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人生之大无奈
    将肖世红救醒之后,二傻警告了肖世红几句,也没忘提醒他要吃什么样的药才能快速康复。

    做完这一切,他就和朱红丽离开肖家。

    至于肖世红会不会按照他的吩咐吃药,二傻并不是太在意,反正他话说到了,肖世红自己也是医生,怎么选择那是肖世红自己的事情了。

    和朱红丽分路之后,二傻回想着先前的那些话,过了片刻才轻轻摇头。

    这么去警告一个人,的确没有什么作用,而且还显得很幼稚。

    不过通过警察,也未必能够解决问题,毕竟很多事情都需要证据。

    这小地方的警察,也就那么几个人,就负责解决一下民事纠纷,没那精力也未必有那种能力来解决有些事情。

    没闹出大事,报上去之后很大的可能性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结果就是闹得更僵,实在没有什么意义。

    他今天把话说得这么明白,无非也就是告诉肖世红,他二傻并不是真傻子,也是个明白人,不要再耍那些小动作。

    想着事情的二傻刚回到家门口,就看到小杨正站在家门口。

    小杨搓着双手跺着脚,看样子应该是来了一阵子了。

    “傻二哥,你总算回来了!”

    一看到二傻,小杨就连忙迎了上来。

    “先进屋去,等我把火升起来,再慢慢说话!”

    二傻摆了摆手,走过去打开房门。

    将柴堆凑好,把火点燃,二傻才轻声问小杨,“杨伯的检查,结果出来了?”

    “嗯!”

    小杨苦着脸轻轻点头,“医生说得很明白,什么声检查透不过,是恶什么瘤来着。医生说那就是癌症,大医院也没有什么希望,劝我不要浪费钱了,只让住了一天院,就让我带着老爸回家了。”

    “唉——!”

    二傻闻言,长长叹了口气,无奈的摇头,“果然是这样,医院还算良心,没给你一个模棱两可的化验结果,骗你住院。声呐检验穿透不过,就是恶性肿瘤结块,也就是通俗意义所说的癌症了。既然医生说大医院都没有什么希望,基本也就到中晚期,癌症到了那个阶段,的确没有什么希望,就算花费几万几十万去化疗,也不过能稍微减缓一下癌细胞的扩散,要根治是不可能了。”

    小杨伸手捂住额头低下头去,半晌才轻轻吐出一口气,微微摇头,“傻二哥,说句实话吧,这样的结果,其实我宁愿医院给出个模棱两可的化验单出来。因为那样,起码我还能抱一线希望。如今连一点希望都没了,我的内心充满惶恐,真心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我爸才五十多一点啊,怎么会患上这种病呢,我真的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有些事情,往往就是这样!”

    二傻轻轻摇着头,“在该珍惜的时候,往往被自己给忽略了,等到终于明白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来不及。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确是人生之大无奈,你的心情我理解,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谁也没办法改变。你现在要做的,不是唉声叹气,而是好好陪伴杨伯他老人家,尽量满足他的心愿。他想吃什么,想去什么地方看看,或者是别的什么事情,能够做的就尽量做做。这个病,我没办法,镇上的医院也没办法,大医院也同样没办法。老人家的时间不多了,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珍稀这点时间。”

    说到这里,二傻突然止住,看着小杨轻声问他,“对了,小杨哥,这事情杨伯比知道吧?”

    “嗯!”

    小杨轻轻点头,“这事多亏有你提醒,我提前叮嘱了医生,没让老爸看到检验结果。医生和老爸说老爸只是肺病和肝病,不是太严重,开些重要疗养一阵子就能好转了!”

    “这就好!”

    二傻闻言微微松了口气,轻轻点头,“小杨,这种病寻常的药起不到多大作用,中药调养能够一定程度抑制癌细胞扩散,不过相比于药物,乐观的心情效果更明显。医学实验证明,良好的心态,是最好的抗癌办法。中药我会尽量给你开效果最好的,价钱方面你也不用担心,回头你一定要好好陪伴着老人家,还不要让他察觉异常。对了,这事情你也别对别人说,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除了最亲又确保能够管住嘴的人,都别提最好。一旦让杨伯自己知道这事,哪怕他嘴里不说,他内心也会逐渐绝望。对于绝症和死亡,谁都会畏惧。”

    说到这里,二傻看着小杨,无奈的摇头,“小杨哥,我也知道,留在这里没什么出路。年轻人唯一的办法,就是出门打工,不过钱是挣不完的,你还年轻,未来还有很长的日子。而杨伯所剩下的,可能最多也就三五年,运气差或许一年半载也说不定,这段时间,你最好还是别再出门了。”

    “这个……”

    小杨闻言忍不住无奈的摇头,“傻二哥,这道理你不说我也懂,我也不想出门去。可我留在家里,老爸他就会和我急,我一向听话,如果我找理由赖着不走,他怕也难免会怀疑。你不是本地人,不懂得这里老人的想法,在他们眼里,留在家里就是没出息。除了少数会做些技术大工的人,偶尔留在家里做做建筑,其余的人基本都是外出打工。我爸最大的心愿,就是我出去打工赚钱,最好是能够带个媳妇回来。”

    “这……”

    听到小杨这么说,二傻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他的确不是这边的人,可这道理他还是懂的。

    这个村里没有任何经济作物,也没有任何工厂,村里基本都是老人留在家里种玉米,自己养一两头猪吃肉,靠着土地赚钱,不过是笑话。

    村里二十岁以上,五十岁以下的青壮年男人,基本上都是在外面打工,没什么人留在家里。

    整个村三四百户人家,除了过年那段时间,留在村里的青壮年加起来估计也超不过二十个人。

    犹豫了一会儿,二傻才轻声说道:“小杨哥,要不这样吧,这年头医生也挺热门的,而且现在政策放宽了,只要真正有特长的医生,没有医师资格证也能挂牌开诊所。你就和杨伯说,说要留在家里跟我学医术。回头有空过来和我一起去采药,我也教你一些比较实用的医术。这些东西虽然未必能让你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未来多少会有一些用处,采集的药材也能卖些钱,也不算白白耽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