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最怕夜小小
    岂有此理!

    只见在大女儿的身一旁,蹲着一只白团。

    浑身雪白,毛绒绒的虎崽,不是白泽还能是谁?!

    被夜抓个现行,白泽丝毫没有羞愧心里,甚至还理直气壮的舔了舔身旁宝贝的嫩脸。

    享受地眯起双眼,白泽心想:嗯,雌崽的脸真的好嫩,还香香的。

    于是白泽又舔了几口,就像在品尝一道美味一样。

    夜眼睁睁地看着大女儿原本要睡着的眼睛睁开,嘻嘻哈哈地抓着白泽的白毛玩。

    那一副熟络的模样,简直辣眼睛!

    此时若她还看不出异样,那她就是傻!

    一看就知道这种事白泽平时没少做,甚至都熟练了。

    夜要气炸了!

    她昏睡的这几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不仅她被大的占便宜,她的女儿也被的占便宜!

    夜愤愤然:“果然雄性都是一个样,色!”

    这种动作两个男人平时没少对她做,明明可以吻却不喜欢,喜欢用舔的,兽的本性,这是只有对认可的伴侣才会做的事。

    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一个几个月大的虎崽,却对她的女儿做出这种事?

    在兽的世界,除了有血缘关系的,其他舔异性的行为都视为示爱,要求结侣。

    “!你的目的!还有离我女儿远一点!”心里想到某种可能性,夜不高兴了,面上凶巴巴的。

    然而人家白泽跟宝贝玩得开心,两只丝毫没有要理会夜的意思。

    大女儿活泼,女儿此时已经安静的睡去,拳头握起,完全没有被身旁的两只打扰到的样,看来她已经习惯了。

    见的没用,夜动手了。

    一直警惕着夜的白泽,在第一时间观察到夜的举动,立马嗷叫几声警告。

    “嘿哟,你也不看看我是谁,你是谁,你竟敢警告我?”

    一句话,白泽立马败下阵来。

    没办法,谁叫夜不仅是他的恩人,还是抚养他的人,更是宝贝的母亲,他一直都知道,得罪谁,也不能得罪这个女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