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且行且珍惜
    正在沉思的二傻突然听到这声音在旁边响起,着实吓了一跳。

    好在他下水的时候,并没有把贴身的四角裤扒拉下来。

    男人穿条短裤,也没啥需要的尴尬的,回过神来的二傻抬头看了眼喊自己的女子,没有说话,直接低头把衣服裤子都套上,准备离开。

    喊他的这个女子,正是他那天在山上救下来的杨家小嫂子,二傻不知道她的名字,也没有去知道的想法。

    顺手救下她,他不觉得这是什么恩情,而且他也不清楚,当日朱发青和李春翠为什么要勾结起来陷害他,他同样不清楚,这个杨家媳妇在这出戏之中,又是充当的什么角色。

    对于不熟悉的人,二傻本能的保持着警惕,不想和他们多说一句话。

    看到二傻一言不发就转身,杨家媳妇微微咬了咬嘴唇,犹豫了下,才走过去伸手拉住他,轻声开口,“傻二哥,晓琳知道你拍被人问起过往,所以不想和人说话。晓琳过来,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感谢你的救命之恩,请你到屋里吃个便饭。”

    听到这话,二傻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才抬头看了眼晓琳。

    晓琳没有莫贝妮那么妖娆,但是长相还算标准,身材也算得上中上,也算是个标致的女子。

    不过二傻只是打量了一眼,就淡淡问她,“那个…晓琳,沫沫丫头还在你家里么?”

    “已经去她二婶那里了!”

    晓琳说了句,捂着嘴轻笑起来,“傻二哥,你这家伙把二嫂气得七窍生烟,我和沫沫过去,她正在家里砸东西呢!”

    “哦,这样啊!”

    二傻淡淡说了声,沉默了一下,才轻声开口,“既然沫沫不在,那我就不去你家里了。”

    “怎么?”

    晓琳闻言微微眯起眼,好笑的看着二傻,“傻二哥,我一个人在家,你去吃个饭还怕我把你吃了?”

    二傻没有理会晓琳嗔怪的话,走到一棵大树下面找了个干燥的石头坐下来,双手抱住膝盖低下头去。

    晓琳默默看了会儿,才走到二傻不远处,也找了个干燥的地方坐下来,悠悠开口,“傻二哥,你这人的确不错,虽然嘴里不说,却懂得为别人考虑。说句实话,我也觉得你挺吸引人的。不过这点你可以放心,我和二姐不同,我是有丈夫的人,不会因为丈夫不在,就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

    二傻偏头用手把头上的水渍摸了摸,才轻轻点头,“你还算不错,懂得很多,头脑也挺清晰的。”

    “呵呵,你是在嘲讽我吧?”

    晓琳自嘲的笑了句,不等二傻开口,就先解释起来,“傻二哥,我晓琳不敢说自己是什么好人,不过我也没什么怀心思,更不会去做什么恶心的勾当。这一次的事情,我是真以为二姐病了,才让沫沫过去找你。要是早知道她是那个意思,打死我我也不会让沫沫去。”

    “不不!”

    二傻轻轻摆手,“这事你不解释,我也明白,我是说的真心话,最起码你能耐住寂寞,懂得珍惜自己的家庭。年纪轻轻就能明白这一点,的确相当不错了。”

    听到二傻这么说,晓琳微微咬了咬嘴唇,沉默了一下才苦笑着摇头,“其实这世上又有几个女人想做坏女人呢,还不是生活逼的!村里种地没出路,男人要养家唯一办法就是出门打工,很多的小嫂子都是结婚不到三天,就一年到头看不到男人几回。你根本没法想象,这种日子对于女人而言,是一种什么样的煎熬。很多时候啊,我都觉得,自己不是嫁给了丈夫,而是嫁给了这栋空房子,甚至是卖身过来做苦力的了。可回头想想,男人何尝又不是如此,新婚燕尔,就得长久别离,一年回趟家还得运气好抢到车票,他们在外面日晒夜露,历经风吹雨打,拼命的赚钱,还不就是希望我们在家里过得舒服点么?”

    说到这里,晓琳低头抹了抹眼角,才接着幽幽开口,“其实比较一下,我们这些留在家里的,比起他们在外面的,还是要好上一些。最起码我们这边还有公公婆婆陪着,感觉不如意了还能回娘家一趟,还有个地方诉苦诉累。而他们呢,不管有什么苦,累成什么样子,他们都得忍着,连个诉说的地方也没有,想回家也回不来。生活很苦,这怨不得谁,只怪我们生错了地方,生错了年代。既然没办法去改变,那我们也只能尽量去相互体谅,往好的方面想了。忍着耐着很辛苦,起码不会自己回头的机会都没有,再苦再累的生活,只要还有个盼头,日子也就没那么苦了。”

    “嗯!”

    二傻微微点头,“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快乐幸福的时光很少,这些日子我也在仔细想,其实我觉得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反而活得轻松如意,无忧无虑。可明知道如此,我还是得努力去想,因为有些事情,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责任,赡养老人,照顾伴侣,养活孩子,这是谁也没办法逃避的使命。纵然再苦再累,也得咬着牙去坚持。很多人看着很快乐,也不是活得就多潇洒如意,只是他们懂得苦中作乐,且行且珍惜。”

    “呵……”

    听到这话,晓琳轻轻笑了起来,“二姐这次可真找错人了!”

    二傻无奈的微微点头,“其实我明白她的心思,也理解她的苦衷,要是我能记起一切,真的是一无所有,那倒是也不在乎。撇开别的不说,她起码是个相当漂亮的女子,没几个男人能抵挡住那种诱惑,甚至和她结婚,带两个孩子,也没什么不可以。可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情况,这让我不敢去碰触任何不该碰触的。我也知道,我这么做,她会恨我报复我,可我没有选择。”

    “看了我来得倒是有些多余了!”

    晓琳轻轻笑了笑,微微摇头,”原来你早就想到这些了,不过你想得也不完全对,其实她早就已经开始报复你了。那次我上山打柴,就是她故意把行踪透漏给了他们,他们才有机会下手。朱发青和李春翠早有勾搭,我那二姐就是拿这事作文章,说你知道了这事,他们怕事情暴露,才配合我二姐,施展这条毒计。”

    二傻闻言沉默了一下,才抬头看向晓琳,轻轻摇头,“晓琳,这事你也只是猜测,没有任何证据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