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我只是医生
    “果然没白来一趟,这山里竹菌挺多的!”

    二傻从地上小心翼翼拔出一个蘑菇,随手递给小杨,轻声说道:“这竹菌可是好东西,不仅可以入药,也是熬汤食补的好材料,一般的地方可遇不可求,估计也只有在这种成片的竹林之中,才能连续找到这种宝贝。”

    小杨正要回答,他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小杨看了看自己满手的泥巴,一边在草叶上面擦拭手,一边没好气的抱怨,“妹的,谁在这时候打电话过来啊?他可真会挑时候!”

    “别抱怨了,快接吧,指不定是杨伯打电话过来呢!”

    听到小杨抱怨,二傻连忙轻声劝他。

    “不会吧,我爸……”

    说了一半的小杨拿出电话,立即止住话语,轻声说道:“是艳艳打过来的。”

    片刻之后,二傻带着小杨赶到事发现场,胡艳正手足无措的等在原地,朱红丽则是抱着胸口蹲在了地上。

    “二哥,都怪我……”

    一看到二傻,胡艳就扯着衣角低声道歉。

    她才刚开口,二傻就摆手打断她,“艳艳,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先说下红丽遇到了什么蛇,我也好心里有个底。”

    “我……”

    朱红丽正要接话,二傻直接摇头阻止她,“红丽,现在你少说话,也别随便动,尽量保持安静,这样能够一定程度降低血液循环的速度,避免毒性扩散太快。”

    见二傻不让朱红丽说话,胡艳连忙轻声解释,“是一条看起来很像粗壳藤的蛇,上面的花纹和蛇鳞都和粗壳藤一模一样。红丽姐以为这是树藤,误抓在上面,才让它给咬伤。”

    听到胡艳的话,二傻沉吟了一下,才低声朝朱红丽说道:“红丽,抬头让我仔细看看。”

    “红丽姐怎么样,这蛇毒不毒?”

    二傻刚把目光从朱红丽身上移开,胡艳就迫不及待的问了出来。

    “山蝰!”

    二傻低声说了句,掏出随身携带的纸笔唰唰写了一张纸条丢给小杨,沉声吩咐他,“小杨哥,去采集纸条上写的这几种药草过来。艳艳,你去找个空地生火,想办法烧点开水,等下要清洗伤口。”

    吩咐完两个人,二傻才蹲下来,轻轻拿开朱红丽捂住胸口的手。

    “妈呀,是条色蛇!”

    看到朱红丽胸口渗黑血的位置,小杨本能的喊了句。

    “滚,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他的话刚出口,恼怒的胡艳直接怒吼一声,飞起来一脚踹过去。

    吓了一跳的小杨转头就跑。

    撵走了小杨,胡艳才过来低声问二傻,“二哥,红丽姐的伤势到底要不要紧啊?山蝰有没有毒?”

    二傻没有回答胡艳的问题,轻轻摆了摆手,“先别问了,帮忙把红丽抬到空地上躺下来,进一步降低血液循环速度。”

    等到把朱红丽半抬半扶的放到空地上,二傻才拉开了一点距离,低声和胡艳解释,“艳艳,山蝰是蝰蛇属一种,毒性爆发起来不算很猛烈,却是咬人之后致死率最高的毒蛇之一。基本上来说,被山蝰咬伤,如果找不到合适的血清,两周之内必死。”

    “啊?”

    听到这话,胡艳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

    “不用太担心,有我在呢!”

    看到胡艳吓成这样,二傻轻轻摆手,“山蝰毒性最麻烦的地方,是因为它的毒和一般的毒蛇不同,不是单一的毒素,而是五种混合毒素。混毒特别难通过药物来解除,不过当年药王孙思邈就已经研究出了配制治疗山蝰的蛇毒的中药。只是这种药需要的药材比较难找,再加上其中几种药很容易被弄混淆,才导致这个药方一直被人怀疑可行性。”

    “这……”

    胡艳一边就地收集枯枝和干草,一边问正在清理空地准备生火的二傻,“二哥,那你能确认,这种药方的确可行么?”

    “嗯,绝对可行!”

    二傻微微点头,“我可以确认自己用过这种药,就是记不起来是什么时候,在哪里用过的了。”

    用锄头和刀清理出来一小片空地,二傻把工具扔回口袋边,朝胡艳说了句‘抓紧生火’,就重新走回朱红丽身边。

    看到二傻走过来,躺着的朱红丽微微抬起头,轻声问他,“二哥,山蝰是不是狠毒?”

    “别担心,就是普通毒蛇!等下给你熬好药喝下去,就没事了!”

    二傻轻轻摆手,“不过这种毒不治疗,的确挺危险的。山蝰的毒素扩散不算快,发作也比较慢,被山蝰咬伤的初期,只会感觉伤口疼痛难当,随着毒素扩散,会逐渐出现心烦意乱,恶心呕吐的感觉,脸部也会出现浮肿现象。你现在脸部还没浮肿,有没有感觉恶心想吐或者很烦躁?”

    “没!”

    朱红丽微微摇头,“我就是感觉…感觉那个地方特别疼,就像是被火烧一样,还有着肿胀的感觉。”

    “那样的话,毒素应该还没怎么扩散!”

    二傻闻言微微松了口气,扫了一眼朱红丽胸口渗血的位置,低声说道:“红丽,山蝰的毒素如果渗入血液过多,在没有血清的情况下,会很危险。这边山蝰不多,估计医院也不会常备山蝰血清,接下来我得解开你的衣服,帮你割开伤口位置,清理毒素。”

    “这个……”

    听到这话,朱红丽的俏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

    当时她是站着走过去,把山蝰当成了挡路的树藤,那一下抓过去,山蝰刚好咬在了她胸口最关键的部位了。

    她一个云英未嫁的大闺女,要让二傻扒开衣服在这个敏感的位置清理毒素,实在让她难为情。

    朱红丽尴尬不已,二傻同样很无奈,那山蝰咬中的位置,实在太尴尬了。

    不过山蝰的毒素的确危险之极,和一般的蝰蛇咬伤,导致伤口血流不止不同,山蝰的毒素有凝血作用,会在人体内形成血栓,阻碍血液通行。

    朱红丽被咬伤的地方本来就接近心脏位置,一旦血管内出现血栓,就很可能在药效发挥之前,给她带来生命危险。

    看着脸色由红转白的朱红丽,二傻咬了咬牙,低声说道:“红丽,别想太多,我只是医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