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三不治
    傍晚时分,破旧的木屋里,一名青年男子抚摸着刚刚采集回来的药根,眼神就如同抚摸情人一样,专注而温柔。

    “傻二哥,在摸什么玩意儿呢,这么专注,喊你都不应?”

    就在青年男子准备放下手里的药根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女子略带嗔怪和幽怨的声音。

    被称为傻二哥的青年抬起头,才发现说话的这名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自己咫尺之遥。

    这个女子二十五六的年纪,算不上太漂亮,但是皮肤白皙,有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微微撅起的小嘴也颇为性感,让人忍不住有一亲芳泽的冲动。

    最关键的是,这女子穿着非常清凉,就穿了一件很宽大的短袖,一眼看去,就能看到白花花的一大片,而且胸前还能看到明显的凸起,十之七八是真空上阵。

    不过这个青年只是微微瞄了一眼,就重新低下头去,继续将目光投射到那些沾满黄泥的药根上面。

    似乎在他眼里,这些东西,比起眼前的青年女子,要有吸引力得多。

    看到青年男子的目光,青年女子忍不住微微翻了个白眼,却又无可奈何。

    因为眼前这个青年,是个傻子。

    当然,他并不是傻到什么都不懂,只是他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也记不得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也不懂这边的一些基本常识,还很少与人说话。

    半年之前,风雪交加的下午,住在这里的孤寡老婆婆吴秀莲将他捡回来之后,他就是这个样子。

    他身上没有任何证件,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

    当时村里是想把这青年想办法送走,可他身上什么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都没有,派出所也没办法。

    后面村里的人见这人虽然来路不明,而且沉默寡言,但是他品性还算不错,又有一膀子力气,就让他留在了吴秀莲这个孤寡老人家里。

    毕竟吴秀莲已经将近八十岁,无儿无女,一个人住在这孤野的湾里,着实不怎么放心,有个人在这里照料,要好不少。

    吴秀莲老人没有儿女,在这个青年来之前,只有一条老黑狗作伴。

    老人习惯叫黑狗老大,多了这个青年之后,就称呼他老二。

    村里很多人都叫他二傻,比较熟悉一点的,比如这个女子,就亲热的叫他一声傻二哥。

    不管村里人怎么称呼,这青年都不反驳,最后这二傻的名号,也算是落实了。

    二傻不怎么说话,但是性情并不冷漠,村里有人需要帮忙,只要吴秀莲老人点头,他都会去。

    最了不得的是,二傻还会一手好医术,村民们得点病,或者被毒蛇马蜂什么叮咬,他随手拔一点草药,就能药到病除。

    尽管这种治疗,也不是无偿的,但是比起村里的赤脚医生肖世云,二傻的收费只够一个零头。

    肖世云随便治疗个感冒啥的,也是上百,而这个二傻,最多也就收个十块八块的意思下。

    虽说村里并不算富有,准确的说来是很落后,但是在这个年代,年收入几千上万总是有的。

    十块八块的医药费,和没收区别也不大。

    因为这个原因,不到半年时间,二傻就很受村里人欢迎了。

    当然,二傻受欢迎,也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医术,和他的性别,还有长相气质,也有着不少关系。

    这年头村里种田,不是什么好出路,稍微有点力气的青壮年年男子,都出门去打工了。

    留在这村里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小媳妇大嫂子,还有少数待嫁的姑娘。

    二傻虽然干活比起村里那些青壮年还要卖力,可他并不像他们那样不修边幅,憨头憨脑。

    尽管他穿的只是村里人送给他的旧短袖,洗得早已经泛白,却被他洗得干干净净。

    不光是衣服裤子鞋子干干净净,二傻整个人,同样如此。

    一头短发打理得整整齐齐,脸上也没有一丝胡须,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干净整洁。

    平心而论,二傻算不上太帅气,因为他的脸略显消瘦,颧骨微微有些突出。

    但是这样的脸,配上他那总是有些忧郁的双眼,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坚毅而深沉。

    人们常常说,有故事的男人,会显得更有吸引力,男人认真的时候,看起来更帅气。

    二傻就同时具备了这两点,尽管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只要看到他的眼神,就能知道,这个男人背后肯定有不一样的故事。而二傻做事,不论大小,都格外认真。

    忧郁又认真的二傻,有着村里那些男人都不具备的魅力,对于那些小媳妇大姑娘,也有着更深的吸引力。

    眼见这青年一直盯着地上的东西,没有正眼看自己的意思,青年女子忍不住微微撇嘴,没好气的抱怨,“傻二哥,这灯瓜根不能吃也不值几个钱,有什么好看的?”

    这个青年女子叫柳月娥,刚结婚了不到两年,就是住在距离这黑山沟不远处的地方,平日里大小事,都会跑过来找二傻帮忙,和二傻也算是比较熟的人了。

    “这可是好东西,只是你们很多人不识货罢了!”

    听到柳月娥的抱怨,二傻淡淡说了句,拿起一根灯瓜根在手里抖了抖,轻声说道:“这东西学名叫天花粉,是一种中药,为清热泻火类药物,其具体功效是清热泻火,生津止渴,排脓消肿,可以医治热病口渴、消渴、黄疸、肺燥咳血、痈肿、痔痿。它与滋阴药配合使用,还可以根治糖尿病,可谓是……”

    “停停停!”

    柳月娥没好气的打断二傻的话,“傻二哥,我又不懂医术,你和我说这些干嘛?我是过来找你治病的!”

    二傻听到柳月娥的话,随手把灯瓜根放到地上,轻轻摆手,“你可以走了!”

    “傻二哥……”

    柳月娥刚开口,二傻就沉声打断她,“我治病救人,是有原则的。”

    “我知道啊!”

    柳月娥笑盈盈的说了句,一伸手抱住二傻的手臂,凑到二傻耳边,低声说道:“傻二哥治病,有三不治嘛,没心情不治,没钱不治,没病不治!可我现在病得厉害,浑身燥热难耐,也有钱,还能给你带来好心情,帮帮忙还不成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