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敬业
    二傻被扔到雪地里之前,挨了一顿毒打,脑袋后面中了一下,背部被打了好多下,一条腿也被打得脱臼。

    一般人伤成这样,再被丢到冰天雪地里三天,怕是早就冻死了。

    可二傻却只是在床上躺了一夜,第二天就自己动手接腿。

    胡耀三他们听到二傻要给自己接骨这种事,都是坚决不同意。

    不过二傻坚持说这只是脱臼不是骨折,只算小伤,再加上这村里也没有一个能够治疗骨伤的医生,大家也没办法阻止。

    看着二傻搬着自己的腿摇晃拉扯,胡耀三和朱红丽父亲这两个男人都看得浑身发紧。

    张东芝直接是不敢看,悄然退了出去,胡艳咬着牙看到一半,眼圈就变得红起来。

    不过二傻本人,却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样,一鼓作气完成了整个接骨工序。

    他刚把错位的关节复位,胡艳就跑过来帮他擦拭汗水。

    在这个过程中,二傻脸上表现得若无其事,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真的感受不到疼痛。

    在没有任何工具和辅助药物的情况下,要给自己接骨,是相当高难度的操作,一般的医生没有那个能耐也没有那个毅力。

    二傻完完成接骨,额头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汗珠,牙龈也咬出了血。

    等胡艳帮他把汗水擦拭了一下,二傻才拿来事先准备好的药液涂抹到膝关节位置,之后再用布条绑住受伤的位置。

    “二哥,就这么绑,不上夹板?”

    看到二傻直接拿布条绑,胡艳忍住低声问了出来。

    “不用了!”

    二傻一边绑着一边轻轻摇头,“刚才在摇晃的过程中,我已经检查过了,没有骨裂的情况。简单的脱臼,没必要绑那些影响关节灵活性的玩意儿,束缚得太紧,反而影响血脉流通,不利于伤势恢复。”

    “这事可马虎不得!”

    胡耀三听到二傻的话,严肃的看着他训斥起来,“俗话说得好,伤筋动骨一百天,腿上的伤尤其要注意,稍微一马虎,就是一辈子的败象。当初的老肖医生,也就是肖世红的二叔,是这边最好的跌打损伤医生,一辈子治了好多骨折的病人。他采药摔骨折之后,也就是认为事情不大没处理好,结果让自己做了半辈子的跛子。你这伤势不轻,还是绑上夹板,多休息少活动为好。”

    “真没事!”

    二傻轻轻摆手,“胡叔叔,我这和摔伤不同,摔伤不管怎么摔下去,关节附近的骨头都会出现一定程度的骨裂,自然要妥善处理。而我只是被人一棍打在膝盖腿弯,直接让骨头错位,这点伤其实不算什么。你们也看过电视,那些特种兵啊,还有经过训练特工啥的,在关节脱臼之后自己徒手接上,接着打架也是可以的。”

    听到这话,胡艳没好气的摇头,“二哥,那是电视!电视里的人还能铜皮铁骨刀枪不入,飞檐走壁甚至飞天遁地呢,如果什么都看学着电视里,那这世界也变成神话世界了!”

    “就是!”

    刚刚进来的张东芝也笑着摇头,“就连我们这些没读过什么书的人也清楚,电视里那些东西,都是假的。现实生活中可没那么厉害,任他谁腿被打折了,也得乖乖躺在床上。”

    “不,关节脱臼接上继续打架这种事,真不是夸大其词的!我记得……”

    说到一半,二傻就伸手捂住额头,轻轻摇头,“我记不得了,但是我可以肯定,这种事情,现实生活中,的确出现过。”

    “我也相信!”

    胡艳点了点头,朝二傻微微招手,“二哥,你不是倔强逞强么,刚接了腿的你起来陪我过几招。我也没受过多少专业训练,就学了一套军拳,还有一点业余的跆拳道知识,还是个女孩子。你一个大男人,让我一条腿不过分吧?”

    “哈哈哈……”

    见胡艳这么说,屋里的两个中年男人都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张东芝则是一伸手揪住了胡艳的耳朵,没好气的训斥她,“你这丫头真是野习惯了,他刚受了那么重的伤,你还有心情开这种玩笑。”

    “唉呀妈呀,疼疼疼!”

    耳朵被揪住,胡艳直接钻到张东芝怀里,装出一副龇牙咧嘴疼得受不了的样子。

    张东芝自然不会真用力,也就是吓唬一下胡艳。

    见女儿这么撒娇黏自己,张东芝满心欢喜,嘴里却是假装呵斥,“你这丫头,都二十多的人呢,还跟个小孩子一样,一点样子都没有!”

    “在父母面前,艳艳不管多大,也永远是孩子嘛!”

    胡艳索性反手抱住张东芝,将脑袋埋进了她怀里。

    看到这一家人温馨的样子,二傻眼中闪过一丝黯然的神色,眼睑悄然垂了下去。

    今天是春节,本来应该是团员的日子,可他却根本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家人,只能躺在这里。

    过了一会儿,二傻才陡然想起来,今天都还没看到朱红丽。

    犹豫了一下,他才轻声问刚刚从母亲怀里离开的胡艳,“艳艳,红丽呢?她昨天冻病了,现在怎么样了?”

    “红丽那丫头病倒了!”

    胡艳还没开口,胡耀三就轻轻摇头,“那丫头在她母亲生她下来,就受了寒气,身体虚弱受不得冷。这些年锻炼得多了些,体质才稍微好了一点,昨天那丫头穿得单薄,又被雪灌进衣领,今天病得爬不起来了,这会儿二嫂正在照料着她呢!”

    “啊?”

    听到这话,二傻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朝胡耀三伸出手,“胡叔叔,扶我去看看,她这种体质受了风寒,很严重的,我得看看她的病情,给她开些药出来。”

    胡耀三犹豫了一下,才和朱红丽的父亲一起架住二傻,朝朱红丽休息的房间走去。

    二傻他们推开门,看到屋里的场景,众人都不由得微微一愣。

    坐在病床上的朱红丽面色苍白得可怕,额头上还覆盖着一块热毛巾,可她的床头,赫然架着直播设备。

    病成这样了,她竟然还不忘做直播,实在是敬业的让人难以用言语形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