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我错了嘛!(2)
    虽然以前他也被那个小东西偷亲过,但以往被亲的都是脸部,今晚还是头一次被她亲到嘴唇,而且还是被,强,吻的……

    苏子墨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得绯红,他盯着天花板,指腹在唇瓣上缓缓划过,让他又回想到了当时那柔软的触感,一切都显得这么真实!

    苏子墨勾唇轻笑了一声,这个动作恰好扯到脸部被扇的地方,顿时又传来一阵微痛感,于是室内又响起了一阵嘀咕声……

    “这小东西,下手还真重!”

    ——

    翌日。

    一整夜几乎没有合眼的苏子墨,早早的便起身晨跑,绕着别墅区跑了几个圈,一进门便遇见刚起床的苏老爷子,于是边用脖子上的毛巾擦汗,边向他打招呼,“爷爷,早!”

    一大早看见自家大孙子,苏老爷子别提有多高兴了,自从苏子墨的母亲,在他四岁时,因苏氏集团遇到一次重大的危机,而选择离婚另改嫁了,父亲又在他七岁的时候,在一场绑架案中,为救他而被歹徒当场杀害。

    从那以后,苏子墨便被苏老爷子一手带大,从一个七岁的小孩,到现在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吃早餐时,苏子墨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于是放下汤匙冲对面得到苏老爷子说,“对了爷爷,今天我给您安排了一次体检,刚好今天是周末,中午我陪您一块去吧!”

    一听见‘体检’这两个字,果不然,苏老爷子的脸色当场便拉了下去,眼神微微闪了闪,随后冲身旁的刘管家问,“老刘啊!我好像记得,那个赵老头今天约了我下棋来着,有没有这回事啊?”

    说话的同时,苏老爷子不断的冲他挤眉弄眼,生怕一个不合拍,这老家伙就把他给卖了。

    刘管家见状,他憋笑道,“老爷,的确是有这回事的,赵老爷昨天还打电话到家里来,他让我转告您,说您今天要是不过去,他就把您放他那的普洱给泡了。”

    “什么?”苏老爷子装出一副十分生气的模样,“这个老家伙,还真是够精的啊!也不想想我那罐普洱是怎么珍藏出来的,我就想着跟他下棋的时候,偶尔泡上一壶品品味道就好,谁知道这老家伙私底下是不是偷偷拿去泡了。”

    “不行,我今天去了非得拿回来不可,省得那老家伙老打我茶的主意。”苏老爷子愤愤的说着,随后看向自家孙子,并讪讪的说,“子墨啊!你看这什么体检啊!咱们要不等下次有空再去?反正老头子我身体硬朗,健康的很呢!”

    看着这一唱一和的两人,苏子墨的嘴角直抽了抽,他哪里会不知道两人是在演戏,为的就是想逃避体检而已,“爷爷,您就打消这些念头吧!这体检您今天必须去,明天我让人给您送一批上等普洱。”

    “你……你这个臭小子!”苏老爷子被气的涨红了脸,却又拿自家孙子没办法,看样子,这次的什么鬼体检是逃不过去了,“老刘,我吃饱了,陪我去后花园走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