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离开(1)
    医生给沐西挂了几瓶药水之后,嘱咐了几个注意事项,随后夏姐送他下了楼。

    一时间,卧室内只剩下两个人,他看着安安静静躺在床上的沐西,明明前两天还是活蹦乱跳的人,在短短的二十四小时之内,居然烧了三次。。

    沐寒心底没由来的一疼,拿毛巾给她擦了擦脸上的汗之后,掏出手机给许彬打了一通电话。

    挂了电话没多久,许彬的电话又打了进来,给他报了个地址之后,两人又双双挂了电话。

    沐寒盯着床上的人儿看了一会儿,随后从椅子上起身,下楼嘱咐夏姐好好照顾她,自己则拿着车钥匙出了门。。

    ——

    金碧辉煌某包间,自从沐西离开苏氏之后,苏子墨迟迟难以进入工作状态,心烦意乱的很,于是打电话叫了个朋友出来喝酒,这一坐就好几个小时。

    “子墨,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心情不好吗?”说话的是陆天禹,和苏子墨两人是高中同学,关系还算不错。

    苏子墨有些不耐烦的回道,“酒也堵不住你的嘴,只管喝你的就是了。”

    “该不会是跟你的小女朋友吵架了吧?”陆天禹又嘴贱的问了一句,没想到苏子墨直接发火了,将手中的酒杯,用地的放在桌面,顿时发出‘呯’的一声,“给我闭嘴!再多说一个字,小心老子割了你的舌头。”

    “看来还真是啊!”陆天禹不怕死的嘀嘀咕咕着,在接受到对方那记眼刀子后,依旧没有半点怯场的意思,谁让他是上校呢!那股硬气的强大气场,怎么能被对方一个眼神就给吓到?简直是开国际玩笑,“行了行了,你不让说,我不问就是了。”

    陆天禹仰头喝了口酒,随后又叹息道,“我家那老头子,最近老是吵着闹着要让我退伍,正烦着呢!”

    “为什么?回来让你继承家业吗?”苏子墨淡淡的反问,倒也没有追究刚刚的事。

    “除了这个还能有什么!”说道这,陆天禹眼底的光渐渐暗淡了下来,沉默了几秒,随后又戏谑道,“或许是他年纪大了,总担心我出任务的时候会丢掉小命,所以想让我过的平稳一些。”

    陆天禹的母亲,是在四十七岁的时候怀上他的,父亲比母亲要大四岁,所以是老来得子,他的头上原本还有哥哥和姐姐,但是哥哥在一年前,因为一场交通事故离世了。。

    说起来还是挺痛心的,更别提他的父母的感受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父母才会更担心他的安危。

    “那你打算怎么做?这次回来,还回部队吗?”苏子墨又问了句。

    陆天禹摇了摇头,“这个很难说,最近部队有项秘密任务,上头不可能让我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开的,所以我才说烦啊!”

    “噢!那你好好烦着吧!”

    “喂!我说苏子墨,你这也太不够兄弟了吧?什么叫好好烦我的?看着我烦你高兴啊?”

    谁知,苏子墨又甩了一句话让他顿时哑口无言,“不然呢?我替你去当兵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