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父母的伟大
    不等胡耀三和张东芝回过神来,二傻就站起身,径直朝门外走去。

    “你……”

    胡耀三见状,指了二傻半晌,才咬牙切齿的骂出来,“混蛋!”

    骂了一句,胡耀三把胡艳送到张东芝怀里,直接朝门外追去。

    二傻刚走到门口,胡耀三就追上来,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

    二傻没有开口,直接一挥手切在胡耀三的手腕上。

    “啊……”

    胡耀三惊呼一声,顿时感觉自己整只手臂都麻了,自然也抓不住二傻的衣领了。

    脱开束缚,二傻和胡耀三擦身而过,继续朝雪地里走去。

    “你…你…你……”

    胡耀三看着二傻的背影,半晌才无奈的摇头,“你这混蛋,把我家艳艳害成这样,你居然想拍屁股就走人?信不信老子今天豁出命不要了,把你活埋在这里?“

    听到这话,二傻忽然转过头来,冷冷看着胡耀三,沉声开口,“你女儿受伤,心情激动我能理解,不过我要告诉你,为什么都没做!是你老婆自己把你女儿甩出去撞伤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再强调一遍,我只是个医生,而且还不是挂牌的正式医生,也没想过通过治病赚钱。帮人治病,是出自人道主义,也可以说是源于内心的责任,但是没谁规定,我一定要帮谁治病。”

    不等恼火的胡耀三开口,二傻就轻轻摆手,“自从来到这个村子,我就说过,我治病有三个原则,一是没心情不治,二是没钱不治,三是没病不治!先前在雪地里走了一两个小时,冷风吹得我很清醒,所以我心情变好,决定帮帮你们的女儿,帮她摆脱一直困扰她的麻烦。而你们打搅我,冤枉我,还对我棍棒交加,再好的心情也会变坏,没有心情了,我自然就该离开了!”

    “这……”

    胡耀三闻言不敢置信的看着二傻,沉声问他,“二傻,你是说,刚才孩子她妈冲进去的时候,你其实是在帮艳艳治病?”

    二傻看了胡耀三一眼,没有开口,直接扭头朝雪地里走去。

    “等等!”

    胡耀三跑上去拦住二傻,继续问他,“你真的能够治好腋臭?那可是连城里大医院也没办法根治的遗传病,艳艳在外面也没少去医院看。”

    二傻看着拦在前面的胡耀三,沉默了半晌,才淡淡开口,“本来对于不信任我的人,我从来都懒得解释,不过看在你是一个父亲的份上,我就这么说吧,凡事无绝对,大医院不可以的,并不意味着没人可以。有句俗话叫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每个人擅长的东西未必一样,我也不敢断言,能够治好一切狐臭患者,但是你女儿那种中度腋臭,只要用针灸和按摩疏通腋下汗腺,配合药物冲洗消毒,治愈可能性应该在九成。剩下的一成,就是她自己不讲卫生,如果不能随时保持腋下干净,还是有复发的可能!”

    说到这里,二傻一伸手推开拦路的胡耀三,冷冷摇头,“好了,看在你是一个可怜的父亲的份上,我解释得很清楚了!现在请你让开,我不想继续站在这冰天雪地吹冷风!”

    刚走了两步,二傻又回过头来,淡淡开口,“对了,你女儿现在伤得很重,找肖世红帮忙治疗,很可能会留下脑震荡后遗症,还是抓紧叫救护车吧!”

    “这……”

    胡耀三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的胡耀三连忙跑到二傻前面,带着哀求之色看着他,“那个二傻,不,医生,你能治好艳艳么?”

    “能!”

    二傻淡淡说了一个字,不等胡耀三露出喜色,二傻就接着说了一句话,“可我从来不帮不信任我的人治病!”

    听到这话,胡耀三不由得沉默下来。

    其实早在进门的时候,胡耀三就感觉不对劲了。

    作为父亲,对自己的女儿还是比较了解的,他根本不相信,自己一向乖巧的女儿,会突然和一个男人做出这种事。

    尤其是听到这个男人还是二傻之后,胡耀三就更加怀疑了。

    因为胡艳从外地回来,才一个月不到,这段时间她几乎足不出户,根本没机会接触到这段时间几乎没离开过黑山沟的二傻。

    别说胡艳是个乖乖女,就算她真的放荡不羁,也不可能这么一会儿功夫,就和一个陌生男人勾搭到一起,去做那种事。

    听了二傻的解释,胡耀三早已经完全相信,这一切都是一场误会。

    眼看二傻要消失在漫天风雪里,胡耀三才连忙追上去,拉住二傻,沉声哀求,“医生,刚才是我们错了,都怪我们瞎了眼!求求你,救救我们的女儿!”

    看了胡耀三片刻,二傻最终还是默默摇了摇头。

    其实他也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可张东芝的冤枉加上她那一顿棍棒,让二傻的情绪变得很乱。

    之前张东芝动手的时候,他就感觉莫名的难受。

    那种感觉,并非是因为张东芝冤枉了他,而是发自内心的难受。

    对于二傻而言,这个村里的人,除了吴秀莲这个对他有救命之恩的老人,其余的人都是不相关的路人,他根本就不在乎。

    正是因为不在乎,他当初才定下那么三个原则,他不想见死不救,可他也不想被医德所束缚。

    其实最好的拒绝办法,莫过于治病开天价,可二傻没有那么一颗黑心,做不出来这种事,他只好换一个办法,给自己一个逃避的理由。

    上次在莫家坪的山上,二傻被众人冤枉,同样难受至极。

    那次他选择继续救那个女子,一来是冤枉他的,并非那个女子的亲人,二来也是当时情况紧急,不救那个女子就会没命。

    而这一次,胡艳虽然伤得不轻,却没有中五步蛇毒那么危险,只要及时叫来救护车,还是能够治好的。

    至于叫慢了,或者是胡家人选择不叫救护车,相信那个肖世红,落下后遗症,二傻都不在乎。

    他和胡艳才认识了不到两个小时,唯一的关系就是医生和患者,而且他已经提醒过对方了。

    没有挂牌,没有医师证,二傻已经不把自己当医生看,他不想再把救死扶伤,当成自己的责任。

    可就在二傻准备拉开胡耀三的手离开的时候,他突然沉默下来。

    因为胡耀三忽然双腿一屈,在雪地里跪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