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牵连太广
    “这……”

    朱红丽闻言刚开口,目光落到昏迷的肖世红身上,连忙轻轻摆手,“二哥,这事等会儿我再和你说吧,你还是先抢救下这肖医生,不管什么事情,都没有人命要紧,”

    “死不了的!”

    二傻轻轻摇头,“他就用错了两种药,配制出来的药也没多大毒性,吃了就是有点肠胃不适,恶心欲呕,其实不打那一针,熬一熬什么事都没有,最多也就是治不好他那毛病,然后他当自己中毒,打了一针活血解毒的药进去,本来那用错的药,就是促进血液循环的,肠胃不适只是血液循环过快的后遗症,他这一针下去,气血上涌,脑袋承受不住冲击,内脏功能紊乱,自然就昏迷过去了,这种昏迷只是人体自然调节作用,用不了多久,等药性慢慢消失,血液循环恢复正常,也就能醒转过来了,”

    “哦?”

    听到二傻的解释,朱红丽微微笑起来,“这么说来,那就是不用治疗了咯?”

    “还是得简单治疗下的!”

    二傻微微耸肩,“他这两种药对冲,简单说来就像是自己给自己制造了一场高烧,现在相当于发烧昏迷,醒过来也是四肢无力,怕是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恢复过来,虽说他自己也是医生,按道理说不至于这点毛病都治疗不好,不过万一他再乱吃上一些药,到时候越弄越糟糕,还真可能把自己给毒死,”

    起身给肖世红扎了几针,二傻才微微摇头感叹,“这一家人也真是心大,丈夫药物中毒了自己瞎打针,老婆不叫救护车也不让女儿去找医生,这女儿呢,也没想过去镇里或者别的村找个好医生,跑去找我这个啥都没有的医生,”

    听到二傻的感叹,朱红丽轻轻摇头,“从镇里到这边,来回大半天的路程,还得车快,随便喊个救护车,少说就是好几千,几个人舍得这个钱?再说了,镇里的那个小医院,就一辆救护车,大多时候都不知道跑哪里忙去了,也未必赶得过来,再加上这下雪天,土路不是结冰打滑,就是坑洼泥泞,救护车想来也难,至于找好医生,这一片区域,就数肖世红稍微强点了,附近几个村子的医生更加没个医生样子,旁边那个村子的医生,原本是个兽医,也就不知道在哪里弄了本医书,结果弄到了一个行医证,另外靠近镇子那边那个村里的年轻医生,据说倒是医专大毕业的,可就会照本宣科,治疗个感冒都得翻半天的医书,你能指望他来治疗疑难杂症么?这周边几个村子里,除了二哥你,根本就没个像样的医生,”

    “唉——”

    二傻闻言,长长叹了口气,才苦笑着摇头,“幸亏这里还通电通网,要不然我都会以为,自己穿越到原始社会了!兽医都能变成村医,这是要把活人当成死马医啊!”

    “唉——”

    朱红丽也长长叹了口气,才轻声开口,“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村里就这样,只有那些穷苦人,才找村医治治小病,稍微重点的病,这边的人都信不过村医,宁愿花钱往镇里送,村医根本赚不到几个钱,有本事的人,都是挤破脑袋朝外面闯,哪个愿意呆在这种穷乡僻壤?”

    “也是!”

    二傻轻轻点头,“消费决定了服务,就像这种地方,如果开个大型超市,估计亏得血本无归,一个村就那么点人,也不可能天天有人生病,没有国家的补贴,一年到头也赚不到几个钱,肖世红这么黑,也算是被生活所迫,不过村里本来就穷,因为这个理由来压榨村民,实属不该,做医生赚不到多少钱,也该想想办法,比如药材自己种,自己采集,这边荒地那么多,也可以弄点经济作物种种,实在不行,想办法联络外地人,搞搞旅游开发,都是门路,他这么乱收费,还治不好什么大病,越黑越没人来,也就越挣不到钱,就只能更加黑,这完全是恶性循环了,”

    “唉——”

    朱红丽再次长叹了一口气,苦笑着摇头,“这边地处三个省交界处,以前特别乱,这几年才稍微变好一点,不过很多政策,都落实不下来,享受农村低保的,基本上都是干部家和他们的亲戚,真正的贫困户,却什么优惠都看不到,说出来很惭愧的,我奶奶都享受着一等低保,每个月有三百块钱,我奶奶一共有五个后人,四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家家境都还算不错了,不过相比之下,有些事情还有过分很多,你绝对想不到,李龙飞他们一家人,都享受着低保,理由就是李龙飞的奶奶曾经患过结核,除此之外,另外也有好几户李家人享受低保的,基本都是小车洋房,整个村就数他们那几家富裕,而像吴奶奶这种无儿无女的老人,竟然什么都享受不到,说出去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就因为很多政策落实不下来,村村通公路也一直是烂泥路,领导进不来,上访还被明文禁止,才让这边越发落后,近些十来来,这村里至少有三十户人家搬出去了,其实我爸都一直有这想法,只是钱不怎么够,再加上奶奶还在,才一直拖着,”

    听到这话,二傻沉默了一下,才轻声开口,“所以你大学毕业,舍弃了外面好的环境和舒适高新的工作,千里迢迢回家乡,就是想给这边带来一些改变,对吧?”

    “是啊!”

    朱红丽点了点头,苦笑着轻声问二傻,“二哥,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可笑?”

    “我挺佩服你的!”

    二傻真诚的说了句,然后轻轻摇头,“不过这事情很不容易,从村里到镇里,全是那一班人,拔出萝卜带出泥,我建议你还是别想这事了,此事牵连太广,前路艰辛而凶险,对于一个女孩子而言,实在太危险了,”

    “呵……”

    朱红丽沉默了一下,才苦笑着轻轻摇头,“回来没多久,我就已经悄然改变了主意,当初刚回来,我的确是雄心壮志,一心要改变这边,不过很快我就发现,这一切不过是笑话罢了,想发的东西公众号审核不过,想说的话直播间不让说,越级上访不受理,这种有口难言的感觉,让人憋屈又无奈,没有什么办法,我只能改变策略,借展现深山风貌的名义,用另外的办法去展现这边的落后,可那样依旧收益甚微,”

    说到这里,朱红丽轻轻捏住拳头,沉声说道:“不过我改变这边的决心,绝不会动摇,不管多困难,我也会坚持下去!”

    “有理想,有志气!”

    二傻称赞了朱红丽一句,刚要继续说话,朱红丽忽然转移话题,低声问了句,“二哥,当初那件事,你不继续追究下去,是不是也是因为牵连太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