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误会
    “你们在干什么?”

    胡艳的卧室之中,二傻刚把手伸到胡艳的背部,卧室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

    踹开房门的女子看清楚屋里的场景,顿时愣在了当场。

    胡艳此刻身上的羽绒服和毛衣都被扒了下来,只穿了贴身的小衣,正趴在床上。

    二傻站在床边,正伸手朝胡艳背部按去,那个场景怎么看怎么不雅。

    踹开房门的,不是别人,正是胡艳的母亲张东芝。

    张东芝本来是去串门了,中途听人说有个男孩子到了她家里,已经快为女儿的婚事急疯的张东芝听到此事,连忙心急火燎的赶了回来。

    可是进到房屋,她才发现屋里没人,别说男孩子,连女儿都不在。

    疑惑的张东芝正要呼唤女儿,忽然听到有声音从女儿卧室传来,张东芝顿时急了。

    她的确希望女儿早点嫁人,可保守的她绝不希望看到女儿还没订婚之前,就胡来。

    来不及多想,张东芝就恼怒的一脚将门踹开,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让她难以接受的景象。

    愣了片刻,张东芝直接抓起靠在墙脚的扫把朝卧室里冲来,扬起扫把就没头没脑的朝二傻头顶招呼,“混蛋东西,老娘打死你!”

    “妈……!”

    胡艳见母亲不由分说就动手,连忙开口阻止。

    可她才刚开口,张东芝就恼火的打断了她,“你这丫头还有脸叫我妈,赶紧把你的皮给老娘套上,等老娘收拾了这个混蛋,回头再收拾你!”

    “妈,你听我说!”

    胡艳也顾不上自己只穿了贴身小衣,从床上跳下来紧紧抱住张东芝,用力的摇头,“你先把扫把放下,事情不是您想的这样!”

    “哼,都被我抓个正着了,你这丫头还有脸狡辩!”

    张东芝冷哼了一声,拖着胡艳继续追着二傻,“你这死丫头赶紧放手,要不然老娘连你一起打死,老娘怎么养出你这么一个丫头,真是一点不知道廉耻!”

    张东芝身高体健,个头比村里一般男人还大。

    胡艳虽然也有接近一米七的个头,可是细胳膊细腿的,根本就抱不住暴走的张东芝。

    眼看张东芝又要扬起扫把,胡艳连忙喊起来,“傻二哥,你愣着干嘛,快帮忙解释下啊!”

    “什么?”

    听到胡艳喊出这个名字,张东芝顿时勃然大怒,猛地一挣扎,直接将胡艳甩了出去。

    其实刚才她样子做得凶,也没真想怎么样,反正女儿都和这男人那样了,只要不是有夫之妇,她也就打算吓唬吓唬那个男人,就答应下这事。

    可听到这个男人,竟然是村里的二傻子,张东芝哪里还能忍。

    二傻一来来历不明,不清不白,二来也本事没半点,既不出门打工,自己也没个家。

    虽说村里人都知道二傻会点医术,在他们看来,赚不到钱,那就不叫本领。

    作为父母,没人希望女儿跟着一个没有任何本领的男人一起受苦。

    什么都没有的二傻,在他们眼里,就是村里最没出息的青年,和乞丐也没啥区别。

    张东芝知道自己女儿有些毛病,也没想过她能嫁个多好的人,可无论如何,她也接受不了自己女儿和这个二傻子混到一起的事实。

    “唉哟——”

    胡艳也没料到张东芝会突然这么恼怒,冷不防之下,直接被甩飞出去,撞在了卧室的床头上。

    这边大部分家庭用的都还是老式的木头架子床,整个床都是实木打造的。

    运气很差的胡艳刚好脑袋撞在床头凸起的部分,尖叫一声,直接倒了下去。

    恼火至极的张东芝没有发现背后的状况,还以为女儿只是随便摔了一下,挣脱之后,又挥舞扫把没头没脑的朝二傻身上扇起来。

    这扫把是长柄竹把,虽然是空心的,扇在身上依旧疼痛难忍。

    不过二傻只是眯着眼扶着头,只要打不到头的,他就懒得躲闪。

    被张东芝高大的身躯挡住,二傻刚好也看不到胡艳的情况,同样没料到她被母亲甩出去会那么倒霉。

    啪!

    狠狠的打了一阵,小酒杯粗细的干竹棍不堪重负,直接从中间破裂,变成了几块!

    打破一根竹棍,张东芝的怒火还没消失,直接又搬起一个凳子准备朝二傻头上砸去。

    “你们在干什么?”

    就在张东芝举起凳子的时候,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忽然在门口响起。

    “耀三,你养的好女儿啊!”

    听到门口的声音,张东芝将凳子扔在门口,转头望着门口的中年男人就大声哭骂起来。

    门口来的这个中年男人,正是胡艳的爸爸胡耀三,他刚刚回家,就听到卧室里打斗声,过来就看到张东芝举着凳子打人的场景。

    张东芝这一让开,胡耀三就看到躺在床边的胡艳。

    见到胡艳脑袋边的一滩血迹,胡耀三也火冒三丈,直接一巴掌扇在张东芝脸上,怒吼出声,“艳艳再做错什么,她也是我们的女儿,你怎么能把她当死的打?”

    挨了一巴掌,张东芝才反应过来,自己半天没听到女儿的声音了,连忙转头过去。

    看到床边的场景,张东芝瞬间也懵了。

    “艳艳!”

    扇了张东芝一耳光的胡耀三大喊一声,连忙跑过去抱住胡艳。

    看了眼胡艳额头破开的伤疤,胡耀三一手抱住胡艳,转头放声怒骂起来,“张东芝,艳艳可是你的女儿,你这老毒妇,怎么忍心下这种狠手?”

    “我…我……”

    张东芝也跌跌撞撞跑过去,抱住胡艳,拼命的摇头,“耀三,我没打艳艳,是她抱着我,我没注意把她甩出来撞着了!”

    “艳艳摊上你这么个妈,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胡耀三没好气的摇头,“女儿也是二十好几的人了,找个男人怎么了?虽然这么做不对,可你也不至于这样,你看现在都闹成个什么样子了?”

    “可是那个男人,是村里的二傻子啊!”

    “什么?”

    张东芝刚开口,胡耀三就神色骤冷,不过转瞬他就摇了摇头,转头看向二傻,“二傻子,你做出这种事,还愣着干嘛,赶紧去帮我女儿叫医生啊!”

    “我是医生!”

    一直抱着头站在墙脚的二傻闻言,终于淡淡说了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