行,那我就等着了。”裴玉屁颠屁颠的笑道。

    一旁的青亦武圣很是看不惯这裴大公子两副面孔的样子,对着他们就是一副高冷的样子,对上月家姐妹就是这么一副吹捧的脸,怎么看怎么欠扁,可是呢,他们又打不过他,而且这时候还要求着他,青亦武圣心里苦啊。

    其实这时候,不仅青亦武圣心里苦,沐阳武圣看着裴玉和月莹两个打打闹闹的样子,心里也闹心,看看人家的年纪,看看他们的年纪,看看人家的成就,再看看他们的成就,如今看着他们这些人是比她们厉害些,可是架不住他们又短板啊,就是他们说的神识就是他们的一大弱项,更不用说他们那层出不穷的法术了。

    沐阳武圣深深叹了一口气,把话题重新拉回来,“裴公子,可是能让村长说出jin ru密室的方法?”

    裴玉闻言,收了与月莹打嘴仗的心,手指轻点了点村长的头,训道:“哎,快说啊,不然一会儿我就要动粗了啊,你可别逼我啊。”

    被他抓着的村长闻言,浑浊的眼睛看了他一眼,就闭上了,虽然表情上是并没有什么变化,可是这一幕可以说是相当的不屑了,裴玉当场就炸了,“啊丫丫,你竟然敢无视我?”

    说罢,裴玉就把刚刚收起来的圆钵,又拿出来罩在了村长的头上,那圆钵刚一接触村长就瞬间散发出了金色的光芒,如果不是那光芒中散发出的戾气太过严重,大家一定会以为那是佛光。

    在那金色的光芒中,村长的脸变得模糊起来,里面看不出有什么动静,也没有听到有什么声音,只不过等到金色的光芒消失的时候,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就只有一堆的石沫,还有那被圆钵禁锢的魂体。

    裴玉端着圆钵点着圆钵内的小人,狞笑道:“还敢不屑我,看小我不收了你,怎么样这下见识到小爷我的厉害了,哼。”

    月灵惊讶的看着他手中的圆钵,忍不住出声问道:“裴公子,你这东西叫什么名字啊,这么厉害,竟然可以直接收人神魂,这东西可是,”可是相当于魔修的魂幡了。不过这句话月灵没有说出来,怕裴玉误会。

    不过裴玉明显是听出了月灵的话外之音,一副笑眯眯的样子道:“我这是佛家的净魂钵,是专门净化冤魂的。”

    “啊!”月莹吃惊的指着他手里的净魂钵,不满道,“你拿着佛家的东西来对付活人?”

    “什么活人,我不是都说了嘛,他们其实已经不算是人了,是傀儡,其实他们常年身处在这样的环境就是没有成魔,也已经成为了怨灵了,只不过他们受咒术所限,根本就表现不出来,但是这并不表示他们就不怨啊。”裴玉强力辩驳了一拨。

    月莹对他这强力洗白点了个赞,回头盯了月灵一眼,无话可说了。

    月灵看着他手里的魂体,问道:“他可以留存多久?”

    裴玉闻言,低头看了看,随口道:“很长时间,凡是被禁锢到这净魂钵里的魂体,怨气越重在这里面禁锢的时间越久,他看样子需要很久很久,搞不好我还要去找静安寺的老和尚给他超度一番呢。”说到这里,裴玉纠结的眉毛都快打结了。

    月灵见状不解道:“你不可以给他超度吗?”

    “什么?!”裴玉直接跳了起来。

    月灵眨眨眼,她好像也没说什么了不得的话吧,用得着这样炸么?

    这边裴玉已经在吱哇乱叫了,“我一个大好青年,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你竟然让我学那些秃驴念经,你说你是不是也想要我做什么六根清净的出家人,我告诉你,你想都不要想。”

    月灵眨巴眨巴她亮晶晶的大眼睛,她好像听到了了不得的八卦了,怎么办,她好想一探究竟啊。不过,看着裴玉的样貌,可真看不出他一点与佛有缘的样子啊,到底是哪一个得道高僧这么想不开的想要度化他啊,视线转到他手里的净魂钵上,不会这法器也是那位想要度他的高僧送他的吧?

    不得不说月灵真想了,而裴玉见着月灵的目光钉在了他手里的净魂钵上,立马斥道:“看什么看,要不是那秃驴硬要塞给我,我才不要这玩意儿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