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朱红丽
    “你们在干什么?”

    就在朱老大和刘三哥扬起木杵,准备动手的时候,女子的呵斥声突然从不远处传来。

    阻止几人动手的是一名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子。

    这女子容貌不算绝美,身材也算不上火爆,但是长相清纯,看起来有一股小家碧玉的味道。

    不过这个女子和村里那些年轻女子略微有些不同,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穿着都很随意,大都是短袖长裤,不讲究什么搭配。

    而这女子,穿着打扮,明显要时髦一些,虽然也只是白色衬衫配黑色长裙,没有什么标新立异,可和村里那些随便穿衣服的女子比起来,显得要得体很多。

    除此之外,这女子背后还背了一个黑色框架,手里拿着一款时尚的手机,还戴着耳麦和话筒。

    乍一眼看上去,这女子的造型,略微有些怪异,不过只要看过做冒险直播的,也就不会觉得怎么样了。

    “原来是红丽侄女儿啊!”

    红衬衫的女子看了眼时髦的黑白配女子,指了指坐在地上的二傻,轻轻笑道:“丫头,你来得正好。这混蛋竟然趁着你杨家小婶上山打柴落单,把她迷晕了准备图谋不轨,你赶紧把这事情传递出去,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事,省得这混蛋以后继续为恶。”

    “哦?”

    被称为红丽的女孩子走过来,微微皱起眉头看了眼二傻,沉声问道:“大伯,大婶,还有刘家三叔三婶,你们有看到他下手迷晕杨婶么?”

    “侄女儿,要是亲眼看到,我们还能让他为恶么?”

    朱老大轻轻摇头,“我们到这里的时候,就看到你小婶晕在这里了,这混蛋正在解她的衣服扣子,图谋不轨。你说说看,这荒山野岭的,除了这个混蛋,还有谁来,再说大家都是村里的老熟人,又有谁会对一个女子下毒手?”

    “没看到?”

    红丽沉吟了一下,才轻声开口问道:“大叔,既然你们都没看到,凭什么就说他所为呢?你们也知道的,他是一个医生,医术还不错,为什么就不能是小婶自己晕在这里了,他准备出手救人?”

    “红丽啊!”

    绿褂女子轻轻摇头,“我们虽然没有亲戚关系,可大家都是邻里邻居的,算起来也不比亲戚差了,你怎么就能尽帮外人说话呢?难道说你宁愿相信这个装疯卖傻的混蛋,也不相信我们的话么?我们亲眼看到这混蛋解你小婶的衣服,你大伯出言阻止,他竟然还不停下来,简直是嚣张至极。”

    “三婶,就是因为这样,才越发可疑啊!”

    红丽轻轻摇着头,“三婶,我不是帮谁说话,而是就事论事。傻二哥这人的确来历不明,可他平日里为村里做的事情,大家也是有目共睹。这半年时间,他替村里那些老人治好了多少疑难杂症,要是按照医院收费,不说十万八万,三五万总能赚到吧。这种有本领的人,还愁赚不到钱么?这年头,有钱了,什么事情做不到?外面美貌的姑娘比比皆是,他又何必窝在这个小山村里来对这些女子下手?”

    “谁知道呢?”

    绿褂女子闻言冷冷笑出声,“这年头什么人都有,或许他就是一个变态,好这口呢?”

    “三婶!”

    红丽正色的看着绿褂女子,沉声说道:“这年头,做什么事都得讲求一个证据,单凭着一面之词就给人定罪,这是违法的。而且就算傻二哥真的是个恶人,那也应该由警察来处理,你们在这里围着他,对他拳脚相加,一样是违法。你们要是伤到他,警察追究下来,你们都是故意伤人罪,情节比他还严重。”

    “红丽侄女儿!”

    红衬衫女子脸色一下子沉下去,沉声呵斥出来,“你这什么话?什么证据法治的,这做错事难不成还有理了,打他一顿又怎么的,又没谁杀死他!再说了,这种人就算被杀了,那也是他活该!”

    “我的大婶啊!”

    红丽苦笑着摇头,“做错事自然是应该受到惩罚,可这只有警察和法官,才有资格判定别人是否犯罪。我们可以协助捉拿嫌犯,这一点没错,但是在对方没有反抗的情况下,哪怕对方罪大恶极,我们是绝对不能动手的。大家也都看到了,傻二哥一直坐在这里,没有丝毫反抗的意思,你们这要是动手,就是故意伤人罪,警察追究下来,动了手的人都要被关进局子的。”

    “你这丫头!”

    绿褂女子也沉下面孔,沉声呵斥起来,“红丽,别当我不懂法律,这混蛋事情还没成,被抓去也不过判个几个月年把,到时候出来一样祸害人。我们的确不能动没有反抗的人,可这里有外人么?我们都是自家人,到时候只要大家都说他反抗了,那打了不也是白打?”

    “没错!”

    红衬衫的女子也轻轻点头,“三嫂这话一点没错,只要我们一口咬定,他拼死反抗,我们迫不得已才动手的,就算将他打个半死,警察也没办法说什么。反正这混蛋脑子也有问题,我们不如给他脑子上来几棍,彻底大傻得了,到时候也就没人知道真相了。”

    “这……”

    听到这话,朱老大忍不住微微皱眉,轻轻摇起头来,“你们这样,会不会太狠了一些?”

    “姓朱的,这混蛋做了什么事,你还不清楚么?”

    红衬衫女子面露凶相狠狠瞪着朱老大,“你是看你自家没有年轻媳妇和姑娘,不当回事吧?别忘了,我们的两个儿子都长大了,随时也会找媳妇。他们到时候都得出门打工,过几年我们也都老了,把这种人留在这里,你能放心么?”

    朱老三闻言,看了眼坐在地上的二傻,犹豫了下淡淡插嘴,“我觉得红丽这丫头的话有道理!这混蛋虽然作出了令人不齿的事情,他的确没有反驳也没试图逃跑,我们贸然动手的确不应该,还是把他交给警察,让警察来处理比较好。”

    “三叔说得对,我们的确不能知法犯法。”

    红丽说了句,指了指自己的直播设备,无奈的笑了笑,“刚才只顾着和各位长辈说话,直播还开着呢,这事……”

    “什么?”

    听到这话,绿褂女子陡然一惊,忍不住惊呼出声,伸手就准备朝红丽的直播设备抓去。

    就在这时,二傻的声音忽然淡淡响起,“喂,你们说够了没有?那个女子中了五步蛇蛇毒,再不救她,可就真要出人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