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面冷心热
    二傻自然懂得感恩,对于捡他回来的吴秀莲老婆婆,他嘴里不说,却在用行动去表达。

    平日里地里的活计,还有洗衣做饭很多事情,基本都被他承包下来。

    一个接近八十岁的老人,还有种着三亩多山地,吴老婆婆也着实不容易。

    其实这镇里也有家小小的福利院,只是那福利院条件很差,住进去的老人也就勉强能够填饱肚子,执拗的吴老婆婆打死都不肯去福利院。

    村里拿老婆婆没办法,加上吴老婆婆身体一直不错,也就没强迫老人去福利院,只是隔三差五安排人过来看看老人的情况,顺便帮忙做点小事。

    有二傻之后,村里也省心多了,基本上不用过来了。

    此时正值早秋,距离玉米成熟还有个把月,地里暂时没有什么活可干。

    趁着这个时间,二傻每天早出晚归,忙着去山里采集药草。

    这地方非常偏僻,很多地方都还是原生态,各种药材随处可见。

    二傻采集的药材,少部分是留着治病用,大部分则是准备晾晒处理之后,卖到药材收购站去。

    其实除了少数珍稀药材,大部分中草药价格都很低廉,采药远远不如去给人搬砖盖房赚钱,甚至还不如帮人挖土豆打零工。

    不过除了帮忙,二傻并不喜欢帮人打工。

    倒不是说他吃不得那份苦,而是每次打工,都会有一群人一起干活,那些人总喜欢问东问西,这让二傻很头疼。

    他不是在隐瞒什么,也没有逃避什么,而是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

    从早秋到寒露节气这段时间,最适合采药。

    早早吃了点东西,二傻就背着一个破麻袋,提着小锄头,朝山里出发。

    他翻过一座山,路过莫家坪的时候,一个大姑娘突然焦急的跑过来,差点把他撞倒。

    “傻二哥?”

    回过神来的大姑娘惊呼一声,突然一把抱住二傻的手臂,高兴的大声说道:“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那可是太好了!杨家嫂子正和我在这山上打柴,突然就晕倒了,我正打算下山叫人呢,你快去帮忙看看。”

    这个大姑娘二傻也算认识,是莫家坪旁边刘家湾的姑娘,叫刘芳,高中毕业之后没能考上大学,这阵子正留在家里准备相亲。

    之前吴老婆婆还和刘家说过,要让这刘芳嫁给二傻来着。

    这话其实只算一个玩笑,因为这事,二傻还被刘芳追着骂了个狗血淋头。

    不过二傻并没有把刘芳恶毒的咒骂当回事,连自己是谁都不清楚,又一无所有的二傻,也没想过找老婆的事情。

    刘芳不到二十,正值如花的年龄,长得还算标志,身材也相当不错。

    被她那么抱着手臂拖着跑,二傻的手臂不可避免要碰触到一些不该碰触的位置。

    而且二傻有着将近一米八的身高,而刘芳才一米六出头,二傻稍微一低头,就能看到刘芳宽松的短袖里面的风光。

    刘芳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倒是没有柳月娥那么奔放,不过二傻透过领口瞄下去,还是能够一些不该看的东西。

    随意瞄了一眼,二傻就转开目光,抽出被抱住的手臂,默默跟着刘芳朝前跑。

    这大热天的,在山里突然晕倒,不是中暑就可能是遇到了毒蛇或者蜈蚣。

    不管是哪种情况,都是非常危险的。

    中暑还稍微好点,只需要将患者挪移到比较阴凉的地方,再帮她找点清热解毒的药材喂服下去,基本上不会有生命危险。

    可如果是被毒蛇咬伤,就要麻烦多了。

    从这山上到下面的莫家坪,就得一两个小时,再从莫家坪送到镇里,开车也要三个小时以上。

    再说了镇里的小医院,能不能找到血清也还是未知之数。

    如果患者真被毒蛇咬伤,在毒液没扩散之前,二傻还能找到一些药物,进行治疗。

    真要是扩散了,他也未必能够帮得上忙。

    “就在前面了!”

    在二傻一边跑一边思索的时候,刘芳指了指不远处的山坡,气喘吁吁的说道:“傻二哥,杨家嫂子先前正在那个山坡上砍一棵干树,突然就喊头晕。我刚把她从山坡上扶下来,她就倒在地上人事不省了。”

    说了句,刘芳轻轻推了推二傻,“二傻哥,你懂医术,先帮忙去看看,看有办法没有,我去那边喊人帮忙,莫家坪还有几个人在山那边打柴的。”

    目送刘芳离开,二傻忍不住微微皱起眉头,露出一丝疑惑的目光。

    刘芳这话,让他发现了一丝漏洞。

    既然她早知道山那边还有人,那她为什么还要朝这边跑?

    从这边下山,少说也要一个小时,才能到莫家坪后山,从莫家坪赶上去,又得老半天,怎么算也比直接翻山过去喊人要远。

    沉默了片刻,二傻才轻轻摇头。

    刘芳毕竟只是一个大姑娘,才刚刚下学不久,什么都不懂,遇到这种事情没被当场吓哭,已经算不错了。

    如是想了想,二傻不再犹豫,径直朝刘芳指的地方赶去。

    刘芳所说的杨家嫂子,此刻就躺在山坡下一小块平地上。

    杨家嫂子和柳月娥年龄相仿,也才结婚两三年。

    相比于丰满柳月娥,杨家嫂子要消瘦一些,不过她的脸算是比较标准的瓜子脸,身材也还可以。再加上那种柔柔弱弱的气质,很惹人怜爱,杨家嫂子算得上村里的小美妇之一。

    不过二傻赶到的时候,养家嫂子正躺在地上,双目紧闭,呼吸微弱,脸色也有些惨白。

    “醉心花?”

    看了眼养家嫂子的脸色,二傻再次皱起眉头。

    他惊讶的发现,这个女子的表象,和误服了醉心花的之后的症状很像。

    醉心花是曼陀罗花的一种,传说是制造麻沸散的主药,这种花有很强的麻醉毒性,要是误服下去,会导致人暂时昏迷。

    可在二傻的印象之中,这一块儿并没有野生的醉心花,而且就算真有,这个女子是山里长大的,也应该知道有些东西,是不能随便吃的,没道理去服用那种东西。

    就在二傻犹豫着是不是该去刘芳所说的枯树附近看看的时候,二傻忽然神色微微一变。

    他发这养家嫂子,嘴角还有一丝发乌的迹象。

    “是蛇毒!”

    二傻轻声说了句,突然蹲下去,一伸手将养家嫂子的上衣解开两颗扣子,一把拉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