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太聪明
    看到二傻他们进来,朱红丽连忙对着摄像头说了句有抱歉,把直播关掉了。

    她刚关直播,她母亲依琳就站起来,冲着二傻怒吼起来,“都是你这混蛋,害我女儿病成这样,你这二傻子还死过来,是不是要把我女儿害死,你才罢休啊?”

    “妈……”

    朱红丽刚喊出口,朱红丽的父亲就神色一变,沉声呵斥出来,“依琳,这大年初一的,哪有你这么咒自己女儿的?”

    “我……”

    依琳还准备开口,朱红丽直接沉声打断她,“妈,去找二哥,那是我自愿的,他没求我更没拉我,这事和他半点关系都没有!如果当初不是他救我,我早就从山坡摔下去摔死了,这条命都是他给的,我帮帮他有什么问题?难道做人,就该铁石心肠,那和草木又有什么区别?您这是在教我,要做一个忘恩负义的人么?”

    “你……”

    依琳指着朱红丽,眉头一皱,正要继续呵斥她,朱红丽的父亲直接一把拉住了依琳,轻轻摇头,“女儿都病成这样了,你就少说两句!”

    阻止了依琳,朱父才轻声问朱红丽,“红丽,你说当初二傻这孩子救了你的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没听你提起这事?”

    “那不过是一件小事,不值得一提!”

    朱红丽还没开口,二傻就接过朱红丽父亲的话,轻轻摇头,“因为我的事情,连累了红丽生病,我也惭愧不已。现在红丽病得很严重,最重要的不是去讨论以前的事情,也不是来追究我的责任,而是先给她治病。等我给她开好药方配好药,你们要打我骂我都随意,我保证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你看看,这孩子多懂事,你干嘛非要和他过不去?”

    朱红丽的父亲说了句,拉了张椅子,和胡耀三扶着二傻坐下来,才转头将依琳拉了出去。

    看到两人离开,胡耀三和张东芝也转身走了出去。

    “二哥,你慢慢给红丽姐看病,我也不打扰你了!”

    胡艳看了眼二傻,又看了眼坐在病床上的朱红丽,笑着说了句,也转身离开。

    “喂喂喂……”

    胡艳说走就走,二傻连忙想开口叫住她,可他才开口,胡艳就已经关上了房门。

    “唉……”

    没能叫住胡艳的二傻转过头,看着朱红丽,忍不住苦笑摇头,“红丽,他们这一个个都跑了,我连个纸笔都没有,怎么给你开药方啊?”

    朱红丽抱着枕头看着二傻,勉强笑了笑,才轻声开口,“二哥,开药方之前,不是应该先给我把脉问诊么?”

    “我看病是用眼睛的!”

    二傻说了句,轻轻抓了抓头发,沉默了一下,才接着轻声开口,“我似乎记得,这种诊断法,叫相色诊断术。人脸就和电脑显示屏一样,是外接的展现窗口,人体任何地方出现异常,都会通过一些特殊的方式展现在脸上,只要读懂人脸上的信息,就能明白患者身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你现在嘴唇乌青,证明你寒毒入体,血液流通不畅。你的眼角泛黑,双眼血丝密布,显示你心力交瘁,昨晚应该是没怎么睡着觉,而且心里想了很多让你无奈乃至伤心的事情。而你额头红中发青,说明你身体虚热,应该有高烧症状,这个也是导致你昨晚没睡好的原因之一。除此之外,你嘴角有细微裂口,应该是疼痛导致,寒毒和发烧带来的是头痛,应该是双眉紧锁,而不会反应到嘴角,所以你昨天背着我上来,应该是有中度摔伤……”

    “不是吧?”

    不等二傻说话,朱红丽就忍不住打断他,“二哥,你这也太夸张了吧,用眼睛看病也就算了,居然连伤也看得出来,那还要仪器干嘛?”

    “眼睛和大脑,是最先进的仪器,只是目前还没能被开发罢了!”

    二傻轻轻摇着头,“科学研究表明,人体大脑的领域,开发还不到1%,其余的位置作用都是未知,也就是说,人的潜力其实是无穷的。每个人的脑袋,比最先进的计算机也要精密百万倍,如果能够把大脑开发到10%,那么所有的超级电脑加起来,也不如一个人脑好使。而人脸就是这个超级电脑的显示器,任何征兆,都会从脸上显示出来,能够完全读懂这些信号,自然也就不用任何仪器了。只是…只是什么来着……”

    说到这里,二傻五组额头,轻轻摇头,“我一时间想不起来,应该是这个相色诊断术,还没能彻底完善,所以有些比较隐晦的病情,依旧得借助仪器检测。不过普通的伤病,用眼睛就足够看出来了。”

    不等朱红丽开口,二傻接着说道:“先不讨论这些没意义的话题了,我先喊个人进来,找纸笔把药方写好,再让人到吴奶奶那里取药过来。”

    “等一下!”

    二傻刚要开口喊,朱红丽就叫住他,抱住枕头盯着二傻,沉声问道:“傻二哥,你昨天是不是隐瞒了什么?”

    “什么?”

    二傻不明所以的看着朱红丽,“你该不会觉得,我躺在那个山洞里,是故意装冻得半死吧?”

    “当然不是这事!”

    朱红丽摆了摆手,犹豫了一下,才轻声开口,“你昨天撒谎了吧,袭击你的人,你其实是知道的,对不对?”

    “啥?”

    二傻惊讶的看着朱红丽,无奈的笑道:“红丽,你该不会和艳艳一样,也是学犯罪心理学的吧?怎么你们一个个,都把我当成犯人一样审问啊?”

    “呵呵……”

    朱红丽轻声笑了笑,才微微摇头,“我没学犯罪心理学,不过我学的是新闻专业,也学了一些心理学基础专业,很会察言观色。昨天艳艳从你房间出来,神色明显有些闪烁,刚开始我还以为是她因为没能坚持到找到你,内心惭愧。不过后面我发现,他在提到你的时候,神色并没有异常,只有在看我们一家人的时候,才会有这种复杂的神色。所以我判断出,袭击你的人,应该和我有很大关系!”

    不等二傻反应过来,朱红丽就撑着靠近二傻,低声问了出来,“二哥,你说句实话,动手的是不是有我大伯?”

    “你们一个个,都太聪明了!”

    二傻说了句,忍不住笑着摇头,“不过你们这都是自作聪明,去想当然!我可是差点连命都没了,要是我真知道是谁动的手,我早就报警让他们抓人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